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相遇猝不及防(上)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069 2019.07.19 21:20

  周末,黄钰强拉着叶峥到医院附近的一个网球馆打球。名为陪自己在工作之余“放松”一下,实际上是想给叶峥透透气。

  半个月前,叶景恒在家里吃完晚饭后毫无预兆地突然晕阙,仿佛一个惊雷在叶家平地炸开。好在叶景恒被送到医院的时候还有一息尚存,医生说他只是后脑神经受到压迫,一时供血不足晕了过去。

  经过了二十多个小时的专家会诊,叶景恒被从生死关头抢救了回来,不过他的身体状态却非常虚弱。除了少数时间能够保持清醒,大部分时间他都处于一种昏睡状态,医生说这是正常现象,通过住院化疗,他的身体机能可以恢复一些。叶景恒目前几乎失去了行动能力,只能插着管子依靠着昂贵的药品和器械维持着生命。

  出了这样的事情,叶家上下自然是乱成了一团。叶培文匆匆出山代替儿子主持公司大局,虽然他已经从管理层隐退已久,但宝刀未老,在公司里几位高管们的协助下,总算成功力挽狂澜,让恒凯的股票不至于陷入跌停的境地。而叶峥也是每天公司医院两头跑,不过是十几天的光景,他整个人就消瘦了一圈。

  “走吧”,黄钰推叶峥,“再不走难道你准备一会儿留下来看你二叔一家子演戏?”

  叶峥想了想,黄钰这话确实在理。

  叶景恒病倒之后,谭奕宁一家子来医院来得就格外的勤,之前还是两天探望一次,最近竟逐渐演变成了每日必到,每次必定要上演一出哭戏。其中要数谭奕宁的表现最具有张力,她每次人未进病房,就已经先红了眼圈,搬一张小凳子坐到叶景恒的床边,也不管那昏迷在床上的人能不能听见,先是泪眼迷蒙,然后是嘈嘈切切错杂弹,最后竟可以哭得如丧考批一般。

  相比之下,他的二堂叔叶景浦就逊色了许多,他只会生硬地挤出一滴眼泪,伏在病床上哀哀地感叹:“我们叶家怎么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叶峥不屑于和他们一家人虚与委蛇。以往他还会惊叹于谭奕宁高超的变脸技术,如今他已经习惯,人和人之间是那么不同。

  黄钰订的场地是一家规格颇高的网球馆,虽然是周六,空旷的场地上除了几个教练,却没有多少客人。

  “你该不会是包了场吧?那可挺贵的。”

  “哈哈,我没有啊。”黄钰笑着抓起了两个球拍,分给叶峥一个,然后走到网的另一侧各就各位。

  黄钰举起球拍发球,他的球风灵活,落拍之处虎虎生风。叶峥却没有什么高超的技术,他只会拿着拍子一格一档,胜在力量浑厚,运球雄健,因此勉强能跟黄钰打一个平分秋色。一个中场下来,两个人俱是大汗淋漓。

  叶峥提议中场休息一会儿,于是他们随便找了个空地旁的台阶坐下,用毛巾擦拭脖子上的汗水。

  叶峥拧开一瓶矿泉水递给黄钰,然后仰起脖子咕咚咕咚把另一瓶水灌下肚。黄钰皱着眉头说他这样喝水会得水中毒,突然他的目光被球场上的一男一女吸引,于是他抬起手喊了一声:“小赵,赵韫娴。”

  被喊到的女子挥手向黄钰示意,转身和她搭档的男子低声说了几句,然后收起球拍向他们走来。

  黄钰对叶峥说:“这是我们医院的小赵护士”。

  叶峥顺着目光向小赵护士看去,小赵护士穿着一身简单的运动服,头发高高地梳成一个马尾别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白皙的面庞因为刚才激烈的运动浮现出几丝微红。

  “你好啊,黄医生。”赵韫娴对黄钰说“难得在这个地方碰见你”。

  黄钰和赵韫娴同属一个科室,因此平日里常来常往相处得比较熟捻,一番寒暄过后,黄钰提出想跟赵韫娴以及她带来的那个男伴切磋一下,赵韫娴笑了一下,她说那是她的远房堂弟,看上去话不多的样子,但其实非常厉害,黄钰不一定是人家的对手。

  黄钰听到这话就更加来了兴致,立刻抓起球拍就要上场试炼一下,赵韫娴微笑奉陪。三轮过后,黄钰就感觉到了赵韫娴所言非虚。她这个堂弟动作敏捷,身姿矫健,杀球扣球的动作无一不是稳准狠,显然是一位专业选手。黄钰和叶峥两个人使出全力才能勉强招架得住,渐渐地也觉得体力不支。

  黄钰侧身挥拍接住一计杀球,跳起来用力打了回去,由于手臂过于使劲,他的虎口被震得有些发麻,没想到赵韫娴的堂弟竟毫不费力地接住了他这一手凌厉的扣球,他拿着球拍的手轻轻一扬,那个球又原路朝着黄钰飞了过去。黄钰一个躲闪不及,网球堪堪落到了地上,他们又输了一局。

  “你太厉害了。”黄钰放下球拍,由衷地赞叹道。赵韫娴的堂弟笑了一下,露出一排摆而整洁的牙齿,他看上去似乎年纪和叶峥差不多大,只是肤色要更深一些,手臂上的肌肉在轻薄的衬衫之下十分明显。赵韫娴微微抿嘴一笑:“我堂弟原来在武术学校做过一阵教练。”

  “原来如此”,黄钰做出一副了然的表情。突然手机铃声在他的裤兜里响起,他作出一个抱歉的手势,走出场地接了一个电话,回来的时候面色凝重。黄钰说他负责的七号病床上的病人身体情况突然急转急下,十五分钟前经历了一次心脏骤停,他要立刻赶回去和其他三位专家会诊。临走前,黄钰掏出手机和赵韫娴的堂弟交换了联系方式,并约定改天一定要再好好切磋几轮。

  场上一时间只剩下了三个人,赵韫娴提出他可以跟组成叶峥一组和他的堂弟对打,堂弟却说他有熟人在医院附近,现在打电话把他叫过来说不定可以凑齐四个人。

  白鸽接到了赵天龙的电话之后第一反应是有些害怕,因为他和赵天龙最近一次的对话还停留在上个月末的早晨,那并不是一次愉快的对话,白鸽摸了摸脸颊,虽然那两巴掌留在他脸上的痕迹很快就消褪了,但在他心里造成的羞耻感还没有完全消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