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哀莫大于心死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722 2019.07.13 20:52

  像无数个重复的早晨一样,刘学武坐着七十一路公交车来到师范附中,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她的母亲余彩凤尾随在后。

  余彩凤为了潜入学校着实花了一番功夫,为了不引起刘学武的注意,她特意找了一身学生的运动服,略施粉黛遮去眼角的鱼尾纹,没想到竟然成功地瞒过了门口的保安。

  师范附中的规模宏大,一个年级有三十多个班级,一个班级有五十多个学生,所以教导老师没有办法认全整个年级的人是很正常的事情,余彩凤一路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教学楼,刘学武在初一十三班,依照她开家长会时的模糊记忆,她成功地走到了那个教室的位置,静悄悄地潜伏在教室后窗观察着刘学武的一举一动。

  刘学武上课的表现还算积极,手一直高高地举着,尽管他总是回答错误,但至少证明他是认真听了讲。让余彩凤颇为不满的是刘学武总和他旁边的小姑娘“眉目传情”——至少在余彩凤眼里是这样,刘学武总是涎着脸向那个女孩笑,这让余彩凤有如看到情敌一般不快。

  很快,余彩凤就从老师嘴里听到了那个女孩的名字——赵莲淇。妖妖调调的名字,长得肉乎乎的,像一个球,我的儿子眼光真差,回去必须要好好说说他,余彩凤想着,突然,她从角落里看到走廊尽头有老师经过的身影,她敏捷地闪身,躲进了女厕所里。

  上午第二节课是自习课,老师都开会去了,班里面一些好动的学生开始聊起了天,余彩凤敏锐发现刘学武也搞起了小动作,确切的说,刘学武并没有在聊天,他在削苹果。

  刘学武在仔仔细细地削一个苹果,削好了之后,一只手端着苹果,另一只手捅了捅旁边的赵莲淇。赵莲淇头也不抬,语气冷漠:“有事说事,别动手动脚的。”刘学武把脸贴在赵莲淇的手臂上,撒娇撒痴道:“莲淇姐姐,你看我手里拿的是什么好东西。”

  “你能有什么好东西”赵莲淇讥笑,仍然是头也不抬,她在苦思冥想一道数学题,刘学武扭股糖似地缠在她的手臂上让她愈加心烦,她索性把手一扬,刘学武一个趔趄头撞在桌子上。

  刘学武嘴上哎呦呦地喊痛,他喊的很大声,企图引起赵莲淇的注意,赵莲淇仍是理都不理。刘学武涎着脸道:“莲淇姐姐,人家想请你吃苹果嘛,你看,特意为你削的。”说罢,献宝似的,把苹果捧到赵莲淇面前。

  赵莲淇这次倒是抬头看了一眼,她轻蔑地说道:“我不吃国光苹果,再说,你洗手了吗?”“洗了洗了。”刘学武点头似啄米,实际上他自从早上进了班级后就再也没离开过教室。刘学武强行把苹果塞到赵莲淇嘴边,谄媚的说道:“莲淇姐姐,我为你削一个苹果,你给我扒个橘子,可好?”

  “做你的梦。”赵莲淇嫌恶地拍掉刘学武油腻的手,刘学武手上没拿稳,那苹果骨碌碌地就滚了出去。

  “唉,人家专门为你削的苹果。”刘学武哀叹道。坐在刘学武后面的王星斐看不下去了,他用圆珠笔敲刘学武的脑袋:“小蹦豆,你有完没完,把嘴闭上,你影响我们学习了。”

  陈云晴也放在下了握在手里的铅笔,她说:“小蹦豆,你可真是个话匣子。”

  赵莲淇一脸烦躁地对陈云晴说:“刘学武可真讨厌,我一定要跟冯老师说把他的座位调走。你学习好,说话管用,你也帮我跟冯老师说说。”

  陈云晴点头表示赞成:“我支持你,小蹦豆整天在我面前上蹿下跳十分碍眼,我烦他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最讨厌的是总想上课回答问题,但是每次说的都是错的,干扰我的思路,他还真是锲而不舍!”陈云晴言辞犀利,穿透力强,一席话说得全班哄堂大笑。

  刘学武听见众人都在讥笑他,心中不忿,他扑扇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苍白地辩驳道:“每个问题都举手,那是我妈教我的。”

  “你妈教你的?你妈还让你考清华呢,就你那智力能考上就见了鬼了”赵莲淇不留情面地嘲讽道,全班笑的更欢乐了。小孩子真是残酷无情。

  王星斐适时地站出来控制局面,他说:“别说了,再说下去,小蹦豆该伤自尊了。”

  余彩凤在墙根儿听着,心里凉的如同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她终于明白了冯老师话里面隐含的意思,她原本以为她的儿子是万人迷,没想到他竟是个舔狗,还被人起外号叫小蹦豆!而她给刘学武制定的“吸引老师注意”的妙计,没想到竟被刘学武活生生地用成了一记昏招,把他的愚笨和心里没有数加倍地放大。

  余彩凤气色灰败,掩面奔逃,她后悔今天跟着刘学武来到了学校,如果她今天不来学校,那么这些羞耻的事情她永远都不会知道,她现在满脑子里都是刘学武殷勤地给同桌女孩削苹果,热脸贴冷屁股的画面,真是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一瞬间余彩凤怀疑刘学武真的是刘国柱那个死鬼的孩子,她怎么能生出这么不成器的东西!一路小跑出师范附中门口的时候,余彩凤一把扯掉了外面那层不合身的校服。

  刘学武回到家的时候并未发现余彩凤有什么异样,直到余彩凤询问他在学校的近况,刘学武想也不想就胡扯道:“很好,还受到了老师的点名表扬”。余彩凤听到这话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她掏出手机,把她白天收获的成果一股脑抖露了出来。余彩凤打开手机录像,视频里的刘学武活灵活现,今天早晨的丑态被原模原样地复制了一遍。刘学武一下子就疯特了,他癫狂地大叫起来,掀翻了吃饭用的桌子。

  余彩凤也觉得心力交瘁,他一言不发地看着刘学武在客厅里又摔又拎,终于明白她费尽心力的望子成龙到头来只是一场笑话,他儿子根本就不是学习的料!她厌倦了一而再再而三地说教,朽木终究是不可雕,余彩凤对刘学武彻底死了心。

  从那以后,少了余彩凤的管束,刘学武的成绩就更加一落千丈,虽然他学习本来就不怎么样。中考过后,刘学武的分数没有过普通高中录取分数线,只能去一个中专。刘彩凤不想刘学武重复自己的路,虽然她上学的那个年代中专是尖子生才能去的地方。

  于是刘彩凤逼着刘学武重考高中。刘学武自然是反抗,可胳膊拧不过大腿,刘学武老老实实在家门口的成才高中复读了一年,第二年中考过了普通高中录取线五分,也算是成了才,但母子关系也到底淡漠了。

  刘学武上了普通高中后索性选择寄宿,周末回家后也只是蜻蜓点水地停留几十分钟,伸手跟余彩凤讨要了生活费之后便匆匆离去。余彩凤从他的新班主任那里得知,上了高中之后的刘学武学习成绩依旧徘徊在班级倒数几名,按照他上的那所普通高中的升学率,刘学武如果能考上大学,那无异于大白天中了六合彩。

  而余彩凤当初期望刘学武考取清华大学的梦想也羞于再提起,如今她只希望刘学武不要在外面给她惹事,进入青春期的刘学武变得流里流气,越来越不听她的话,只有在跟她要钱的时候才会勉强挤出一个笑脸。“儿女都是债”,余彩凤百无聊赖地坐着,一边放着婆媳连续剧,一边往碗里丢了一把枸杞。

  刘学武高考落榜那天,余彩凤坐在某条人流攒动的商业街的摊位上,等待着又一桩生意找上门来。余彩凤记得那是一个华灯初上的傍晚,她刚刚给一个小姑娘算完了命,晚上还有一场大神等着她去跳,得知儿子的落榜讯息她并不感到意外,她慢悠悠地起身走到街对面的食杂铺买了一个煎饼果子,多加了一个鸡蛋。余彩凤吃着煎饼果子,突然笑了起来,她算了半生的命,却没有算准自己的生活竟是这样一番狗血剧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