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少年夫妻老来伴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165 2019.07.24 17:56

  “你又喝大了?大中午你喝什么酒。”白鸽一开始并没有觉得很震惊,刘万宝喝多了就喜欢说胡话,他早已习以为常。

  刘万宝对白鸽的态度很不满意,他在电话那头把话又重复了一遍,用很大的声音说:“你爸爸要结婚了。”

  “你要跟谁结婚啊?”顶撞是没有用的,于是白鸽顺着他的话漫不经心地敷衍。

  “跟你同事刘学武的妈。”刘万宝说。

  “哦。”白鸽不咸不淡地听着,突然他大声叫了起来:“你要跟谁结婚?”

  “你这孩子,人没老,就先开始耳背了。”电话那头的刘万宝竟然有几分不好意思,他嘿嘿地干笑着。

  白鸽顿时间仿佛被五雷轰顶了一般,刘万宝话里话外的意思不但让他觉得天雷滚滚,更让他坚信天下没有这样便宜的事。刘学武的神婆母亲那个撒泼打滚的形象仍然让他记忆犹新,而且他们相识的时间也不过一月有余,这一切听上去都是那么地不寻常。于是白鸽蹲在马路牙子上,急切地追问他的爸爸是中了什么邪。

  刘万宝和余彩凤的缘分说来也是一段曲折离奇的故事。他们曾在数年前因为一桩神事偶遇,给彼此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却没有留下彼此的联系方式,从茫茫人海中来,又回到茫茫人海中去。数年后他们再度因为自己的孩子在医院重逢,揭开尘封往事的同时,也揭开了说不清道不明的隐秘情愫,从此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两个人如乘着火箭一般迅速坠入爱河,借着探病之名,在医院里大行苟且之实。先是眉来眼去,你来我往,接着是拉拉扯扯,不清不楚,最后竟然暗通款曲,一触即发,生米煮成熟饭。现在他们居然堂而皇之地宣布他们要结婚了。

  白鸽对父亲的这桩婚事持双手双脚反对,且不论他和刘学武的恩怨情仇,余彩凤这个人以及她长期从事的行业都让他觉得深深地不可信任。

  刘万宝觉得自己找到了生命中的第二春,也许不,余彩凤可能只是想侵占他的财产,然后将他一脚踢开。刘万宝虽然一贫如洗,但到底还有一套房,结了婚之后就会变成夫妻共同财产——但那原本可是在刘万宝百年之后单独属于白鸽的财产!白鸽瞬间找到了让他如此不快的症结所在,算来算去,他考虑的只有自己的利益。

  白鸽举着手机大叫:“我不同意,我坚决地反对这桩荒唐的事。”

  刘万宝的声音在电话那头既轻快又带着些许嘲弄,他说:“本来打电话也只是通知你一声,我心意已决,你不同意也没有关系,再说,这件事你说了算吗?”

  白鸽想了想,这件事情他的确说了不算。

  白鸽失去了吃饭的兴致,他神游一般地走进了食堂,兴致寥落地选了几样菜,然后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这时候他看见了他的舍友张齐。

  “怎么了?垂头丧气的,玩游戏又输了?”张齐放下盘子说。

  白鸽机械地往嘴里塞东西,他似乎想起了一件事,于是向张齐说道:“恒凯那个姓邹的最后找你拿到提摊费用的账本了吗?”

  “什么姓邹的?”张齐好奇地说,“你怕不是玩游戏玩傻了吧,那种账目也是随便能给外人看的?”

  白鸽想说点什么,但是想到他爸爸的婚事他就觉得闹心,于是气色灰败地扒饭。

  张齐盘着胳膊连声追问白鸽是“行了什么大运”,白鸽的面色惨淡,双目游离,这种神态在一个素日鸡贼的人的脸上出现就像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一样的新鲜。

  白鸽说,他的爸爸要跟刘学武的妈结婚。

  “喔。”张齐点头:“这可以算是一件大喜事,给你贺喜了。不过说到刘学武,他最近很奇怪,三天两头地来物流站提货,每次提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偏偏他手里的单据印章都是齐全的,也没有理由不给他放货。你说他一个小装配工哪来的这些东西?有人偷摸给他升官了?”

  白鸽低着头一言不发,刘学武有什么异常行为不是他关心的事,他只关心他的房子。

  余彩凤算出来她和刘万宝的黄道吉日在十二月,于是他们的婚礼决定在十二月举行。由于将近年关,十二月份的场地司仪费用都比平常月份高了不少。白鸽曾经试图向刘万宝提议能否把日子往前挪一挪,被刘万宝瞪着醉眼打发了回去。

  刘万宝说,他们的婚礼日子是余彩凤开了天眼算出来的,不遵守就是忤逆了天意。况且场地的预订费已经交了?难道还能取消了不成。还是那句话,这是他老子的事体,白鸽说了不算,花钱也不是花他的钱。

  眼看着婚期一天天靠近,作为新郎唯一的儿子,不管内心有多么不支持,这个婚礼白鸽是还必须到场的,并且他还需要帮助刘万宝做一些婚礼前的筹备。

  白鸽一边往里面纸盒里装喜糖,嘴里一边磨磨叽叽地抱怨:“那边不是也有一个儿子?怎么不看见他过来帮忙。”

  刘万宝往玻璃酒杯里斟满一杯白酒,喜滋滋地一饮而尽,他慢悠悠地说:“学武那个孩子是做大事的人,外面有事情绊住了,这种小事你一人做也足够了。”

  白鸽冷笑一声:“什么大事?我会不知道刘学武?八成和他妈一样,又不知道去哪儿招摇拐骗去了,真是有样学样。”

  刘万宝宽声安慰他:“一笔写不出两个刘字,你这个孩子就是心胸过于狭窄,所以看别人怎么看都不满意。”说罢,他又凭着几分醉意哈哈大笑了起来:“你们两个可谓是上天注定的一家人,真是不打不相识啊。”

  白鸽呵呵地笑了一声,他全当自己听了个笑话,虽然这个笑话让他觉得无比恶心。

  包完了喜糖,白鸽清点了一下刘万宝准备送给余彩凤的彩礼,一小筐金灿灿的首饰,其实都是一些刷了铜水的破烂玩意儿,钻也都是些水钻,地摊货的成色,不过看上去颇值几个钱,可以勉强糊弄一下不识货的人。

  当然,余彩凤也并不需要真的值钱的玩意,她也清楚以刘万宝的经济能力是不可能通过正常途径提供那些东西的,所以只要看上去值钱就足够了。这一点,白鸽觉得刘万宝和余彩凤倒也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一个喜爱装神弄鬼,一个乐于自欺欺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