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沈天出征剿匪,带伤安抚清蝶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3345 2019.07.19 14:00

  沈天也是多次在外行走江湖过,也算是经历过些场面的,就是一伙山贼,他还真不放在眼里,只是想着这山贼可真够大胆的,连沈源之也敢碰,算是真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沈源之自然也是默许沈天的这项做法,别人都已经欺负到自己头上来了,不能说自己只是书生就该放他们一马的,该惩治还是要治理一下的。

  便是整装待发,一队人马全副武装,便是要剿灭这山贼。这里面有与沈天当初一同习武的同门师兄弟,也有原本守在书院中的一些侍卫,总的来说看着也是浩浩荡荡的一片。

  沈天也是意气风发,看着众人便是立下誓言:“众士听令,今势要与那贼寇些好看,不然有丢了源之先生的脸面。”

  “遵命!”

  一行人便是向着石山进发,一晃功夫便是到了山脚下。

  沈天摆了摆手,便是让众人在原地歇息,自己独自往上靠了靠,他身边几个人也是跟着。

  “师兄,那山贼素来狡猾,就这样进山,怕是要被众矢之的。”旁边一人,小声出言建议道。

  沈天点了点头,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他早就想好了计策去应对这山贼,可谓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引蛇出洞才行。

  “无妨,按照先前计划行事便可,去换一身好衣裳。”说话间,就看到人群中搬出来个马车轿子,看样式便也些贵族的气息,沈天见状微微一笑。

  “到时候烽烟为号,吾等先进山引出那山贼喽喽,你们进山后四散开,留意周围。令下再马上赶来。”沈天说的井井有条,便是计划开去。

  ……

  一座轿子,一行随从,沈天装模作样的就上了大路。

  看着风和日丽的蓝天,想着这日也算是个出游的好日子。正值新年伊始,上山的人也是络绎不绝,熙熙攘攘的让沈天不由的有些担心,要是路人多了,就不容易见到山贼了。

  一声令下,便是驱赶起路人来,可不能让他们碍事了。

  “家里大人上山祈福,你们无关人等赶快离开,别在路上碍事。”

  那些路人看到路上这个排场,也是知道来的不是普通人,便是自觉的赶忙离开,也不敢上山走去了。

  “诶,哪里来的人,在此喧哗,吵到我家员外了。”一声厉喝,打断了沈天这边的人声。

  只见路上,一座金碧辉煌的大轿袭来,看样子应该是个土财主,趁着天气好,上山来了。

  沈天的师弟皱了皱眉,心里有些不爽,这样的人也敢跟自己这儿叫板,刚想着下轿讨教一番,便是被沈天拉住了。

  “莫要惹事,咱们进水不犯河水,犯不着。”沈天拍了拍他,好安抚一下。

  也就看到那个下人又嚷嚷了几声,看到这边没什么反应,以为这边是什么小人物,也就不多管闲事,跟着他家员外走着了。

  沈天这行人倒也是挺悠哉的,正好看看山中的风景。

  “报,大人前面路好像不通了。”下人来报。

  沈天一愣,“不对啊,这几日都没下过雨,这路怎么可能有问题。前面不是还有一行队伍走过去吗?”

  “这奴才不知,便是看到远处好像有树木倾倒,路堵上了。”

  沈天笑了笑,心里已是有数:“无法,快速前进。”

  前方的山路很急,要拐几个大弯路,却十分畅通,并没有见到什么拦路的情景。

  只听轰的一声,后面便是有几棵大树倾倒,死死的封住了退路。

  随后便是听到一些破风声,几只箭矢便是飞了过来,直射马夫,应声倒地。

  沈天冷哼一声,等的就是你们了。

  只见,冷箭放倒了几个人之后,四周便是围上了些面目狰狞,手持各式各样武器的山贼了,也都半蒙着面,人数着实不少。

  为首一人,身高极矮,但是四肢发达有力,面色不善。

  “你们无路可去了,不如跟着走几步?”

  沈天身边的几个人都有些按捺不住,但是被沈天一手给压下来了,想要看看这些山贼搞什么花头。

  一行人便是绕了个小路,走到了另一条大道上,这里的山贼更加多了,除了山贼,之前看到过的那个员外的队伍也在这里,地上也留有些尸首,看来是杀鸡儆猴的。

  “大人,下车一叙吧,无心伤人,只是想要讨要些钱财而已。”

  沈天将自己的刀挂好,几个人便是下车,周围众人也已经是摆好架势,只等一声令下了。

  “诶,干嘛这么敌视啊,你看看那边,别伤了和气才是。”山贼小头目说起话来倒是一套一套的。

  再看另一行人,也是靠了过来,但是他们却好像并不是很想反抗。

  小头目看着不对,吹了声口哨,又多了一圈的山贼围着。

  “你们没有其他路可以选,要不就一起死了吧。”

  那边轿子下来了个大腹便便的财主样子的人,满脸的慈眉善目,便是说道:“你们在山里保护着山林百姓不容易,要点钱也是应该的嘛。”

  说着也就走到沈天这边,看了一眼沈天的大刀,随后冲着沈天那眉清目秀的师弟说道:“小兄弟,在下石东城金员外,看你们也是上山祈福的,大家讨个吉利,没必要发生什么争执。”

  师弟也是愣了一下,随后也懂了,他是将自己认作掌事的人,却并没有给什么好脸色,便大声说着:“怎能和这山贼为伍,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不知好歹。”金员外的脸瞬间拉了下来,走到一边。

  那山贼小头目也看着有意思,便说着:“怎么能说是山贼呢,大家不都是混口饭吃的吗。”

  “是,是,钱财已经准备好了,能不能放吾等先走?”金员外便是附和道。

  小头目摇了摇头,一脸的忧愁:“不太行啊,这伙小兄弟不太领情啊。”

  金员外便赶忙给使眼色。

  沈天将自己的大刀拿出,也是看了这么久的戏,也该有个收场了:“想要钱,自己来拿便是,何必废话。”

  “你们要找死别带上别人啊,”金员外赶紧跑到侍卫中间,“快快躲一躲。”

  见事情没法调和,就是打了起来。

  沈天不甘示弱,一把大刀在手,所向披靡,一刀便是劈下,轰得小头目节节败退。

  “就这点功夫还想出来打劫?”说话间,沈天一步跃起,大刀横劈。

  那小头目感觉到此人战力颇强,也是不想纠缠,便是威胁道:“你就算能杀一个两个,你能杀的光吗?”便是令下,山贼渐渐的增多。

  就在人群混乱打斗的间隙,山中,一道黑烟悄然的飘升。

  结局便是一边倒的情况。

  “说吧,你们老巢在哪,不说的话马上人头落地。”说话间,手起刀落,旁边一个负伤的喽喽飞出一只手臂。

  那小头目伏跪在地上,哆哆嗦嗦:“大,大人,小的有眼无珠,大人若是想要去,便是带你去就是。”

  一旁的金员外也小人得志,一脚踢飞他,就是说道:“早就看出小兄弟实力非凡,这些山贼不过就是烂谷子罢了。”

  “滚!”沈天懒得废话。

  金员外微微皱了皱眉,看着他们,悻悻的离开了,在远处还不忘回头看几眼,心里记下了。

  “大人,跟随小的一同前往吧。”

  “带路便是,其他人跟紧了。”

  小头目回头暗笑了一声,便是低声下气的带路上山。他没想到的是,沈天这边的人远比他看到的多。

  又是几波的混战,便是攻下了这个寨子。

  沈天身上也是挂了彩,一脚踩在他们寨主身上:“敢惹不该惹的人,就是现在这个下场。”一边说着一边喘着粗气。

  “你敢杀,你知不知道吾是谁的人,你要是敢杀,你也会死的很难看。”

  “哦?你倒是说来听听?”沈天有些感觉有意思。

  “哼,这里可是……啊!”只看到寨主浑身抽搐,一把匕首插入了他的太阳穴中。

  沈天皱了皱眉头,抬头看到一个贵妇走了出来,身着华丽向沈天行礼:“多谢大侠救命之恩,大恩不言谢,就此别过了。”

  说话间,便是匆匆离去了,随行的还有一行人,也是衣着十分的华贵。

  沈天询问了一番,这群人也不像是压寨夫人,看着便知道不是寨子的人。但是却好端端的就在里屋,有些蹊跷。

  但是,事情便已经告一段落了,寨主也已经杀死了,只能就此作罢,没有多的东西问出来。

  沈天这才感觉到有些头晕,之前伤势不轻,失血过多了。

  ……

  “清蝶,沈天他为了剿灭山贼受伤了,你好生去看望一下吧,他一直对你这么好。”沈源之难道这样和沈清蝶说话。

  沈清蝶却有些害臊:“阿爹,这有什么啊…”

  “嗯?”沈源之摆出脸色,“你们如今也已经订婚了,他也使你的心结打开了不少,身体也是好起来了,你不该去看看吗。”

  沈清蝶低下了头,确实因为沈天的悉心照顾,加上开解,才让自己渐渐好起来的。沈源之的话也不敢是不听,只能是去沈天那边看看了。

  沈天与沈清蝶虽然都住在沈家,但却并不是一个院子里。

  沈清蝶敲了敲门,走到沈天的房间内,却看到了于倾清的影子。

  “小叔,”她看着那些于倾清曾经赠送给他的物件,还有于倾清最喜欢的丝绸,心里十分的感慨,坐在椅子上不知道该说什么。

  沈天也是坐了起来,靠在一边,毕竟还是有伤在身,不能随便乱动:“清蝶,你以前不会来看小叔的。”

  沈清蝶突然站起身,看着沈天道,眼神有些迷茫道:“你可曾后悔过?”

  “有什么可后悔的?因为倾清,还是因为你?”

  沈清蝶摇了摇头,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后悔什么,当初亦或是现在,如今与你定亲了,只要你能不记恨小叔,一切都是好的。”

  沈清蝶便是静静的听着,听沈天讲着那一段段的事情。

  在他的絮絮叨叨中,沈清蝶不自觉的趴在桌上安睡了去,睡了很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