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清蝶难过心结,源之拍板定亲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3121 2019.07.18 14:00

  沈菊的力气要比沈清蝶大的多,沈清蝶便是被按倒在床上,眼神空洞无光,看到沈菊也没有多大的反应。

  而沈菊是彻底的有些难过,她看着小姐一点一点的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死死的抱住沈清蝶,痛声大哭其起来,悲痛欲绝。

  沈清蝶也是从浑身紧绷中放松了下来,反手也是抱住痛哭的沈菊,安慰她道:“哭什么哭啊,你是过激了吧。”

  “不,是小姐过激了,奴婢看到小姐竟要伤害自己,怎能忍心下去,奴婢本就担心小姐的安危,请小姐千万不要想不开啊。”沈菊也是忍不住自己的情绪,痛哭流涕着。

  沈清蝶唉声叹了口气,轻轻的拍了拍沈菊的背,好生劝诫道:“菊儿,你多虑了,本来也没有真的想要伤害自己的。”

  随着沈菊的情绪下,沈清蝶也是冷静了些下来。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刚刚所做确实没有沈菊所想的那么严重,她依旧是看重自己的生命的。

  只不过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情也不得而知了,至少还不见得需要自残或是怎么样。

  虽然冷静了点下来,但是沈清蝶的心情依旧是十分的烦闷,无法的平息,只是觉得自己浑身燥热,难以抒发自己心中的愤恨。

  沈菊依旧是为沈清蝶调了一炷香,虽然有困意袭来,但是依然是心中的那股劲却没处释放。沈清蝶便是怒视着窗帘,怒视着沈菊,悄然入睡去了。

  沈源之便是也得知了这个消息,毅然决然的便派人,将沈清蝶接回到了沈家中,时间过去了那么久,书院的流言也是散去了不少。

  而沈家虽然不比皇宫内那般舒适,但是至少是沈清蝶大小生活的地方,还有自己的亲人可以细心照顾着,家中的仆从也是更加能懂的自家小姐的心意,好让沈清蝶能够舒坦一些。

  沈源之也是尽量的多去看望沈清蝶,不管怎么说,沈源之也是沈清蝶的父亲,即便是从小严厉,沈源之依旧是深深爱着自己唯一的千金的。

  一晃便是半个月过去了,沈天也是从外面赶回到了沈家当中,一路的风尘仆仆,也让他显得成熟了不少,想必在外面也是吃了不少苦头。

  他第一件事便是找到沈源之,告知自己回来赎罪了,他深知自己所犯下的大错,希望能得到沈清蝶的原谅,但是此时此刻却没办法面对沈清蝶。

  时间过去了这么多天,沈源之有意无意的也是对着沈清蝶说过,只不过沈清蝶的态度一直模棱两可,没有什么确切的消息。

  她心底自然也从来没有厌恶过沈天,毕竟从小一起的生活,相互都是十分的了解的,沈天也想一个哥哥那般,一直好好的照顾着自己。

  只是这一件件事情都来的那样的突然,沈清蝶从小受到的保护,使得她的心智还是有些天真,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确实也已经成年,到了可以出嫁的年纪了。

  沈源之在家里召开了一次家庭会议,要将整件事完整的告知家中的各位,定亲的时候自然是不会邀请什么外人的。这次家庭会议,唯独缺少了沈清蝶。

  ……

  “不,这件事坚决不能同意,爹这样的事情实在是有违纲常!”沈熠怒拍桌子,蹭的站了起来,便是大声说道。

  沈熠转过了脸,背对着沈源之道:“天叔与清蝶妹妹成婚,这样子家里不就是乱了套了吗,不能同意。”

  他自诩自己贵为沈家长子,自然是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即便是在沈源之面前,也想要争取一番,自己妹妹的前程还是十分在意的。

  沈源之却是一脸的不悦,便是批驳道:“你在说些什么?知不知道这关系到你妹妹的身体,你好好看看她现在的状况,如果就照这个趋势下去。”说着便是叹气了起来。

  沈源之此举也是无奈之举,当然也是深思熟虑过的,对沈清蝶自然是没有坏处,他也是不希望沈清蝶过得不开心,不幸福。

  沈清蝶如今在外的名声也有些尴尬,沈源之一方面是为了给沈清蝶冲喜,一方面也是希望书院的名声能够挽回一些。沈天的为人正直,也并没有难为沈清蝶。

  但是,沈熠的态度却十分的坚决,他便是起身看着沈天,毫不客气地说道:“这件事主要还是要看清蝶妹妹的看法的,叔父也不能擅作主张。”

  说着便是,愤然离席,都不看沈源之的脸色了。

  沈源之深吸了一口气,他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会反应这么大,但是也是能感觉的出他的愤怒,不过这件事终究还是需要看沈清蝶的意思的。

  沈天在一旁一直不敢说什么,他也知道这件事不能当儿戏,是关系到两个人命运的事情,需要好好商议一番。

  沈源之见到沈熠离去,也不没有很恼怒,便是坐下继续说着沈清蝶的事情。

  ……

  沈熠离去没有去别的地方,直奔沈清蝶的书房,自己也难得收到通知回到书院中,也没有经常能看到自己的妹妹,如今也是十分想念。

  “小妹,你还好吗?”沈熠十分轻柔的在门口敲了敲门。

  沈菊开了门,将沈熠引入房内,自己先行退下。

  沈清蝶有气无力的靠在书桌前,好似在看书,实际上便是在发呆中。

  看到沈熠来了,也有些惊喜,便是出言问道:“哥哥,你怎么有空来看妹妹了。”

  沈熠能明显感觉到,沈清蝶身体每况愈下,心里也是心疼,看的出,沈清蝶瘦了很多,一看就是没好好吃饭。

  他坐到沈清蝶的身边,柔声的问道:“妹妹,那个你与叔父的事情…..”他也是迫切的想知道沈清蝶的想法。

  但是这句话,却一下子便像个导火索一般,点燃了沈清蝶的心情。

  沈清蝶一想到这个,心中就十分的烦躁,也不是厌恶,只是一时间也没法完全接受。她也说不准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

  只是有些暴躁起来,瞪了沈熠一眼,不留情面的说道:“别问了,你走吧,回去吧。”

  沈熠也有些焦急,沈清蝶这个态度实在是让他有些摸不准。他是完完全全的站在沈清蝶这边的,现在也有些不知所措。

  “小妹,你…可别这样下去的好啊。”

  “出去。”沈清蝶板着脸,手指着外面,声音有些大,就要轰沈熠离开。

  沈熠也知道沈清蝶有些烦闷,也不好再问什么,只得悻悻的先离开了。

  回头又是看了一眼消瘦的沈清蝶,心里很不是滋味。

  最终的事情也很明确了,沈清蝶没有拒绝,沈天也为了赎罪只能同意。沈源之拍板便是决定了,先让沈清蝶与沈天定亲,也算一门好事了。

  定亲宴很不起眼,主要就是些家里人参加,大家也是风风光光的给沈清蝶祝福着。

  满地堆着各种鸡鸭鱼肉、果馅、酒水。都是成双成对的,也都有好彩头。

  沈清蝶自然也是换上了一身新衣裳,好生装扮下,依然显现出自己美丽

  只有沈天满脸愧疚,有些没有情面面对沈清蝶。但是沈清蝶却大大方方的坦然接受了,她本来就没有记恨过。

  沈天为了弥补,将功补过。对沈清蝶越发的好了,比小时候那般照顾还要好,倒是让沈清蝶有些不自在起来,脸上的笑容也逐渐增加了。

  确实如沈源之所料那般,沈清蝶的病也是渐渐的好转了起来,大家也都啧啧称奇。

  ……

  “清蝶,你看,这是小叔给你织的围巾,你看喜欢不?”沈天手上拿着个不三不四的东西,摆在沈清蝶眼前。

  “噗,”沈清蝶瞬间便是笑了出来,“小叔啊,你个大男人做什么围巾啊,你看你做的,丑死了好吧。”

  沈天挠了挠头,有些不知所措:“那肯定是没有那些女功做的好,这可是研究了好几天的结果了呢。”

  “你呀,给你开开眼。”说着,沈清蝶便是拿过了毛线,丝毫没有之前那般颓靡之色,反倒是十分的有朝气,就给沈天演示起来。

  “这种东西太麻烦了,还是习武练剑适合你小叔,”沈天看完后,如是说道,“看你年后,不知不觉的便是圆润了不少,看来吃的可还不错。”

  沈清蝶听她这样说,别过头去,哼了几声不再理他。

  “说正事了,源之兄看你近来气色渐好,欲上山庙祭祀谢神去了,问你要不要一同前往?”沈天看着沈清蝶,微微笑着。

  沈清蝶摇了摇头,拒绝了,沈天也是留下来陪着沈清蝶。

  ……

  “快,快来人啊,先生出事了。”一名家仆火急火燎的赶过来。

  沈天也是一愣,沈源之出行自然是不可能只有一个人出发的,为什么会出事。便也是飞速的赶出门,只见沈源之身上挂着彩,被人扶着走进了院内。

  “源之兄,是何人伤你?”沈天一脸严肃,沈源之说起来也没什么仇家才对,为什么这出门一趟便是受了伤,这一看便是有刀伤的痕迹。

  沈源之一脸的气愤,便是说着:“有山贼埋伏,好在给予些财务,才没伤及性命,此事先不可对清蝶说起,她身体才好转些。”

  “自然,源之兄放心,待过几日后,贤弟便带人去绞了这土匪窝子。”沈天坏笑了一声,想着自己一身武力终究有用武之地了。

  沈天便是出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