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最后的肩膀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056 2019.08.04 13:48

  离开咖啡馆的刘万宝独自一个人绕着石子路走回家,他走的很慢,脑子里想的还是儿子刚刚跟他说的话。他的责任和道德感让他不能作出在余彩凤最困难的时候抛弃她的事,可是面对摆在眼前的漫漫雄关,以他的能力,又能如何陪着余彩凤一起偿还?

  余彩凤在家里清点她的首饰,不是刘万宝新婚时送给她的那一堆破烂,而是真实的真金白银,只不过是老样式,是她祖母的祖母传下来的。余彩凤从妆匣里拾起一个暗银镯子,把它归拢到比较值钱的那一堆去,这时候她听见大门的锁扣“咯噔”地一声,刘万宝在她身后打开了门。

  余彩凤转过半个身子,把一个一个翠滴滴的耳坠拿在手里,比给刘万宝看,她轻描淡写地说:“这是和田玉,很值钱的,本来想留给刘学武的女朋友,不过现在看来也用不上了。”

  刘万宝点头表示同意:“看上去确实不错。”他搬来一张小凳子,坐到余彩凤的身边陪她一起挑捡。

  余彩凤在算清了她的负债之后,曾经主动向刘万宝提起要不要跟她离婚,因为投资是她决定的,跟刘万宝没有关系,刘万宝如果留下来,余彩凤的债务就会成为夫妻共同债务。

  刘万宝只是轻轻地伸出两根手指阻止她说下去,刘万宝说,余彩凤如果赚了钱也一定会带上他的一份,所以现在她亏了钱他不能撇下她不管。他愿意做余彩凤最后的肩膀。

  余彩凤形容那一瞬间她仿佛被电打了一下,如果这是电视剧本上演的情节,那么他们之间的对话是不是应该更浪漫一些?

  刘万宝是一个粗俗又没有什么文化的男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刘万宝现在说要做她的肩膀,虽然这话听上去怪怪的,但余彩凤的心里不是不感动的,她原本想着,半路夫妻,说散也就散了,本来也没有什么深刻的感情。现在这个男人在她蒙了难的时候愿意给她一个支撑,是她意料之外的事情,所以她热泪盈眶。

  刘万宝在说完大话之后也有一点心虚,他是那种张口就来的人,却不知道他的那些承诺该如何兑现。以往他会把怨气和窝心气撒在他的儿子白鸽头上,可如今情况不同了。

  再三思量之后,刘万宝向车间主任申请让他在做一份晚班,这样可以多拿一些工作后补贴。车间主任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答应了,不过临行前,他郑重地对刘万宝说,让他另做一份活不难,但问题是他真的能够胜任这份工作吗?

  刘万宝想也不想就喜滋滋地满口应承了下来,他豪气干云地说,有什么做不到的?就算面前是天堑他也照样跨越。然而干了三天之后他就明白车间主任确实所言非虚,他的两份工作都是精神高度集中的体力型工作,一天十四个小时连轴转,很快他的身体就吃不消了。

  每当想要放弃的时候,刘万宝就会想起背负的巨额债务,于是他咬牙继续逞强下去。终于在某一个晚上,一场灾祸降临在他的身上,精神疲倦的刘万宝在疏忽之下违规操作,被涡轮机卷进去半个手臂以及肩膀

  白鸽在岗亭里闲坐着,捧着手机在玩。白鸽想,被刘万宝赶出来了也好,刘君武死了之后,刘万宝在家里搞起了“禁娱活动”,不准白鸽玩游戏,要他跟着他们一块沉痛,为刘学武治丧。白鸽心里当然抗议,所以他总是趁刘万宝不注意偷偷跑出去玩两把,现在他终于自在了。

  手机铃声响起来,白鸽一看,竟是他抱着与之老死不相往来心思的余彩凤打来的电话。白鸽犹豫着接还是不接,他怕余彩凤没事骂他一顿,那样他虽然不至于惭愧,但一定会觉得很受气。可是手机好像张着嘴,对白鸽说:“接啊,你为什么不接。”于是白鸽心一横接了电话。

  余彩凤在电话那头心急火燎地让白鸽赶快去三院来一趟,刘万宝出事了。

  事涉刘万宝,白鸽也不敢怠慢,余彩凤在电话那头说的匆忙,白鸽顾不得心疼钱,花了两百块巨款打车到了医院。

  “要是没什么事让我白跑这一趟……”白鸽嘟囔着,走进了病号间,他猛地闭上了嘴。要不是太熟悉他爹的身型,他简直不敢相信在床上被包裹得像个木乃伊一样的人是他的亲爸爸。

  黄钰说,刘万宝的情况不容乐观,可能不会再醒过来,白鸽如果有什么想对刘万宝说的,就现在说吧。

  白鸽坐在床头,欲哭无泪。

  他和刘万宝的关系一直不好,小的时候是害怕,因为那个时候刘万宝总打他。长大一点开始叛逆,白鸽觉得那时候全世界都欠他东西,特别是刘万宝,所以对刘万宝一直没有好脸色。再往后是依赖,白鸽从职业技术学院毕业之后找不到工作,一直寄生在刘万宝的家里,即使他们彼此之间都瞧不上,也离不开。等白鸽终于找到了工作,刘万宝也和余彩凤组成了新的家庭,在新年过后他们的关系有过短暂地缓和,可紧接着就是刘学武和余彩凤接二连三地出事,他们的关系变得更加疏离,总之算来算去,都是一笔糊涂账。

  黄钰说,刘万宝的情况,第一期的治疗费用保守预计在三十万左右,而且效果不能保证。知道他们家还欠着外债,所以放弃治疗也可以理解……

  白鸽呆呆地听着,不发一言。

  余彩凤把白鸽的沉默当作拒绝,于是她边抽泣边对白鸽说:“算了,你不愿意治的话,我出钱给你爸爸治病,你放心吧。”她料到了白鸽会这么没有良心。

  “不,治的,要治的。”白鸽点头似小鸡啄米,床上躺着的是他的亲爹,虽然他的良心一度被狗吃掉了,可是父子亲情怎么能这样轻易地抛弃?

  “我……我……可以去借钱的。”白鸽着急话都说不利索了,“我有好多有钱的朋友,我可以找他们借。”

  白鸽说走就走,他把刘万宝拜托给余彩凤,然后匆匆踏上回厂的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