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地板下的活板门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177 2019.08.05 00:23

  壬寅是天干地支中的两个纪年,最近的一次壬寅年是一九六二年,那个时候别说赵天龙,恐怕连赵天龙的父亲都没有出生吧。

  白鸽仔细端详着那一行字,又把相框翻过去,赵天龙穿着一件短袖T恤,是夏天的打扮。据说芒种那天往往都会下雨,但照片里阳光明媚,风和日丽,哪里有半点下雨的样子?怎么想都是矛盾。

  白鸽放弃了去追寻镌刻在相框背面的那句话的意义,他小心地把水晶匣子放好,关上了抽屉。

  赵天龙下班回到家的时候,白鸽已经按照他的指示把饭菜做好摆到了桌子上,一道他要求的苦瓜炒鸡蛋,一盘秋葵,一盘藕片,一盘辣椒炒肉,外加一大碗青菜豆腐汤。

  “不错啊,真的不错。”赵天龙点头表示满意,他踱步到他的卧室,又参观了另外两个人的卧室以及公共卫生间,发现家里面里里外外已经全部焕然一新。

  “真的不错,看来你的确适合干这个。”赵天龙由衷地说,这个时候郭绰和张齐也开门回来了,于是赵天龙招呼白鸽一起吃饭。

  “哦,不了。”白鸽拘谨地搓搓手,他说,如果赵天龙对各个方面满意的话,能否让他提前下班去医院看望刘万宝。

  “第一天上班就要迟到早退?”赵天龙惊讶地挑眉,不过他也没有为难白鸽,客气地请白鸽明天早上七点准时过来拿他们家的钥匙,另外他们会把晚上吃饭剩下的盘子留给他洗。

  白鸽离开赵天龙的家,坐着晚班的公交车来到了医院,通勤加堵车消耗了他将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白鸽想,让余彩凤来照顾刘万宝是对的,他确实禁不起天天这么折腾。

  刘万宝还是那个样子,白鸽看了也灰心,略坐了一会儿就要走,他和余彩凤之间也没有什么话讲,留下来只会让彼此尴尬。

  赵天龙给他的家买了一个扫地机器人,说是这样可以减轻白鸽的工作强度。白鸽心里暗想即使多了那个机器人,他的工作强度也不会有什么质的改变,因为赵天龙恨不得把他全身的精力都压榨干净。

  赵天龙号称自己有洁癖,虽然白鸽严重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不过他也没有什么立场反驳。赵天龙的洁癖带来的后果就是他的贴身衣物要一天一洗,而且是要手洗。外套运动长裤那些东西可以收起来统一洗,不过堆放的时间不可以超过三天。至于他那些名贵的篮球鞋,洗就不必了,因为即使他是八脚蜈蚣也不能够每个星期把那些鞋挨个穿一遍,白鸽要做的工作就是隔三差五地拿着清洁喷雾给那些鞋做护理。

  至于厨房和卧室的地面,当然是要一天一擦。卫生间的地面不可以有积水,马桶边要光可鉴人,浴室的凹槽要格外地注意,不能让碎头发堆积在里面。垃圾要严格地进行分类,干垃圾湿垃圾可回收不可回收垃圾,统统都要认真地分,细致地分,如果不幸被赵天龙发现有懈怠的表现,那就要接受无情地扣工资惩罚。

  赵天龙说他对白鸽的管理是军事化管理,高标准,严要求,棍棒出孝子。既有助于白鸽获得在专业技能上的提高,又能够分散他一定的精力,让他没有精力跑到游戏里面去害人。于别人,于他自己,都是造福人民的大好事。

  白鸽当然是要气死了,不过还是那句话,他不能够,也没有什么资格反驳,毕竟给的钱在那儿,这样的工作提着灯笼也再难找到第二家。

  正可谓上有正策,下有对策,只要赵天龙还没有极端地往家里安摄像头,白鸽就能找到机会偷懒,不要忘记了他是多么鸡贼的一个人。

  白鸽选择在郭绰的房间放肆,因为郭绰是这三个人里面最不具有侵略性的人,白鸽甚至敢躺在他的床上。而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在赵天龙的房间里发生,白鸽想到赵天龙胳膊上的肌肉就会连呼吸也觉得困难。

  白鸽在郭绰那宽大的双人床上打开了他久违的手机游戏,他大声嚎叫着,不仅仅是悬浮记忆棉床垫让他有如飘浮在云端般地喜不自胜,更是因为他久日没有登陆那个手机游戏,被会长无情地踢出了群。

  “怎能如此对我,我为工会付出了那么多。”白鸽哭喊着找工会管理员说理,双手在半空中高高地挥舞着,因为太过于激动,他的旧手机掉进了床头和墙壁之间的缝隙里。

  白鸽瞬时身体所有的血液都往头上鼓,他急匆匆地跳下床一探究竟,他趴在地板上,视线来回在地板上扫描,没有看见他的手机。

  “这下子真是玩大了”,白鸽心里满是懊悔,他后悔自己在得意之下忘了形。他必须要在郭绰一行人回来之前把手机取出来,不然被他们现场抓包,他该如何说得清?

  白鸽使劲推了一下床架,还是太沉,床架子是橡木的,也许赵天龙这样的好手可以轻易地将它一把拉开,可对于手无缚鸡之力的他来说无异于徒手碎大石。

  也许人在绝望的境地里会爆发出强于自身的力量,粗俗地来说,白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终于在床架和墙壁之间掰开了一道缝隙。

  白鸽蹲在地上拖着床脚慢慢地拖,终于拖出了一个约五十厘米宽的空档,白鸽看见了他的手机,幸福地伸手将它够了出来。

  可惜这幸福只持续了三秒,白鸽的笑容就僵在嘴边,因为他发现在最里边的地板上,有一条不粗不细的划痕。

  “不是我划的,我怎么能够赔得起?”白鸽下意识地推卸责任。好在那道划痕在隐蔽处,不注意看绝对不会发现。白鸽这样安慰自己,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触摸那道划痕,多么好的一块紫木地板。

  白鸽记得赵天龙家的地板是实木的,或者说,绝大部分的地板是实木的,因为他能感受到手下那块地板之间的空虚。

  白鸽勾起手指轻轻敲了三下地板的表面,确实是中空的。白鸽暗笑装修工竟然如此糊弄赵天龙,如果这个剧情出现在游戏里,那么这块地板下面一定藏着一些神秘宝物,比如吃了立刻就会变强大的大补丹,可惜生活从来不是游戏剧情。

  白鸽轻轻地把床移到原位,突然,他看到了这个下午目前为止最惊悚的一幕。

  那块木板在他的面前缓缓转开,木板下面,是一串三组连环的青色钥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