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谁欠谁还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3659 2019.07.14 21:43

  余彩凤仿佛从一场大梦中醒来,这些事情已经在她心里埋藏了太多年,如今一股脑地发泄出来,她只觉得身心舒畅。

  刘学武已经被抬去放射科做了CT和磁核共振,头上的伤口也经过了细心的包扎和处理,他并没有什么大毛病。也许是感受到了母亲的悲愤与不甘,在余彩凤讲到酣畅淋漓处的时候,病床上的刘学武已经悠悠转醒。

  刘万宝接到了那个自称是王厂长助理男人的电话之后也匆匆向车间请了假奔赴医院,在途中,他已经在心里预估了大体的形势。他痛恨他那个不争气的儿子,但他也明白此时埋怨也是无济于事。刘万宝不愿意赔偿余彩凤母子的经济损失,他也赔不起,那么就只能上演一出苦肉计。

  电梯在七楼倏然打开,刘万宝像一枚导弹嗖地一下窜进了病房,他心明眼亮,迅速找到了站在角落里像霜打了的茄子一般的白鸽,于是一个马步向前,猛然甩给白鸽一记爆栗,口中大喝:“孽畜!你干的好事,还不跪下。”

  白鸽见到老父这么个状况先是惊了一呆,随后竟壮了几分胆,他非但没有立刻痛哭流涕,反而梗着脖子反问:“凭什么?是刘学武先动手的,他活该倒霉。”

  刘万宝未曾料到白鸽竟然如此不配合,惊怒之下有些气急败坏,他解下别在腰间的皮带,朝白鸽身上劈头盖脸地一顿鞭笞,一边抽打,一边怒骂:“还敢犟嘴了?那老子今天就索性打死你。”

  叶峥站在旁边,一开始不明就里,后来从刘万宝的话里听出来大约是老子揍儿子,然而刘万宝的动作幅度虽然夸张,下手的力道却并不重,叶峥觉得有些好笑,他要看看这个貌似淳朴实则精明的老头接下来还要干什么。

  躺在病床上的刘学武看到白鸽遭了难,心下觉得十分愉快,并不打算开口劝和,他把脸侧过一旁,装作不忍心的模样,掖了掖被角,余彩凤爱怜地抚摸着儿子的头。

  倒是实心眼的黄钰拉住了佯怒的刘万宝的手,他以一个医生身份严肃地说:“刘叔叔,这里是医院,不是你自己家的客厅,你要管教儿子回自己家里管教。”彼时白鸽已经被刘万宝“发狠”抽打了百十下。

  刘万宝这才停了手,他觉得自己的戏做的也算是做得十足,于是换了一幅面孔,他讨好地看向犹自抽泣不停的余彩凤,说道:“大妹子,我这混账儿子我己经替你教育了,你要是觉得不解气,你也抽他几下。”

  余彩凤抽出一张面巾纸揩揩眼泪,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打一顿有什么用?你儿子把我儿子打坏了,你们得赔钱,住院费、交通费、误工费、疗养费以及精神损失费,你们通通得赔,一个子儿都别想少!”

  白鸽一听到要赔偿,立刻也急了,在他看来这件事情刘学武也要负一半的责任。他不顾刘万宝的阻拦,挣扎地要从地上站起来(白鸽方才被刘万宝强迫跪在地上认错),尖叫道:“你还有脸跟我要钱,我还没跟你儿子算账呢!”

  刘万宝不禁哀叹白鸽的愚蠢,世上竟有如此愚笨之人,他把人家弄伤送进了医院,人家要依法追究他的责任,他竟不但不服软,反而还梗着脖子要找人家算账,这可真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太长。他这个儿子从来都是一根筋,刘万宝本来想着,他把白鸽痛打一顿让余彩凤解了气,再豁出去老脸赔两句好话,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可这个白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让他精心策划的“苦肉计”彻底泡了汤。

  刘万宝觉得有些喘不上气,他挥手照着白鸽的脸颊重重一记,语音颤抖:“孽子,你还不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白鸽嘴里嘟嘟囔囔地还要再分辩。大老王呵斥道:“好了,你给我闭嘴。”白鸽对大老王这个老板还是心存敬畏的,听到他发了话,纵使觉得自己有千般委屈也只好咽到了肚子里。

  看见场面总算是平静了下来,大老王深呼一口气,说道:“既然你们双方都到了,那我们就把事情经过说一下。小郭,你来说。”他指着郭绰。

  郭绰说:“我听食堂的工作人员说,是刘学武把刘亮的饭弄掉地了,然后刘亮就推了刘学武,刘学武倒在一片桌子上,被落下来地凳子砸着了。”郭绰说完,把头转向白鸽,似在求证。

  “就为了这个打起来的?”大老王笑了,他由衷地觉得不可思议,这种事情他以为只会在幼儿园发生。

  “不是的”白鸽急急地辩驳,“如果刘学武不找事的话,我就不会推他。”

  刘万宝点头帮腔:“我这个儿子,心眼儿实,被人骑到头上才知道反抗一下。”

  大老王面色古怪,“心眼儿实”这四个字白鸽还真是担当不起,不过这件事情刘学武确实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他清了清喉咙,准备当中调停。半倚在病床上的余彩凤抢先他一步开了口。

  “什么叫你儿子被骑到头上了?被欺负的是我儿子好不好?刘亮他爸,你睁大眼睛看清楚了,我的儿子被你的儿子打的进了医院了,你得赔钱,别扯没用的。”余彩凤歇斯底里地哭喊着,双手在空中挥舞,撒泼胡闹是她擅长的事。

  当初她的死鬼老公闯红灯被车撞死,她无理也扯出三分理,硬逼着对方交出了五万块才作罢,如今又是天赐良机,她本欲故伎重施,狠狠敲诈一把,刘亮父子看上去就是一对窝囊废,余彩凤自信能将他们玩弄于股掌之中,不成想这两个不起眼的人却是那样棘手,生生地把局面推向了不利于她的那方面,这怎能不让她怒从心头起?

  大老王心里也是十分的不快,他本来是要请叶峥好好吃一顿饭,临时被白鸽和刘学武的事情拖住,这才来了医院,他本以为可以迅速将此事摆平,结果半路杀出了一个余彩凤和一个刘万宝,这两个人心怀鬼胎,各执一词,胡搅蛮缠,把场面闹得越发不可收拾,眼看墙上的表针即将指向下午四点。

  大老王伸出手示意双方都安静,在他看来,这场闹剧的根源无非是余彩凤想要讹诈一笔,而刘万宝父子不愿意承担责任,是故一直在推卸。

  大老王询问黄钰刘学武的住院费用大概是多少。黄钰说,刘学武的CT和磁核共振检查报告看上去都没有什么大问题,他脑袋上的皮外伤很快就会恢复。只是刘学武一直嚷着头晕,初步怀疑是轻微脑震荡,可能需要一段时间的住院观察。这个费用大概在六千到两万人民币之间。

  余彩凤听到“两万”两个字,立刻兴奋地说:“让他们赔,让他们先拿出三万,不,五万,还有精神损失……”白鸽父子的脸色由涨红到青紫。

  大老王在事态进一步扩张之前拦住了略显激动的余彩凤狮子大开口,他对刘学武说:“这件事,刘亮赔你三千块,就当是赔你的精神损失了,至于医药费,你的员工保险会报销百分之八十,剩下的钱,公司来出。你生病住院的这段时间,你的工资全勤不受影响,刘亮负责一直照顾你到出院。要是检查出什么大病再另算,这么办你觉得可以吗?”

  刘学武哀哀地点头表示同意。大老王又看向白鸽,白鸽好像还想说点什么,但是刘万宝阻止了他。于是白鸽在众目睽睽之下掏出钱包,上交了仅有的五百块人民币,剩下不足的款项,他承诺会尽快弥补。

  余彩凤捏着薄薄的五张人民币,心里十分不满,但是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

  刘学武给犹自垂泪的余彩凤递上一片纸巾,柔声劝道:“妈,你别哭了,我今天也不用你看着,你早点回去,一会儿不还要上赶着去跳大神?”余彩凤从纺织厂下岗后,依靠着装神弄鬼勉强糊口,但这也是她年轻时就喜欢上的爱好。

  “你这没良心的孩子,看事情完了就赶你妈走。”余彩凤把钱装进口袋里,稍微直起身,听到刘学武这么说,眼圈儿又红了。

  刘万宝看见事情顺利结束,甚至超出他的预期,也是满意,他得了便宜卖乖道:“大妹子,你去哪儿跳?顺路的话我送你一程。”

  余彩凤不搭理刘万宝,她把她的如意算盘落空归咎于刘万宝。

  刘学武插话道:“我妈一般爱去北方路商业街,其实不光是跳大神,也会算命看相。不过生意没有在工人村那边好,我妈我上中学那会儿,一晚上就赚了八千块,把我的学费都赚出了来了。”刘学武得意地说道,悄然间刘万宝的神色已经发生了微妙的转变。

  提起往事,余彩凤也有些惘然,那件事情过得太久,以至于她以为她自己都忘记了。不过那实在是一件亏心事,她在一个夜晚蒙骗了一个男人八千块钱,为此她也曾惴惴不安了一段时间。

  余彩凤是个信因果报应的人,果然不久她的报应就来了,被她戴了十多年绿帽子的老公刘国柱突然发现他养了十三年的儿子不是亲生的,跟她大闹了一场,激愤中跑去民政局离婚,半路被车撞得当场去世。

  她的儿子刘学武学习成绩也因此一落千丈,非但与她期待的清华大学失之交臂,甚至连个三类本科都没考上,只混了个高中毕业狼狈收场。八千块那件事,就是余彩凤在和刘国柱那晚的争吵中说漏了嘴,被当时还在上初中的刘学武听了去。没想到这孩子记学习上的事情不行,这件事情却记了那么久。

  说起那个男的,余彩凤对他也有几分印象,不过这依稀的记忆也已经被岁月蒙上了一层阴影,如今时隔多年雾里看花,只记得那个男人仿佛是个高个子,瘦,走路习惯佝偻着腰,刘彩凤想着想着,突然大脑间一阵电光火石,她猛地抬起头看向刘万宝,惊恐地发现对方也在看着她。

  眼神对视的那一霎那,余彩凤一下子全明白了,该来的躲不掉,只是为何偏生这么巧?余彩凤急急地躲避着刘万宝的目光,原来对那件往事没有失去记忆的不止她一人。

  “是你吗?”刘万宝的声音愣愣的,“我后来还去找过你呢,但是听说你已经不在那片儿干了”。他的语气并不严厉,甚至有几分追忆往昔带来的柔软,但在余彩凤听来,字字听来都像是对她的审判。

  余彩凤下意识地想说些什么,但是她的喉咙被一口痰闷住,千头万绪堵在胸口,任她平时巧舌如簧,此时也挤不出半个字来。被当场捉包的羞耻感原来是这个样子,余彩凤万念俱灰,低头扯过一片床单,把脸埋在床单里,这一次,她是真情实感地痛哭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