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619 2019.07.22 18:46

  滕娇把饭菜摆上桌子,轻轻拍掉余声夹起一只鸡翅的手。

  “等你姑姑来了再一起吃。”

  “没事,让她先吃吧。”赵韫娴换好了衣服从房间里走出来,她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菜色,一碟香椿炒鸡蛋,一碟土豆丝,一大碗腌笃鲜,还有一盘余声最喜欢的可乐鸡翅。

  “好丰盛啊”,赵韫娴由衷地说,坐下给余声盛了一碗汤。

  “你堂弟没来?”滕娇抽出一张凳子坐下,漫不经心地问道。

  “喔,他说有急事要回去办。”

  余声把鸡翅夹到碗里,一言不发,专心地吃东西。上了小学的孩子开始对周围的人和事物有了新的看法,小孩子也有了“阶级”的概念,自从知道天龙舅舅是在工厂里做保安的之后,余声对他的态度就冷淡了许多。

  赵韫娴想过是不是应该给余声灌输一些是非观念,不过说教的话还没有讲出口,自己就先泄了三分气,她不是一个擅长表达的人,而且她发现自己也说不出什么充足的理由。她养了这个孩子,但同时也要承认,这个孩子真的不像她。

  余声很快就把她的那一份东西吃完了,心满意足地回到自己的小房间看动画片。赵韫娴慢吞吞地吃完,把剩下的东西打包到一次性餐盒里。

  滕娇在厨房收拾碗筷,她朝赵韫娴招手:“韫娴,你过来。”

  赵韫娴走到厨房,她们家的客厅很小,厨房是隔断式的,滕娇神秘兮兮地合上了推拉门。

  “什么事情这么神秘”赵韫娴好奇地问。

  滕娇一双手在围裙上局促地蹭了两下,然后交握了起来。

  “韫娴,我要走了。”

  “啊……喔,你要去哪里?”赵韫娴被这么突然的一句话惊得有些反应不过来。

  滕娇说:“我在西北路那边找到了一个新工作,准备搬到那附近去住。我想过了,我不能总赖着你。”

  “喔……”赵韫娴有一些怅然,对好朋友的离开她有过预感,只不过她没有想过这一天会这么快到来。

  “找到工作也可以住在这里啊,余声会舍不得你的,还有家里那些花……”赵韫娴试图做一些挽留,不过她一着急就有一些语无伦次。

  滕娇是明白她的想法的,她一双眼睛笑得弯弯,打断了赵韫娴的话:“韫娴,我总是要离开的。”

  赵韫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她改变不了别人的想法,只能尊重他们的决定。

  滕娇在一双毛巾上擦干了手,她把头靠近赵韫娴,眼睛里多了几分狡黠:“你也应该谈一个恋爱,你都已经二十七岁了。”

  赵韫娴尴尬地笑了一下,低下头说:“我还没想那么多。”

  滕娇飞快地朝客厅旁边的次卧瞄了一眼,轻轻压低了声音:“你还真打算把那孩子带在身边一辈子,你总是要结婚的啊。”

  这一次,赵韫娴没有回答滕娇的问题,她把头轻轻地靠在厨房的玻璃推拉门上。

  余声的生日在十一月,下个月她就要九岁了,像她这样年纪的小女孩大多数已经在上小学三年级,可是因为学籍的问题,余声上个月才刚刚被一所寄宿制小学接收。

  想到这里,赵韫娴也觉得对孩子有些抱歉,她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她不能给予余声无微不至的照顾,所以只能让小孩子这么早就要适应集体生活。

  滕娇把行李收拾好离开赵韫娴家里的那一天,赵韫娴领着余声把人送到了小区门口。亲近的大人突然要离开,余声一开始自然是哭闹了一会儿。滕娇拍着余声的脑门安慰她:“娇娇阿姨还会经常你看你和姑姑的。”余声流着眼泪呆呆地点头,任由赵韫娴把她送上了学校来接小学生的托儿车。赵韫娴在车窗外跟余声挥手道别,然后转过头走到了街对面的公交车站。

  上午十点的医院是客流量最大的时候,赵韫娴成功地避开堵在楼梯口似城墙一般的人流,快步来到了护士站。匆匆换上工作服,跟轮值的护士交接了班,娴熟地核对医嘱和药物,这个时候,护士铃嗡地一下响了。赵韫娴回头去看,果不其然,又是七号病房的二号床。

  应付难缠的患者也是医疗工作者日常工作的一部分,赵韫娴调整呼吸,快步走进七号房间,刘学武正歪在枕头上扑闪着眼睛看着她。

  “赵护士,我的头好晕,我觉得恶心,想吐。”刘学武说。

  赵韫娴量了一下刘学武的体温,又测了他的心率,一切指数都显示着躺在床上哼哼的人很正常。赵韫娴放下手里的测量仪器,对刘学武说:“轻微脑震荡两到三周就该康复了,可是你都已经躺了快一个月了。”

  赵韫娴一边说一边环顾着刘学武的病床,很快,她就找到了新大陆。

  “脑震荡急性期患者应该注意多卧床休息,避免接触外界的不良刺激,减少脑力活动,你把手机放下试试。”赵韫娴指着刘学武捧在手心里的手机。

  刘学武顺从地把手机放下,不过很快他又作出了一副痛苦的表情,眼睛和眉毛夸张地扭在一起。

  “又怎么了?”赵韫娴保持着自己的耐心。

  刘学武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赵韫娴听到他在说自己低血糖犯了。

  赵韫娴笑出了声,她对在那里无病呻吟的人说:“低血糖确实会导致头晕、恶心这些症状,只不过你不应该捂着肠子。”

  赵韫娴说完就推着车离开了房间,等着她去拯救的患者还有很多,她没有理由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人身上。

  赵韫娴离开之后,刘学武颓败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后悔自己犯下如此拙劣的错误,看来他的演技还不够成熟。

  余彩凤从门的另一边闪身进来,她恨铁不成钢地用手指狠狠戳刘学武的脑壳:“从小到大你就是这幅没出息的德行。人家护士根本不会看上你,你老缠着人家做什么?我都替你脸红。”

  刘学武眯着眼睛,一脸混不在意的模样,他语出轻蔑:“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自己不是也跟刘亮那个鳏夫爹打的火热?”

  余彩凤不答,端坐在一边玩弄着手指甲,艳丽的大红色在十根水葱似的手指尖突兀得就像是点了红漆的筷子,但余彩凤早已不是豆蔻少女。

  刘学武凑近余彩凤身上闻了闻,余彩凤的身上散发着可疑的香水气味,细看之下,她还化了个淡妆,嘴唇的颜色正是当下流行肥皂剧女主角的色号,嘴里哼着小曲,显然心情不错。

  刘学武伸手打开余彩凤放在床边的饭桶盖子,浓浓的鸡汤味道,应该是熬了很久。刘学武心下有一些感动,因为余彩凤很少做这些繁杂的东西,正准备开口说几句讨她欢心的话,不料他的手被他的亲妈狠狠拍开。

  “这个可不是给你的。”余彩凤斜着眼睛说,她从饭桶底下抽出一个快餐盒子往刘学武怀里一摔,“这才是你的。”

  刘学武拿着一次性筷子翻着盒饭里变味的京酱肉丝,余彩凤又在一边冷冷地开了腔:“哎我说,你这病准备装到什么时候?”

  刘学武险些被一口饭噎住,他含糊不清地说:“什么?现在这个样子不是很好吗?不用工作,还有钱拿。”

  “好什么好?”余彩凤用筷子敲刘学武的头:“你就这点出息?你在医院躺着,最后那些饥荒还不得都记在刘亮的头上。”

  刘学武猛地坐起来,把快餐盒子重重地放下,他开始怀疑他母亲今天上午的来意,忍不住大叫起来:“你怎么能向着外人说话。”

  “跟亲妈讲话这么冲,你从小就是这么没良心。”余彩凤低头摆弄着手指甲,反反复复观赏了几遍,她满意地抬头,“咯咯咯”地笑了出来:“什么外人内人,很快你们就是一家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