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一死生为虚诞(上)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586 2019.07.30 23:47

  正月十五过后,各大快递公司陆续开始恢复发货,又加上喜逢佳节,善于揣摩消费者心理的网络购物平台趁机推出了“满三百减三十,跨全场通用”的年后促销活动。

  白鸽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在闲来逛论坛之下,他发现世上居然还有拼单购物群这等好物,于是他兴冲冲地照着号码加进去,瞬间被刷屏的低价小商品广告闪瞎了眼。

  白鸽幸运地在这个下午用三块五买了一箱饼干,两块八买了两瓶杂牌子洗发水,五块七买了十片三无面膜,以及各式地沟油小零食若干,最后满足地瘫倒在单人席梦思上。

  购物的过程足足花费了白鸽五六个小时,累花了他的眼,比较各个商家之间的优惠和价格更是杀死了他无数脑细胞,不过白鸽认为这些努力是值得的,他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这可比他自己单独搜集抵扣券什么的便宜多了。

  白鸽盯着他几乎用一折抢到的眼药水,他为自己曾经用原价购买了那款商品而暗自后悔不已,如今斤斤计较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

  余彩凤坐在大厅嗑瓜子,她嘲笑白鸽完全在做无用功,把自己累了个半死,结果买到一堆便宜的破烂货。白鸽当下心里十分不屑,他记得余彩凤原来也深谙此道,只不过几天的时间,她就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什么样的德行,但是如今这些心思他不敢对余彩凤吐露半字,因为余彩凤在家庭的地位已经得到了显著的提高。

  余彩凤虽然离她所期待的“富婆”程度还有尚一段距离,但她确实大赚了一笔,她委托给战丽丽投资的钱在短短几天之内已经翻了好几番,她的个人存款首次突破了六位数。

  余彩凤在欣喜之余,也更加信任战丽丽,把赚来的钱又投给了她新一轮的“大生意”,至于战丽丽要用那些钱做什么,具体投资什么生意,余彩凤一概不管。如果别人问她一两句,她就会挑着那双细长的丹凤眼反问:“难道我的老同学会骗我吗?你不知道我们是多少年的情谊。”

  经济地位的提高带来的一个显著后果就是余彩凤在家庭中的话语权提高了,虽然她并没有拿出什么实际利益分给白鸽或者是刘万宝,但是她赚钱的本身让他们敬佩。而这种敬佩感又让他们小心,他们小心奉承着家里的这尊财神,生怕哪里得罪了她,就会错过点什么。

  因此虽然心里想的是一回事,白鸽在嘴上还是奉承着余彩凤,余彩凤暴富之后变得有些膨胀,白鸽的阿谀正中她的下怀,因此她被哄得心花怒放,更加飘飘然了起来。

  余彩凤承诺会给白鸽买独一份的高额商业保险,当然受益人写的是余彩凤自己。不过白鸽觉得只要给他买保险就是对他好,于是他喜滋滋地问余彩凤怎么不给她的亲儿子刘学武买,余彩凤翻起一个白眼:“给谁买也不会给这个小白眼狼。”

  余彩凤和刘学武的争吵来源自三天前,彼时她在饭桌上大谈战丽丽传授给她的处事生财之道,讲到兴起,她举出黄钰作为反例,比如黄钰在小卖部门口公然怀疑聚脉脉的实力就是情商低的表现。

  正在夹一块拍黄瓜的刘学武听到这话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他对余彩凤说,在余彩凤简单的脑子里,愿意拍她马屁的人就是情商高,惹她生气的人就是情商低,余彩凤赚了三瓜俩枣就把自己当成上帝了。

  这句话本来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余彩凤听完火就蹭地一下上来了。她怒斥刘学武从小就是这么不孝,现在竟敢蹬鼻子上脸,指着她的鼻子骂起她来了。

  刘学武说余彩凤头脑简单是一件事实,并没有骂她的意思。余彩凤听完这话就更加的怒不可遏,当场就发飙把那盘拍黄瓜摔倒了地上,并开始翻起了旧账,痛数刘学武上小学的时候各种不争气的黑历史。

  偏偏刘万宝不识趣地出来搅合,他对刘学武说:“给你妈妈认个错,你确实过分了。”

  刘学武气哼哼地说:“我有什么错。”他摔门负气离开了余彩凤家,住到了他租的厂区旁单身公寓里,反正他很快也要上班了。

  不过刘学武是否还有班可上,白鸽持怀疑态度,刘学武在过年前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大老王是老派人,不会在年前那个时候辞退了他,但这不代表他不会秋后算账,就算他不出面,难道人事处那帮人会一直尸位素餐?刘学武只是一名普通的底层员工,哪里有嚣张的资本。

  白鸽的预感并没有错,首先找上门来的是工会的李若瑜。

  李若瑜手里拿着一本考勤记录找到了正准备从车间翘班的刘学武,她要求刘学武好好解释一下他这段时间连连缺席的原因。

  刘学武自然不会跟李若瑜说实话,他认为李若瑜只是多管闲事,用糊弄小孩子的理由搪塞她。

  李若瑜却在这样一件事情上跟刘学武发了疯,她说按照工厂的规章制度,要扣掉刘学武五千块钱的工资,并且要求刘学武写悔过书,在全厂公告宣读。

  刘学武丝毫不在意,他冷笑着问李若瑜:“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李若瑜不敢置信一个装配工的口气竟然如此之大,而且还是在被她抓到了手腕子的情况,于是她当场给大老王打去了电话,简单地述说了一下前因后果。

  大老王让人事部来处理这件事情。在人事部的经理和副经理都登上门的时候,刘学武终于意识到这件事情闹得有些大了,他怪李若瑜这个老太婆多事,跟她扭打了起来,刘学武继承了余彩凤撒泼耍赖的基因。

  由于刘学武拒不认错而且还动手打人,他被开除了。不过刘学武并不慌张,这份工作他早就不想做了,邹全给他的报酬是这个寒酸的工厂开给他的工资五倍多,他有底气。在打包走人之前,刘学武甚至还从口袋里掏出五百块钱狠狠地甩给了李若瑜,全当是付给她的医药费。

  刘学武觉得有些气闷,他没有回到他的公寓,而是直接来到了邹全的办公地点,时间已经将近傍晚。

  邹全先是冷静地听着,听到刘学武辞职的时候,邹全从办公椅子上站了起来。他的语调也变得冰冷而没有温度,他问刘学武:“你还能再回去吗?”

  刘学武当时未能感知到邹全态度上的变化,也许邹全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他顺口说道:“当然不能,想起来我就生气。”

  下一秒,邹全的语气里已经带着些许嘲弄,他说:“那既然这样,你来找我做什么。”

  刘学武自然地说:“当然是拜托你给我在你手底下安排个工作啊,凭咱俩的关系,你还不得给我安排个小主管当当。”

  “这个蠢货。”邹全心里想着,他想立即甩给刘学武一巴掌,然后把他撵出去,但是他没有那样做,他暂且按捺住心中的怒火,对刘学武说:“我知道了,你回去等着吧。”

  走出邹全的办公室,刘学武的心情颇为轻快,他去租车行租了一辆车,等待提车的间隙,他给白鸽打去了电话。

  刘学武把他离职的消息告诉了白鸽,但是对邹全许诺给他的新工作只字未提,因为邹全不希望别人知道他们背地里的勾当。至于为什么要打电话给白鸽,也许刘学武只是想找人诉说一下,但显然白鸽并不是一个合适的倾诉对象,他在电话里细声安慰着刘学武,转过头就幸灾乐祸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余彩凤。

  白鸽在余彩凤的面前绘声绘色,他唯恐天下不乱地等待一场风暴爆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