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祈祷终结来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最好的补偿

祈祷终结来临 轩轩好好吃 2203 2019.08.14 23:38

  “这是你的吗?”何湛狐疑地拎着一件黑色的男式衬衫,左看右看,怎么看都是老款式。

  “我还没有那么复古”瞿霆漫不经心地说,蹲下身双手把密斯方抱起来,老猫不配合地在他的掌心间左右摩挲,瞿霆把密斯方抱到瞿晓雨的梳妆台上,慢慢地捋着她的毛,过了一两分钟,密斯方终于娴静了下来。

  安抚好了老猫,瞿霆低头查看地上的一地残局,放弃了从那里翻出烫伤膏的念头。正午阳光的颜色是饱满的亮黄色,瞿霆小心地把原物一件件归位,手指间触及到那些男士衬衫的时候,几张旧照片从衬衫的口袋里抖落了出来。

  瞿霆仔细端详着那些陈年旧物,照片的颜色已经发白,构图上都是一男一女的合照,左边笑容灿烂的女生很容易就看出来是他妈妈瞿晓雨,她年轻的时候就是个漂亮醒目的姑娘。照片右侧男生的面孔比较陌生,是个帅哥,他五官的轮廓如同雕刻,皮肤是浅褐色,既不是隔壁的王叔叔,也不是他熟悉的叶景恒。

  “瞿霆,你还在找药吗?我觉得我已经好了。”李静海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上来,她右手还举着一截芦荟叶子,看上去是刚刚从大厅花盆里拔的。

  “你的同学的方法很好用,我把芦荟叶子的汁滴在手上,很快就不疼了,凉凉的。”

  “你把瞿霆妈妈养的芦荟给掰了,等她回来跟你算账。”何湛说。

  李静海没有搭话,她靠近瞿霆的身边,眼神落在他手上的照片,认真看了一会儿,开口夸赞道:“瞿阿姨年轻的时候很漂亮哦。”

  “我也来看看”,任牧野也把头歪过来看,他笑着说,“瞿霆,你和你爸爸长得真的很像。”

  “你搞错了。”何湛说,“瞿霆的爸爸白白的,和照片上的这个人完全是两个人。”

  “都别站着说话,帮我把地上的东西收拾一下。”瞿霆笑了一下,把照片按原路塞进衬衣的口袋里。

  何湛蹲到地上,帮着收拾地上的衣服,这个时候,他听见楼下大门锁扣清脆地转动,以及里层的纱窗门被关上的声响。

  “我回来了,看看我带了什么东西?”瞿晓雨提着两个满满当当的购物袋走进家,一进门,她就发现了门口的鞋架上多了两双陌生人的鞋子。

  瞿霆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到二楼楼梯口,发现她的妈妈正在上楼,她后面跟着的那个烫卷发的女人是李静海的妈妈,肖倩阿姨。

  “今天有朋友来家里做客吗?”瞿晓雨笑着揽过瞿霆的肩膀,走到二楼,她发现她的房间大门洞开,她静静地走进去,看见了地上的一片狼藉。

  瞿晓雨在别人家的孩子在场的时候显得异常冷静,她微笑着说:“有人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吗?”

  李静海站出来主动承认说是她不小心烫伤了手,进来找烫伤药,她的声音还是怯怯的,这时,她看见了一并站在门口的亲生妈妈。

  “你这孩子,下次可不能把阿姨的房间搞得这样乱了。”肖倩说,转过头对瞿晓雨作出抱歉的表情:“孩子在你家里给你添麻烦了。”

  “没有的事。”瞿晓雨一听说李静海被烫伤了,三步做两步走上前查看她的伤势,好在烫得并不严重,只是中指和食指的指间有点发红。她看见李静海手上的芦荟残瓣,一眼就认出来那源自于她的芦荟女王,她的嘴角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不过事涉孩子,也就罢了。

  这时,肖倩也围了上来,瞿霆这才发现肖倩的手里也提着两个大袋子,肖倩从其中一个袋子里拿出来一整组“神奇宝贝”动漫手办送给瞿霆,瞿霆惊喜地对她说谢谢。

  “哎呀,小何湛也在啊。阿姨没有给你准备礼物,下次给你补上吧。”肖倩笑着说,她笑起来眼睛就眯到一起,所以什么话从她嘴里说出来都会显得格外真诚。

  肖倩又转过头看向任牧野,嬉笑连连:“你也是瞿霆的朋友吗,小帅哥,下次一块来阿姨家里玩啊。”

  李静海完全知道她妈妈说的这些全都是一些虚假的客套话,她不愿意在别人面前展现这样的妈妈,所以紧紧地扯着肖倩的衣角。

  肖倩恍若未觉,她不管不顾地顺势把女儿推到了面前,格格笑着对瞿晓雨说:“晓雨,这段时间真是麻烦你了,女儿我领走了,改天我请你吃饭。”说罢牵起李静海的手往门外走。

  李静海提出她要收拾一下书包,于是肖倩笑着催促道:“快一点,别在阿姨家里磨磨蹭蹭的。”

  “你以为我愿意。”李静海飞快地回嘴,从门口跑了出去。肖倩惊讶地张大嘴对瞿晓雨说:“几个月不见,这孩子脾气见长了不少。”

  瞿晓雨沉静地笑,这个年纪的女孩活泼一点也好。何湛和任牧野也提出要告辞了。

  ###

  “其实是密斯方翻出来的。”等到客人们都走-光的时候,瞿霆对瞿晓雨说。密斯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不见了。

  “我猜到是她,可惜了我这条名牌裙子。”瞿晓雨叹息着把一条刮破了的裙子拾起来,爱怜地抚摸了一会儿,然后顺手丢进房间角落里的垃圾桶。

  瞿晓雨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从铂金包里掏出了一个牛皮纸信封交给瞿霆。

  “这是你景恒爸爸这个月寄来的,给你当零花钱吧。”

  瞿霆捏着手里的厚厚的信封说,“太多了,每个月都寄这么多过来。”

  瞿晓雨笑,“我也跟他说过不要再寄了,但是他总说作为你的爸爸要对你尽一份责任,他既然这么说我也不好说什么了,拿去买你喜欢的漫画书或者请朋友们去商业街吃东西不是也很好吗?”

  “你恨他?”

  “你知道什么叫恨?”瞿晓雨起初一惊,之后笑得合不拢嘴。

  不过看着瞿霆很严肃的样子,瞿晓雨想了想,琢磨着该怎么用一个青少年能理解的措辞来解释这个话题。

  “既然他想要补偿我,呃……那我就给他一个补偿的机会,这样也许他的心理也会好受一些。虽然我说过,他不欠我什么,我也有能力单独抚养你,姥爷留给我的钱足够我们花到下辈子了”

  “那你爱他吗?”

  瞿晓雨坐到床边,后悔开始了这个话题。她整理着床单上的褶皱说,“不恨也不能代表爱,妈妈毕竟跟爸爸结婚过一段时间,没有感情那也是不可能的。但是妈妈对爸爸的感情确实比较淡,而且他喜欢我要远远比我喜欢他多一些,离开虽然是他的选择,但对于我来说也算是另一个开始,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也都有了新的生活……”

  瞿霆点头,若有所思。瞿晓雨揉搓着自己的脸,她觉得这场谈话实在是太尴尬了,在这个场合这个地点,以后还真是应该让儿子少看一点电视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