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前妻的儿子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735 2019.07.17 23:12

  叶峥坐在第三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的办公室里,窗外的阳光把办公桌镀上一层金黄色,树叶在风中婆娑作响,发出沙沙的声音。正如同他的心情,每次等待答案揭晓前,他的心里总会有莫名的紧张感。

  黄钰翻阅着薄薄的病例档案,他尽力照顾着叶峥的情绪,艰难地吐出每一个措辞:叶叔叔患上的是一种极其罕见的脑瘤,这个瘤长在小脑上方,并且近几个月来在逐渐扩大……”黄钰指着一张X光片对叶峥说。

  “现在吃药只能暂时抑制癌细胞的扩散,但是照这个趋势下去,早晚会有遏制不住的一天,这也是叶叔叔最近为什么总觉得头晕眼花的原因。”

  叶峥感觉到自己身体某部分的血液在逐渐凝固,他克制住自己语气里的颤抖:“我爸爸他才五十三岁……”

  黄钰遗憾地说:“没有办法,这种病跟年龄无关,潜伏期长的可能四十年也不会发作一次,但是发作了之后死亡率就是百分之百。”

  静了一会儿,黄钰说:“你应该早做打算。”

  叶峥心里心乱如麻,又到了跟至亲说再见的时候,可是他还没有准备好。

  和所有地摊文学上津津乐道的狗血故事一样,叶峥的父亲叶景恒年轻的时候是一位风流才子,阴差阳错之下与一位淳朴的乡下姑娘珠胎暗结,却在妻子怀胎三月之时为了户口毅然离婚回到了城里,跟他青梅竹马的富家千金开始了另一段婚姻。

  出于良心上的愧疚与不安,叶景恒每个月都会给乡下的妻儿寄去一笔不菲的生活费,但是从来没有去探望过他们,当然,除了见了面抬不起头以外,分身乏术也是另外一个原因。叶景恒回到城里后不久,市场经济已经在一些沿海地区悄然兴起,不少心思活络的人都动了下海经商的念头,这其中就包括了叶景恒的父亲叶培文。

  叶培文当时是一所高校的建筑系教授,不甘于平淡学术生活的他毅然辞去了铁饭碗,携一众亲朋胼手胝足开创了一个建筑零件生产厂,并承担一些器材加工的活计,也就是恒凯的前身。

  和一心钻研在技术上的老父不同,叶景恒的天赋才能体现在社交方面,凭借着能言善道和长袖善舞,叶景恒很快就把业务扩展到了长三角地区的商圈,并且成功把父亲的小作坊变成了一家上市公司,同时,还进军了房地产开发行业,这如今成为了恒凯发展的方向。

  所谓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多半也有一个成功的女人,叶景恒如今所获得的一切跟他那能干的妻子谭豇(jiang)宓(fu)是也分不开的。在叶家父子尚在一众新型企业之中艰苦打拼的时候,谭氏家族已经杀出重围,在房地产行业崭露头角,小有建树,后来竟逐渐发展成了盘踞一方的形势。

  有了岳父的支持,叶景恒的事业可谓是锦上添花,叶谭两家的商业联姻也越发的紧密,在谭豇宓父亲的牵头下,谭豇宓的堂妹谭奕宁嫁给了叶景恒表叔的独子叶景溥,又是一段门当户对的佳偶天成。

  叶景恒在事业上春风得意的同时,跟妻子的婚姻生活也越发蜜里调油,当然,他们本来就是相爱的,只不过是因为机缘巧合分开了几年,现在他们又走回了一起,就像歌里唱的一样,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原来你也在这里。只有在每个月一次往一个账户打钱的时候,叶景恒才会想起在遥远的海那边还住着他另一个血亲。

  叶景恒不是没有动过把瞿晓雨母子接到城里的想法,迫于谭家的威势,也许他们不能够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但他至少可以在市区为他们置上一副家产,提供给他们遮风避雨的人生。

  毫无疑问,叶景恒这种痴人说梦的想法得到了他的前妻瞿晓雨义正严辞的拒绝,瞿晓雨在电话的另一头把叶景恒骂得狗血淋头,她强调当初嫁给叶景恒是她瞎了眼,而叶景恒也不要以为自己挣了几个钱就可以把自己当成救世主,竟胆敢指挥起她们母子的人生,他永远是一个可耻的渣男,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瞿晓雨在说完这些后愤然地挂断了电话,很快她就挺着肚子嫁给了另外一个男人。

  谭豇宓对叶景恒从前的这些荒唐事也是心知肚明,虽然作为女人,她不可能不介怀,但她还是尽量克制住心里的不快。毕竟已经发生的事情不能让它凭空消失,经营婚姻的秘诀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让谭豇宓真正颇为遗憾的是,她和叶景恒一直没有自己的孩子,这让她感觉他们的爱情不够踏实,她期待有一天她也能迎来她们爱情的结晶。为此她不惜神农氏百草,尝试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偏方,可惜鼓足了江湖游医的腰包,她自己的身体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就当谭豇宓以为自己的希望就要破灭的时候,在四十二岁的某一天,她被一阵呕吐恶心得留下眼泪,彼时她已经一连数日食不下咽,连闻到到牛奶的味道都会呕吐。谭豇宓抓起一杯水往嘴里倒胃仙优,这时家里的阿姨神色隐晦地走过来,提醒她她的“那个”已经两个月没有来过了。

  谭豇宓当时并不知道阿姨在说些什么,在阿姨明示了这些是怀孕女子常见的症状之后,她有如醍醐灌顶般大喜,立刻把往嘴里倒的药片撇到了地上,举起手在原地转了一圈,第一个反应就是给叶景恒打去了电话。一边打一边急匆匆地叫司机赶紧把她送去医院,结果非但她期待的结果没有降临,反而被医生宣布绝了经。

  谭豇宓当即崩溃地大哭了一场,不仅仅是因为一场空欢喜,也是因为她这一辈子再也不会有自己的孩子。在痛哭了一场之后,谭豇宓迅速地意识到还有一个更严峻的问题摆在面前,叶景恒的庞大家业要谁来继承,难道要她眼睁睁地看着两代人奋斗出的成果百年之后落到别人手里?

  得知了谭豇宓在医院发生的重大新闻之后,谭奕宁夫妇提着厚礼前来慰问,并在一盏茶过后委婉地提出可以把他们自己的儿子叶淮过继到谭豇宓名下。谭豇宓当即冷笑一声随便找了个理由打发走了他那心怀不轨的堂妹,虽然她可以说是从小看着叶淮长大,可那并不是叶景恒亲生的儿子。

  提到叶景恒的亲生儿子,谭豇宓的心里短暂地抽痛了一下,那是她曾经永远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可如今已经变成了不得不面对的事。在经过了再三思量之后,谭豇宓主动在吃饭的时候把叶峥接到身边的想法提上了日程。

  叶景恒听说了之后,好像笑了一下。他说,叶峥的母亲性情刚烈,即使他有心想把儿子接到身边,瞿晓雨也未必愿意放人。

  谁想到瞿晓雨在两年之后竟然主动把叶峥送到了叶家,理由是叶峥要高考,县里的教育质量跟不上,实际上那个时候瞿晓雨的身体已经是一日不如一日,只不过她在瞒着所有的人。

  瞿晓雨的死讯在叶峥高考之后发到了叶景恒的家里,在匆匆回乡奔了丧之后,叶峥就正式安顿在了父亲家里。在叶景恒的极力劝说下,叶峥报考了本市交通大学的金融系,留在了叶景恒身边,以弥补流离多年的父子之情。

  家里突然多出来一个半大儿子,谭豇宓一开始自然是有一些不适应。不过久而久之,她也慢慢接受了叶峥的存在,叶峥对什么事情都是淡淡的,极少会对某件事情表现出高度的渴望或者执着,因此在日常生活里他鲜少会跟其他人发生争执,她们这对半路母子相处的也算和谐。

  然而谭奕宁夫妇想要让叶淮继承叶氏资产的司马昭之心仍未结束,她们总是锲而不舍地在私底下对叶峥搞一些见不得人的小动作。一边是堂妹,一边是丈夫跟前妻生的儿子,谭豇宓也搞不清楚自己应该偏向哪一边,最后索性眼一闭,在家里供起了佛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