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清蝶意外中毒,太医束手无策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3135 2019.07.24 13:15

  “大夫,小姐她这是怎么了啊。”沈菊在一旁有些焦急的看着请来的郎中,小姐本来身体好好的,怎的就会突然昏倒了,难不成是旧病复发了吗。

  沈清蝶也已经是醒了过来,除了身体感觉到有些乏力外,自己也并没有什么异样,倒有些怪沈菊多事了。

  她坐在床上,静静的抱住自己的大腿,手轻轻捏着被子,有些不开心的样子。

  郎中走到沈清蝶跟前,行礼道:“小姐,此事不敢妄断,但是初步以为是中毒了。”

  沈清蝶心里一惊,这中毒可不是小事情啊,便是问道:“是何种毒,该是如何化解?”

  “不敢随意定夺,还请小姐另请高明吧。”郎中作了个揖,便是匆匆离去。留下沈清蝶和沈菊面面相觑。

  沈清蝶皱起眉头,这怎么就会中毒了。而沈菊也是十分的疑惑,倒是坐下想着些什么。

  两个人呆了有一会而,沈清蝶便是看向沈菊,招呼了一下说道:“快,你快扶本小姐起来,去书房,要亲笔写一封信告知阿爹,不然怕要出大事。”

  她对于这个完完全全的不敢隐瞒,万一真出什么事情了,关系到的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其实沈清蝶此刻还是有精神的,只不过郎中说自己中了毒,霎时间她便是感觉到身体便是十分没劲了,只能让沈菊搀扶着才舒坦一些。

  沈清蝶站在书桌前,看着自己有些泛黑的手掌,心里咯噔一下,这难道便是中毒的迹象吗,她不清楚,但是她能知道,这绝不是什么好兆头。

  便是赶紧将自己的情况写下,让沈菊立马交给信使,送往京城去。

  沈源之第二日便是辞别皇帝,从宫中请出一名太医,从京城赶忙回到家中。

  沈清蝶此时正靠在花园内,捏着一朵小花,静静的看着,直到沈源之靠近了,这才注意到。

  “阿爹,”沈清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走上前抱住沈源之,泪水便是顺着脸颊而下。

  沈源之也是心疼自己的闺女,拍了拍她,轻声说道:“别怕,爹爹请来的太医,就让他为你好生诊断一下,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沈清蝶点了点头,心里只想着,该不会原来来的是个庸医吧,心里也有些担心自己。

  可事情通常都与她所料的截然不同,太医望闻问切之后,表情也渐渐的凝固住了,便是低头说道:“太师,恕臣无能,未能诊断病因,但是从种种迹象来看,小姐确实是中了毒。”

  沈源之表情也是有些不太自然,心里想着是不是有人专程来家中下了毒,盯着太医看,厉声问道:“你可确定是中毒所致?”

  “千真万确,不敢妄言,现在看来应该是种慢性毒素,若是方便的话,臣想要对小姐一些常用物品诊断一番。”太医此言自然是想要找出毒素的来源。

  沈清蝶也是听到了,手死死的握着,将自己蒙在被子中,暗暗哭泣着,沈菊在一旁抱着沈清蝶,却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小姐,小姐……”

  沈源之叫过沈菊,也让太医试诊了一番,完后问道:“小姐这番多少时日了,家中是否还有其他人也这样?”

  “回先生的话,小姐之前一直钻研诗书,未见有什么问题,近几日才突然感到不适。没有发现其他人如此。”沈菊不敢撒谎,毕恭毕敬的说道。

  沈源之挥了挥手,便是带着太医从后厨开始走了一圈,一直到沈清蝶的书房内。

  太医一路来都是紧皱着眉头,没有发现丝毫的端倪,但是在书房内,却是喜上眉梢。他细细的端起那墨砚,好好的嗅了一番,在取出一些粉末撒上,再用银针轻蘸。

  “太师大人,臣敢断定,便是这墨中有毒物,才使得小姐中毒却并没有很快的发作。”便是将墨砚呈了上去。

  沈源之面无表情的端起墨砚看了看,脸上露出了有些不敢相信的表情。他所知道,沈清蝶所用的每块墨都非凡品,怎么可能会有毒之说。

  他细细回忆了一番,却微微摇了摇头,没有想出什么所以然。

  “那婢女同小女一起读书写字,为何没有染上毒。”沈源之有些怀疑,是否是沈菊在从中作怪。

  太医摇了摇头道:“依臣以为,这毒素只有长时间的接触才有可能侵入体内,正常接触是不会引起中毒的才是。”

  沈源之点了点头,深深的鞠了个躬,行礼道:“这次多谢太医出手,待老夫好好问问,再于你些答复。”

  “太师言重了,这本乃臣本职所做,但是对小姐的毒丝毫没有头绪,真是惭愧。”太医不敢居功,只能讪讪地说。

  沈源之靠近太医耳边,面色凝重,轻声的说道:“请太医劳烦一下,看看到底是哪种墨中含毒,事后必有重谢。”

  太医便领了情,再次走到书房内,开始钻研起来。

  沈源之走到沈清蝶房内,面色严肃,也不拐弯子,直问道:“清蝶,太医所说,这毒来自墨中,你好好想想,这些墨有什么问题吗。”

  沈清蝶大惊,眼睛睁大,呆呆地盯着沈源之看了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但是心境却难以平静下来。

  “阿爹,这墨中怎么可能有毒?”她此刻情绪有些崩溃,自己最爱的墨,里面却有着上伤害自己的毒素,这可是天大的奇闻笑话了吧。

  沈源之深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坐到沈清蝶身边,轻轻抚摸了她几下,平静的说道:“你也莫要害怕,事情总会查明真相的,近些日子你就多休息就好,也都想想。”

  沈清蝶却是遭不住,眼泪便哗哗的流了下来,这种感觉就和当初失去了沈欢、于倾清,认清了容天华一般,让自己难过,陷入深深的悲痛中。

  沈源之看着沈清蝶如此伤心,心里也是不好过,但是他知道当务之急应该是找出毒的源头,并且追查出真凶,同时为沈清蝶医毒才行。

  他又拍了拍沈清蝶,但是沈清蝶此刻已经没办法平静下来了,她不愿意面对这些,就像当初不愿意面对那些一样。

  沈源之叫来沈菊照顾,自己重新走回到书房中,找到太医。

  “太医,不知是否查明是何种墨引起的毒?”沈源之面不改色,目不斜视,看着太医想到得到自己满意的答复。

  可回答却是不尽如人意的。

  “回太师,恕臣无能。这些墨水已经混杂在一起多时,难以分辨其中掺杂。”太医随后指了指桌上的一堆墨锭。

  “墨锭也是混杂在一起,毒素也可能顺着这些墨便是传递开去,已经难以查明源头,赎臣无能为力。”

  沈源之也大致明白了,便是问道:“那今后该是如何,是否能救治她的毒?”

  太医摇了摇头道:“臣开几副药房,小姐喝下能精神些,但是这毒现在还没有显现出来,倒时候会如何臣也不知,便是无能为力去医治。”

  他看着沈源之的脸,也十分的紧张,颤颤巍巍的说:“不过可以肯定,此毒并不会波及小姐的性命安全。”看着沈源之那没有丝毫波澜的神情,他有些捉摸不透。

  “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微臣便先去抓药了。”

  沈源之闭上眼,微微点了点头,看着太医离去的背影,心里也有些气愤,暗道这太医无用,再找上沈清蝶想要问问。

  沈清蝶哭哭啼啼的看着沈源之,她很害怕,她死死的抓着沈菊不让她离开,看到沈源之也难以安慰自己,只能一直傻傻的哭泣着。

  沈源之摸了摸沈清蝶的头,叹了口气道:“清蝶,你也不用担心,太医说你没什么大碍,按时煎药服下便好了。”

  同时他有些自责,这种时候,自己却不能陪在沈清蝶身边,因为皇上那边还需要自己。

  “爹爹不能陪着你,时间太紧迫了,要早些赶回皇上那边,还需要爹爹的。”沈源之一脸的无奈,此番出来半日也已经不易。

  沈清蝶也是能理解,皇命难违,阿爹也是有些身不由己的,自己身体确实也并没有所说的那般严重,只不过都是心里再担惊受怕。

  “阿爹你不用担心,清蝶会照顾好自己的,菊儿也还在呢没事的。”沈清蝶也一边心里自我安慰着。

  “若真有什么事情也不要瞒着,直接上京城来,皇上也会帮助你的。”沈源之也有些不舍,但是也只能匆匆的多说了几句,便是回京了。

  沈清蝶看着沈源之走远,也顾不上沈源之之前所说的不要再去书房这类话,便是拉着沈菊就走到了书房内。

  看着四周挂起来的字,都是这段时间看书所感悟练得字,这墨也是十分的柔滑鲜亮,十分的光彩照人,要是不说谁能知道这里面竟然是有毒的。

  沈清蝶蹲坐在地上,大把地摸着眼泪,一把死死的抓着沈菊吼道:“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嘛啊!”

  沈菊不敢说话,只能小声呼唤着:“小姐…”想着为她再调几香来给小姐吧。

  沈清蝶呆呆的盯着桌上那些墨锭,再看了看墨砚,五官都死死的扭在了一起,用力的喘了几口气,抓着沈菊目露凶色。

  “快,去找公主周萌,和她说,让她来。”她心里想到了些什么,但是没有怀疑师兄,毕竟他一直在沈清蝶心中是好的。

  说完便是跑了出去,朝着天空吼叫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