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一面和两面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892 2019.07.16 21:28

  白鸽这一早上过得可以说是颇有戏剧性,他因为在背后说人家的坏话被室友赵天龙扇了两个大嘴巴,又因为一份盒饭稀里糊涂的把另外一个室友刘学武送进了医院。刘学武那个泼妇妈余彩凤在医院里大哭大闹了一通之后不知怎么竟泄了几分气,还主动要求承担一部分看护刘学武的责任,让白鸽不用时时守在病房里了,这让白鸽在颇感意外之余又生出几分劫后余生的喜悦感。

  刘万宝因为还要上晚班,说在休息的时间也会来照看刘学武之后就骑着摩托车走了,顺便带走了脸上如糊掉的油彩画一样的余彩凤。

  大老王在接过一通电话之后,面色一变,也带着郭绰匆匆离开了医院,临走前他郑重地向叶峥为今天发生的事情道歉,并提出改天再请叶峥赴宴。叶峥笑着让大老王不必介意,他和黄钰也是旧相识,择日不如撞日,他正好可以趁机向黄钰请教一些私事。

  此刻病房里只剩下了护士和大闹食堂的那一对活宝,叶峥示意有话要跟黄钰说,于是他们俩也施施然离开了病房。

  医院的走廊里有一股奇异的消毒水味,黄钰带着叶峥走到了稍远一些的落地窗前,刚准备开口简要地说明一下叶峥父亲近来的体检状况,却发现一个形容猥琐的男人远远地跟在他们后面,正是本应留在病房里看护刘学武的白鸽。

  “有事吗?小战神。”黄钰开口问道。

  叶峥笑了一声,黄钰话音里那个“小”字让他觉得黄钰不怀好意。

  白鸽低头摆弄着衣角,仿佛有难言之隐难以诉诸于口,又或者是在两个大帅哥面前自惭形秽。过了一会儿,他用细如蚊呐的音量试探地询问黄钰医院能否提供一些食物,因为他从早上醒来就水米未进。

  黄钰不禁哑然失笑,医院里怎么会有那种东西,白鸽不如直接问他,可不可以请他吃顿饭。这个时候午市已经关门,离晚市开业还有一段时间,于是黄钰提出白鸽可以自行去医院附近的一家麦当劳解决问题。

  白鸽为难地说他身上所有的钱刚刚都交给了余彩凤,当下没有多余的钱吃饭。黄钰惊讶地问他难道他手机上没有移动支付软件?白鸽羞惭地回答说他白条和花呗的额度都已经用罄。

  黄钰做出了一个无语的表情,请白鸽吃一顿饭是小事,但是他并不想和白鸽有过多的接触。病房里那一出闹剧他看在眼里,白鸽做错了事情却并不愿意承担责任,反而一个劲儿地把过错往别人身上推,可见不是个光明磊落的人。郭绰跟他吃饭的时候也说起过白鸽素日的品行,今天他亲眼目睹,黄钰开始怀疑当初大发善心把白鸽安排到大老王的工厂里去是不是个正确的决定。

  看着气氛有些尴尬,叶峥笑着打圆场,他说,他正好也没有吃午饭,正好一起去麦当劳,白鸽的那份钱他可以出。他说完,拍了拍黄钰的肩膀,他怎能看不出好友的迟疑,只是一顿饭而已,对方既然已经豁出去了脸,他也不好不给这个面子。

  于是他们三个人就这样奇怪地去了麦当劳,即使是下午四点多,那里依旧是人满为患。叶峥和黄钰颇费了一番力气才找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白鸽在他们背后紧紧地端着塑料餐盘。

  忘了是哪个礼仪专家说的,一个人吃饭的仪态可以反应出这个人的品格、性情以及教养,这样说来,白鸽显然是不合格的。他大嚼汉堡的样子就如同一只恶狗扑食,狼吞虎咽风卷残云,此情此景不由得使黄钰心里生出几分嫌恶,好看的眉头轻轻拧成一个结。

  黄钰搅伴着可乐里的冰块,语气随意:“躺在病床上的是你的室友?”

  白鸽嘴里的东西尚未咽下,他急匆匆地说:“是啊,他可烦人了。”

  黄钰笑了一声:“你和你的室友关系不好?”

  白鸽小鸡啄米一样地点头:“他们都是王八蛋,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原本在旁边一言不发的叶峥听到白鸽这副“宏论”也起了兴致,他说:“郭绰和我经常见面,我觉得他很好啊。”

  白鸽抓起一张餐巾纸抹了下嘴,语气不屑:“那是因为你是大领导,谁对你都是客客气气的。”想到早上郭绰像看一只猴子一样看他被赵天龙揪着领子提起来,却背着手一副做壁上观的样子,白鸽地血压腾地一下就上来了。

  叶峥点头表示白鸽说的话具有部分道理,他补充道:“人是有多面性的,好人有坏的一面,坏人也有好的一面,很多时候别人对待你的态度也取决于你对待别人的方式。”

  说完,他自己也笑了,他居然在快餐店里跟一个刚见了一面的陌生人说出这么一番“掉书袋”的“人生哲理”。叶峥并不想和白鸽就这个话题做深度的讨论,他只是觉得白鸽张牙舞爪最大限度保护自己利益的样子又可笑又可怜。

  白鸽听完叶峥的话果然也没有什么“开悟”的反应,他只是伸出手抓了几个鸡块,再度大嚼了起来。

  叶峥也觉得白鸽呆呆的没劲,于是转过头听黄钰跟他说一些奇葩患者的趣事,突然,他们的目光同时被一阵剧烈的震动吸引。

  步步高的曲调一如既往地喜庆,白鸽略微有些尴尬,他掏出手机解释说那是他为了玩游戏设置的闹钟,他应该登陆游戏做任务了。

  登陆游戏的时候白鸽心里有些紧张,看着卡通小熊在屏幕上一跳一跳,他自己的心也跟着一跳一跳的,他太放不下游戏里那些虚拟的数据了,总担心有人害他,而泽言哥哥等人对他“挑衅”的态度让他一想起来就心跳加速。

  还好,游戏里并没有新的人来找他的茬,白鸽在一个榜单上保持了很好的排名,他长舒一口气,把手机倒转,伸到叶峥的面前,打算跟他详细解说一下自己的得意“战绩”。

  “哈哈哈,不用说细节,不想打听这些。”叶峥淡淡地看了一眼那花花绿绿的游戏界面,客气地拒绝了白鸽的热情。

  白鸽有些讪讪的,他觉得自己脸上挂不住,虽然叶峥请他吃了顿饭,可他觉得自己自尊心受打击了。他在心里腹诽,难道长得帅就可以随便看不起人?呵,这果真是个看脸的世界。

  这个时候,叶峥和黄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叶峥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疏离和客气:“我们有点事先回去了,你自己慢用。”

  黄钰点头说:“再见。”

  白鸽站起来目送叶峥和黄钰走到门口,他已经习惯了别人对他可有可无的态度,他若无其事地玩了一会手机游戏,顺便把叶峥剩下的薯条也抓起来吃了。这些事情做完以后,白鸽觉得有些兴致索然,于是离开麦当劳,打算上楼看看刘学武,毕竟大老王发了话,在刘学武康复之前,他要一直陪护在侧。

  快走到七楼的时候,白鸽觉得心里有点慌,他听到了刘学武戏剧性的声音,这一点,刘学武继承了他的母亲,他们俩耍赖的样子如出一辙。

  尽管值班的赵护士再三强调了刘学武脑袋上的伤没有什么大问题,可刘学武一直小题大做地嚷着头痛。而刘学武看到白鸽时兴奋地从眼睛里射出的两道精光也让白鸽不寒而栗,果然,刘学武对他的折磨开始了。

  刘学武先是让白鸽给他削苹果,苹果削到一半又说口渴了,支使着白鸽去给他烧上一壶开水。开水烧好了,刘学武又嫌水太烫,让白鸽给他吹吹,当白鸽终于捧着一杯凉透的水站在刘学武面前,刘学武又说那水上沾了不干净的东西,当着白鸽的面把水倒进了花盆里。

  刘学武扑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批评白鸽对他照顾的不尽心,存心虐待他一个病人。白鸽刚想辩驳几句,刘学武又立刻说白鸽颠倒是非,把他气得头更晕了,顺手按下了护士铃。

  美丽的护士很快就推着小车来了,问刘学武有什么需求。刘学武说他这里一切都非常好,把护士天花乱坠地夸赞了一通,最后严肃地说刚才是白鸽不小心按错了铃。

  “护士铃最好不要随便按。”赵护士闲闲地看了白鸽一眼推着小车走了,刘学武抱着雪白的枕头在床上笑得滚做一团。

  白鸽站在旁边哑口无言,他实在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好,他突然想起来叶峥那个“两面和一面”的理论。或许别人他不清楚,这个刘学武真是个十足的“两面”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