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相遇猝不及防(下)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684 2019.07.19 21:40

  赵天龙在电话里说只是想让白鸽过来陪他和他的朋友玩几局网球,不需要白鸽掏钱。白鸽看了看在床上酣然大睡的刘学武,他的爸爸刘万宝在半个小时过后就会来接他的班,于是他心一横答应了。赵天龙提到的那个网球馆是一个挺高级的地方,门票价格不菲,白鸽不想白白错过这个见见世面的机会。

  网球馆的位置并不难找,也许是得到了赵天龙的知会,没有人在门口问白鸽要门票,白鸽顺利地直接走了进去。

  赵天龙向白鸽招手,白鸽腼腆地走过去,却发现赵天龙的这几个“朋友”他都认识,叶峥自然是不必说,赵韫娴碰巧就是负责刘学武病房的护士。

  白鸽见到叶峥觉得有点压力大,他每次见到帅哥都是这个反应,会不自觉地胸闷气短。叶峥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领口有微微的汗透出,衬衫的质地在阳光下纤毫毕现,很显然,那又是一件价格不菲的高级货。

  这个天气穿衬衫,也不怕冻着。白鸽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一边搂紧身上的卫衣,面上一言不发地走了过去。考虑对方职位的原因,他在走近叶峥的时候还是不情不愿地微微鞠了一躬:“叶总好。”

  “哈哈哈,不用叫我叶总,叫我叶峥就好。”叶峥哑然失笑,他对这个半个月前匆匆有过一面之缘的人还有印象。

  赵天龙笑着说:“这是我工作地方的室友,刘亮。不过他喜欢别人叫他白鸽。”

  喔喔,叶峥点头。原来赵天龙也在大老王的工厂里工作,并且是白鸽口中另一个“王八蛋”室友,不禁觉得有些有趣。叶峥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白鸽,却发现白鸽在躲避着他的眼神。

  赵天龙主动提出跟白鸽一组,因为他们是室友,合作起来会更有“默契”,叶峥发现白鸽听到默契两个字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不过赵天龙并不等待白鸽的回应,他强硬地从器材筐地抓起一个球拍,不由分说地塞到了白鸽手里,带他走到了另一边。

  叶峥和赵韫娴一组,陪着赵天龙又开了一局。方才在赵天龙光芒的掩盖之下,叶峥没有发觉赵韫娴也是个网球方面的中高手。和叶峥的打法类似,赵韫娴也不会什么花哨的招数,跑动的速度也算不上快,但胜在朴实稳健,一招一式都恰到好处,几轮下来,两个人配合得也算是默契十足。

  至于场上的另一边,叶峥不得不佩服赵天龙对队伍的安排布置是合理的,如果白鸽不和赵天龙一组,那么一定就会影响场上队伍的平衡。

  因为白鸽根本就不会打网球,他只是抓着拍子徒劳地在原地乱蹦乱跳,偶尔会瞎猫撞上死耗子一般蒙上一个球,可往往拍子到了球边又挥错了方位。由于白鸽的防守薄弱,叶峥和赵韫娴屡屡进球,白鸽屡屡输球。到上半场快结束的时候,叶峥和赵韫娴这一队居然处于微微领先的位置。

  中场休息的时候,赵天龙拿着一条毛巾走到叶峥身边坐下,他笑着说,“我这个朋友,没有什么运动细胞,不过打游戏倒是很在行。”

  赵天龙指着台阶的另一侧,果然,白鸽正横着手机心无旁骛地在上面点来点去。叶峥心下了然,和赵天龙相视一笑,也没有多说什么。

  休息了十五分钟左右,赵天龙走向白鸽,拍拍他的脖子,说:“好了,别玩手机了,该打下半场了。你认真一点,别老输球。”

  白鸽喔了一声,顺从地站了起来。叶峥也拾起球拍准备再战,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传来。

  “这不是堂哥吗?好巧啊”。叶淮施施然走近,嘴边挂着一丝微笑。

  比起自己,叶峥要承认叶淮长得更像一个“叶家人”。从他的祖父叶培文到他的父亲叶景恒以及叔叔叶景浦,他们的长相清一色都是清隽的白面书生类型,带着三分秀气七分儒雅。而叶峥的长相是比较偏向于阳刚的那一挂,他的五官立体,轮廓深邃,肤色是深一些的褐色,这也许是因为他从小在乡间长大的原因。

  “是啊,是很巧。你一个人来玩?”

  叶淮摇头,他说他只是在探望叔父之后路过这家网球馆,看见黄钰匆匆离开,便猜想叶峥可能在这里,并询问叶峥是否介意他和他们打一场网球。

  叶峥自然不会说什么,于是他向在场的其他人介绍:“这是我的堂弟,叶淮。”

  五个人自然是没有办法一起玩,于是赵韫娴说:“玩了这么久我也累了,你们四个人玩吧,我在旁边看一会儿。”

  白鸽忙摆着手说:“不不不,你们玩吧。我该上游戏了。”叶淮的出现让白鸽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他本来就不擅长球类运动,今天他完全是被赵天龙拉过来凑数。

  本想见一见高级的场所是什么样子,可白鸽很快就后悔了。除了看见叶峥让他觉得有些压力之外,他在球场上屡战屡败,内心挫败,享受不到运动的乐趣,完全没有积极性可言。现如今突然多出来一个人可能要代替他的位置,这叫他怎能不举双手双脚赞成?他一边说,一边瞟向赵天龙,意在征求他的意见。

  赵天龙笑了一下,也不勉强。提着拍子站到了叶峥和叶淮的对面。

  新的一局开始了。叶淮打球的手法吊诡,喜欢做一些假动作迷惑对手,叶峥虽然对他的这种伎俩颇为不齿,但也不得不承认,叶淮的招数确实是见效的。赵天龙被叶淮晃得眼花缭乱,恍然间已经失了三个球。

  叶淮扬起球拍,又发一球,这一次他明面上是朝着赵天龙的方向,实际上他的球拍挥到半路虚晃一枪,网球裹挟着凌厉的风直直地朝赵韫娴地方向飞去。

  赵韫娴未曾料到,躲避不及,徒劳地伸出球拍试图格挡,可哪里来的及,眼看着球就要砸在脸上。远在另一边的赵天龙突然像一阵风似的闪现在赵韫娴的前方,狠狠力用力一拍,把那个球原路打了回去。

  叶峥擦了擦眼睛,他险些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如果刚才发生的是真的,赵天龙的反应速度也太快了一些。

  “好身手。”叶淮放下球拍,击掌赞叹道,他的眼神里并没有太多意外的神色。

  “喂,你这个人怎么总爱玩阴的?”赵天龙面含怒色,他被叶淮搞的有些不耐烦。

  叶淮丝毫不以为意,他捡起球,说:“再来一局。”

  这一次,叶淮依旧耍了个假动作,赵天龙早作准备,没想到那个球没有向他们打来,而是直挺挺地朝看台侧的白鸽飞去。

  “糟了”。赵天龙暗叹一声,他丢下球拍,腾空跃起,在半空中流星一般地跨了几步,追上了那个网球。赵天龙足尖使力,对着球横踢一脚,网球瞬间偏离了方向,只是在看台上方转了一圈,最后砸在了白鸽的脑袋上。

  “唉呦”白鸽捂着脑袋,不敢相信祸从天降。

  方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虽然只有几秒钟,但叶峥已经看得一清二楚。赵天龙很快又降落到原地,三步作两步上前查看白鸽的伤情。

  赵韫娴也放下拍子,走过去看了一下,还好,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擦破了一点皮。好在旁边就是医院,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幸运。

  总之,网球是打不下去了。白鸽跟着赵韫娴去了医院,赵天龙把剩下的器械收拾好,也跟叶峥说了再见。倒是叶淮这个肇事者不急着离开,他好整以暇地转转了手腕,甚至还懒懒地伸了个懒腰。

  “你来这里的目的不只是为了‘打网球’吧。”等人群散尽的时候,叶峥淡淡地对叶淮说。

  “这都被你猜出来了”叶淮一边咯咯笑着,一边把脸靠近叶峥的耳边。叶峥嫌恶地避开。

  “你这又是何必?”叶淮教养良好地维持着脸上的笑容,神秘地说:“我发现了一个大秘密,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知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