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一见杨过误终身(下)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257 2019.08.12 23:39

  本届校园十佳歌手总决赛第一名的桂冠最终被一位彩排前才姗姗来迟的外岛学生摘下,其实准确的来说,任牧野也不能完全算是一位外地人,他的爷爷奶奶曾经也是蓬山洲的居民,并且他在蓬山洲一直念完了小学五年级才离开,去和在S市工作的父母住在了一起。

  任牧野的父母希望他们的儿子能够在S市读上重点中学,然后顺理成章地通过高考进入一所名校。只是这个美好的愿望在计划的第一步就惨遭夭折,S市的学籍实在是太难获得,任牧野在S市师范高中读了近两年,身份只是一个借读生。

  作为准高三学生的家长,任父责无旁贷地承担起来打听了起了报考消息的人无,然而在他打探消息的过程中,他恍然发现一个令他惊痛的事实。这惊痛来自于一纸文件,那就是没有S市学籍的应届生不能在S市参加高考。

  这样一来,就只好把任牧野送回原学籍地,也就是蓬山洲,好在那边还有亲戚可以照应。任牧野的父母对于这件事自然是非常不甘心的,因为蓬山洲的教育资源自然不可以和S市同日而语。

  但任牧野本人对转学这件事情并不是很上心,因为他的学习成绩非常差,就算待在S市也考不上什么像样的大学。

  当然,以上这些信息都是何湛到瞿霆家里作客的时候告诉李静海的,以李静海的社交才能和面团一样的性格,她不敢,也不能打听到这些。小泉公园里的那匆匆一瞥着实给李静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她曾经数次去那里逗留,希望能再有机会和任牧野“偶遇”。事实上证明她的这种想法是非常幼稚和可笑的,结果除了留下一腿的蚊子包以外再也没有别的收获。

  所以这种对于一个陌生人的情感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慢慢地变淡了,李静海在歌手大赛结束之后曾经登陆学校网站的页面试图搜索几张关于任牧野的照片,遗憾地一无所获,于是便撒开手做罢了。令她动心的男生并不只一个,一墙之隔的瞿霆也是学校里异性缘极佳的男生,大概帅哥们的长相总是相似,他们都有深邃的五官,挺拔的廓形。

  李静海这样想着,虽然想到强双双倚在钢琴盖子上跟任牧野说话的场景让她的心里闪过一丝微妙的羡慕,如果她不是那么羞涩和腼腆,有些事情会不会顺利一些。

  五月份还有两天就要结束了,窗外的微风徐徐地吹着院子里的枇杷树叶,又是一个阳光晴好的下午,李静海打开《数学王中王一百题》,打算解几道二元一次方程打发一会儿时间,不经意抬头的一瞬间,她透过窗户看见,院子前的小路上,有两个人正在朝家里走来。

  李静海站了起来,一颗心突然慌了,这慌张中还带着一点窃喜。还没等她完全做好心理准备,过了一会儿,她听到瞿霆在一楼走廊过道里隔着楼梯喊她:“李静海,家里来客人了。”

  李静海走下楼梯,瞿霆和任牧野站在一楼大厅,瞿霆的手里还抱着一个篮球,看样子他们是刚刚做完运动。

  瞿霆对任牧野说:“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李静海,我妈朋友家的女儿。”

  任牧野对李静海扬起嘴角笑了一下说:“你好,我叫任牧野。”

  李静海急忙地说:“你好。”说完,她走到圆桌旁取了一个纸杯接了一杯水,捧到任牧野的面前:“请喝水。”

  “谢谢你,正好我也渴了。”任牧野还是笑,接过了李静海的纸杯,咕咚咕咚地喝下去。

  “随便坐吧,不要客气。”瞿霆说,也走到饮水机旁接了一杯水。

  “你家里真大。”任牧野环顾了一圈,对瞿霆说。

  瞿霆哈哈笑了一声:“这是我过世姥爷的家产,一会儿带你去后面园子里转转,还有更大的。”

  李静海也跟着笑,她坐在大厅的椅子上,任牧野的夸赞让她觉得与有荣焉,仿佛她也是这个房子的半个主人。

  瞿霆想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任牧野说:“差一点把正事忘了,我去楼上给你拿唱片,你们先聊着。”说罢起身走上楼,走的时候还拍了一下任牧野的肩膀。

  空气突然安静,李静海轻轻咳了一声,问道:“你们刚刚打篮球去了啊。”话一出口,她就想咬住自己的舌头,这简直是明知故问。

  任牧野笑着说:“是啊,其实你们家住的这个地方坡下面就有一个不大的球场。嗯……你会玩篮球吗?”

  “呃……不会,但是我可以给你们捡球。”

  “哈哈,你真幽默。”任牧野说,露出两排整齐而洁白的牙齿。

  李静海觉得她现在的样子一定蠢透了,于是她尝试新的话题,“你住在这里吗?我以前没见过你。”事实上她没有见过的人多了去。

  “哈哈,蓬山洲吗?我以前是住在这里的,中间搬去S市住了一段时间,最近又搬回了这里。”任牧野依然礼貌地回答她的问题,抬起头不经意地向二楼看了一眼,好像在说,瞿霆怎么还不下来。

  “喔……这样啊。”李静海点头,这一次她的语气里多了几丝黯然,她是一个对周边事物变化非常敏感的人,她敏锐地捕捉到任牧野对她已经产生了一些无聊的感觉,因此不由得觉得有些泄气,不再追问下去。静静地坐在一边。

  好在瞿霆很快下楼解救了尴尬的场面,他手里拿着一张朴树的《我去2000年》珍藏版的专辑。

  “不好意思,我把这个放到箱子底了,找了好久。”瞿霆说着,把专辑递给了任牧野,“不过话说回来,你舅舅家里有唱片机吗?”

  “哈哈,我前几天从二手市场上搞到一个。至于我舅舅家,我就不请你去那里做客了,那地方很乱。”

  “那你们平常乐队到哪儿排练?”

  “一般我们都去学校的琴房,那地方没什么人。”

  “我改天应该好好向你学习一下怎么弹贝斯。”

  “呃……其实我更擅长弹吉他。”

  “下个月月底不就期末考试了吗,还有心思玩这些?”坐在一旁静静听着的李静海突然插了这么一句话。

  这一句话一出来,瞿霆和任牧野惧是一愣。

  过了几秒,任牧野笑着说:“下个月还有很久啊,而且以我的学习成绩,临时抱佛脚也没有什么用,好在镇高中不会拒收差生。”

  李静海嘿嘿地跟着笑,她心想,她真是不会讲话。于是她装作不经意地岔开话题:“怎么今天没看见何湛跟着来串门。”

  “喔,他本来是想出来的,但是被他爸爸发现了,现在被关在家里学习。”瞿霆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