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莫道此身沉黑海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138 2019.08.08 14:31

  次日,白鸽起了一个大早,趴在房间的窗户上往下看。房间对街的一个好处是他可以清楚地观察每一个进出蓬山之星酒店的人,可惜他从早上六点守株待兔到中午十二点,都没有发现赵天龙的身影。

  “难道我真的是算计错了?”白鸽懊恼地从窗台上跳下来,他的腿站得几乎麻了。他在赵天龙家里做了一个多月的家政,他了解赵天龙的习性,赵天龙是绝对不可能睡到十二点还不起床的,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根本没有踏足过这家酒店。

  难道赵天龙会住进另一家旅店?白鸽想起了码头边上的那一家“大家乐旅店”。他嘴角抽动了一下,大家乐的环境甚至还比不上他们公司的集体宿舍,赵天龙更不可能住在那里。想来想去也是无解,白鸽决定出去找个地方吃午饭,顺便了解一下岛上的风土人情。

  谁能想到吃饭的地方竟然也是那么少,白鸽绕到三百米以外的大街上,终于找到一家看上去还可以的小吃部。

  小吃部人满为患,大多数的食客都是昨天白鸽在船上遇到的那个旅行团的成员,白鸽捡了一个靠边的角落坐下,招呼了半天,终于来了一个服务员撇给他一个菜单,菜单上面只有四个菜,还没有标价。

  白鸽胡乱点了一个大蛤炒鸡蛋,他本能地觉得鸡蛋菜一定便宜,却没想到那盘菜竟然收了他八十块人民币。

  “这是黑店?”白鸽当场就想跟结账大哥理论,打量了一下他的体形,又不敢,只好悻悻地走掉了。

  白鸽觉得自己心绞痛了,他走到小吃部附近的一个公园想要散散心,在公园的角落里一个人玩了一会儿跷跷板,觉得心里憋的气还是发散不出去,于是跟长椅上坐着的一个老太攀扯了起来。

  老太一听白鸽的口音就知道白鸽不是本地人,于是笑呵呵地问他:“外地人?被宰了吧?”

  “这个地方还会宰客?”白鸽联想起他的遭遇,急忙点头博取老太的同情。

  “那当然啦”,老太说,“蓬山洲现在因为蓬山寺火起来了,好多黑心的外地人来这边做生意,专门宰你这样的外地人。我们本地人可是很善良的喔。”

  没等白鸽答话,老太又说:“你没去蓬山寺?那里宰客宰得更狠哩。”

  白鸽心痛地问:“那为什么本地人不做生意?”

  老太笑呵呵地答:“本地人都走干净了啊,去大城市了。只有老家比这里更穷的人才会迁居到这里,蓬山洲早就不是以前的蓬山洲了。”

  白鸽急急地问:“那姓瞿的还在不在?”

  “姓瞿的人家可多了,你要找哪一户?这个岛原来就是他们家的,不过现在基本上也没剩几户了,留下的都是过得不好的,过得好的早跑到对岸过好日子去了,最先走的就是他们家。”老太说完这些,有一些不高兴,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掉了。

  然而白鸽还没有从“被宰”这个沉痛的事实中缓过来,他是看多了网上的帖子,才会误以为远离城市的人都如同老牛一般淳朴,现实给了他惨痛的教训,这种不公平的待遇让他觉得自己亏死了,而白鸽生平最不能忍受的事情就是吃亏。

  白鸽目光散漫地在大街上走着,明媚的阳光打在他脸上,这真是个残酷的下午。不知不觉,白鸽已经绕回了蓬山之星酒店周围,并且走进了旁边的高中。

  “这么大个高中连个门卫都没有”,白鸽嗟叹于蓬山洲教育系统的无组织无纪律,他轻易地走进了教学楼,一路走到了体育馆后面的操场。

  严格来说,白鸽眼前这个中学建筑可以算是中高档,就算是摆到S市去也不不会显得老土。哥特式的建筑,如果主建筑楼的墙壁上没有写着“镇一中”三个鲜明的大字,他会以为面前的建筑群是一个教堂或者观光城堡。

  “就是人太少了”,白鸽逛了一会儿就发现这个中学几乎没有什么人,操场后面的告示牌上贴着最近一次摸底考试的成绩排名,一个年纪居然只有一个班级,班级里总共二十三个人,即使考了倒数第一也能光荣上榜。

  白鸽摇头,绕到了告示牌的反面。反面是一片玻璃墙,玻璃里面贴着大海报,海报上贴着先进学生们的照片,看上去颇有年代感,似乎时间是十几年前。

  “一个个长得还挺好看的。”白鸽不得不承认先进学生们的形象跟他这几天接触到的岛民们的形象有很大差别,而且名字起的也颇为考究。

  “何湛,李静海……”白鸽顺着照片旁的名字往下读,他的目光一下子停住。

  星眉剑目,小麦色皮肤,洁白整齐的牙,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一张脸,只不过照片上的人要比他认识的人年轻很多岁。

  照片下面印着两个字,瞿霆。

  所有的谜团在这一瞬间得到了开解,白鸽有如一下子被打通了任督二脉,激动之下浑身的血液都在汹涌。他为他的惊天发现感到窃喜不已,他怎么能忘了,叶峥是叶淮的堂哥,是建材厂的幕后投资人,更是叶氏集团最火热的继承者,或许他还有另外一重身份。

  赵天龙再三感谢了看门的王老伯,走出了瞿家老宅,他随身携带的密码箱里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王老伯是大老王另外一个亲叔叔,他嗔怪赵天龙出门逛个海滩而已还要随身拖着行李箱。赵天龙笑笑没说话,他不是信不过大老王的亲叔叔,而是既然别人把事情拜托给了他,他就有责任做到万无一失。

  白鸽站在海岸线附近的一处礁石上,难掩内心的兴奋,他已经运用地图把岛上的地形摸了个遍,他现在站的位置是太行湾附近的最高点,路过这片海滩的人一定会注意到他。而白鸽在耐心等待一个人的出现。

  赵天龙在夕阳的金光洒满海面的时候来到了太行湾,白鸽踮起脚尖,知道赵天龙已经发现了他,他的眼神里一定还带着惊讶和愕然。

  礁石附近是一片浅滩,水深约五米,按照赵天龙的速度,四十秒之内完全能把他救上来,白鸽在心里计算着,成败与否,全在这一次他赌不赌得中。

  白鸽伸直手臂高举到头顶,双手交握,深吸一口气,从礁石上跳了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