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豪门阔少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485 2019.07.10 18:03

  白鸽觉得诗书茶酒花并不理解他,他们从开服之日起就在游戏里并肩作战,见证了工会的种种起伏兴衰,可以说是情谊匪浅,但他们并未深入了解过彼此的内心世界,虽然这样要求一个素未谋面的网友未免有些严格。从理论上来说,他们是平行世界里的陌生人,既说不出对方的名字,也不知道对方住在哪里。白鸽关上了手机屏幕,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有点失落。

  失落的心情可以用充盈的胃部来弥补,每天的午餐时间是白鸽一天中比较期待的时刻,大老王出手一向阔绰,这一点不仅体现在员工的工资上,同样也体现在餐厅的菜色里。

  白鸽第一天来到建材厂的时候就对员工餐厅叹为观止。白鸽信奉民以食为天,在他看来,这个餐厅就是他的应许之地。这里食物丰盛,种类繁多,让他联想起小吃一条街或者美食广场之类的场所,只不过这里的东西是免费的。此刻,白鸽走在晒得发白的柏油路上,一边走,一边喜滋滋地盘算着一会儿应该吃点什么。

  出人意料的是,今天的食堂一反常态地冷清,空荡荡的大厅鲜有来客,只有几个清洁工人在扫地,他们把小板凳倒扣过来,整整齐齐地码在桌子上。白鸽快步走向柜台,发现食堂窗口也稀稀拉拉关闭了大半。

  “工厂要黄了?现在不是才十二点半?”白鸽靠近一个尚未关闭的窗口,满面狐疑。

  正在清理桌面的小姑娘听到了这句话,她放下了抹布,抬起头对白鸽说:“今天食堂要提前打烊,在微信群里说了。”

  白鸽想起来他早上确实收到了一条微信,第一句话貌似是工厂上游集团的负责人今天要莅临工厂视察工作,不过这些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他当时忙着打游戏无暇顾及,抬手就把信息划了过去。

  “因为叶公子决定今天下午要临时征用食堂的场地,所以大老王干脆给我们放了半天假,你再晚来半个小时,我们就关门了。”

  “叶公子又是谁?”白鸽听到这三个字心里本能地不适,叫这种名字的多半是一个假装是男的的女性网红,或者某个爱好古风的二世祖。

  小姑娘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她掏出手机,调出一张照片,递到白鸽的眼前,白鸽注意到她衣服上别着的名牌,她叫媛媛。

  媛媛用手指头叩着玻璃柜台提醒白鸽的眼神应当落到正确的方向,她的语气有些居高临下:“恒凯集团的总经理,叶峥,这个建材厂就在他的名下,你居然不知道。”

  白鸽凑过头去端详,照片上的男子星眉剑目,头发短短的,小麦色的皮肤在阳光下泛着淡淡的光泽,笑的时候嘴里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洋溢着阳光和健康的气息。不错,这正是他最讨厌的大帅哥类型。

  “有钱人家的孩子也这么黑?”白鸽斜着眼,面上颇不以为然。

  “你懂什么”媛媛笑得一脸花痴,“这叫健美”。“再说了,人家那叫小麦色!”媛媛补充道。

  白鸽缓缓点头,世人多爱以貌取人,自然食堂盛饭的小妹也不会例外。他想他是见过这个叶峥的,在手机推送的杂志上,只不过没有想到他和建材厂还有着这一层的联系。

  白鸽不由得感叹上帝确实是不公的,有些人注定会含着金汤匙出生,从小在关爱和宠溺中长大,成年后顺利继承衣钵,凭借上一代的荫蔽轻松开拓一片天地,化身街头小报里供人称颂的成功人士,最后往往还会被包装成一个励志故事。

  峰峥嵘以路绝,挂星辰于岩嶅。同样是期待孩子有出息,刘万宝却只能给他起名叫刘亮。

  想到这里,白鸽有一些兴致索然,他趴在玻璃柜台上,指着保温柜里的已经见了底的清炒芥蓝和油焖大虾,对媛媛说,给我盛点这个。

  “也只剩这些了,都给你吧。”媛媛把剩下的菜一股脑盛到盘子里递给了白鸽,白鸽端着残羹冷炙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大部分的凳子都已经被反扣在桌子上了,他总不能把放上去的凳子再放下来,他还不至于那么没有公德。

  白鸽夹起一只虾放进嘴里,他不抗拒生冷的食物,报纸上说,中国是世界上食道癌发病率最高的国家,那都是因为热烫的东西吃多了。

  甘甜的味道,虾身炸的酥脆,吃下去仿佛一层油蒙在心里,也许他应该给食堂写封建议书建议做菜少放油,用料过于充足也是一种错……

  突然,后背受到一股猛烈的撞击,白鸽险些把刚才吃的东西吐了出去。阴谋得逞的奸笑声格格地从耳边传来,那声音他听着熟悉极了,于是他转过脸。

  刘学武伸出手掌揉搓白鸽的头发,一屁股坐在了桌子上,他的语调夸张又吃惊:“你怎么现在才来吃饭。”

  “玩游戏玩晚了没看时间。”白鸽拨开盘在他头上的手,他排斥这个动作,这让他感觉刘学武在盘一个珠子或者一只小猫小狗。

  白鸽低头扒着饭,刘学武完全是明知故问,他沉迷游戏,并且常常因此错过一些事情,熟悉他的人都心里有数。以他的工作性质,难道会天降什么美差将他绊住?

  “喔。”刘学武作恍然大悟状。语气特意地拉长,白鸽怀疑刘学武上演这一出的目的就是给他带来一场羞辱。

  刘学武接着说:“你应该少玩一些游戏,你又不能去做电子竞技。微博上说游戏是穷人的娱乐方式,一天玩游戏脑子超过三个小时就会变笨,你要学会放下手机,走出你的舒适圈。”他语重心长地谆谆教导,像班主任在规劝一个顽劣的学生。

  “谢谢你的好意。”白鸽头也不抬地说,他最讨厌别人在他吃饭的时候跟他谈这些东西,而且刘学武比他自己小了三岁有余,他不能忍受被自己年轻的人耳提面命。他对现实生活很失望,游戏是他为自己创造的理想世界,这种想法他也不期待别人可以理解。至于什么走出舒适圈,白鸽一阵冷笑。周游世界的生活谁都想过,只不过条件不允许,如果他真动了那样的念头,他的亲爹刘万宝第一个就会跳出来跟他拼命。

  “你有没有在专心听我讲话,刘亮。”刘学武对白鸽心不在焉的表示很不满意,他推了一下白鸽。

  白鸽并没有心情和刘学武胡闹,他今天早上一起床就处于“受气状态”,而且从早上起来他就没有吃过一点东西,游戏里被人虐更使他平添忿懑,他心里现在憋了一肚子气,墙上的指针滴答滴答旋转,离食堂关门只有十五分钟。刘学武只是吃饱了撑着拿他消遣。

  白鸽腾地一下站起来,怒气值达到顶点使他平白生出三分胆,他气乎乎地朝嬉皮笑脸地刘学武怒喝:“你有完没完。”

  跨坐在桌子另一边的刘学武被白鸽这么突如其来的一下子惊得没有坐稳,他双手把着桌子让自己不至于摔倒,电光火石间仿佛碰到了什么东西,清脆的声音,是某个类似于铁质的物品撞击地面。

  白鸽惊恐地低下头,他的清炒芥蓝,他的油焖大虾,还有少许米饭,此刻像扣在桌子上的板凳一样,倒扣在大理石地面上,如果他没有记错,那是食堂里最后的一点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