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清蝶真情救助,沈欢前程未卜(加更~)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3038 2019.06.28 19:00

  在沈清蝶身后,那名昏倒的女子被抬了进来,躺在一边的椅子上。

  周萌本来看到沈清蝶回来了,心里也有些不悦,但又看到了这样的场景,难免有些怪异,也就没有出言质问沈清蝶,反而看向沈源之。

  沈源之本来看见了沈清蝶,便是十分的生气,正要发作,又看到了后面被抬进来一个人,便是忍住了。

  他看到眼前这一幕也有些不解,指了指那名受伤女子,再看了看沈清蝶,便开口询问道:“这人是何许人也?”

  沈清蝶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走上前去,心里已经想好了对策,便自然的说道:“阿爹,早上本已出行,奈何路上忘却一个小物件欲要回来取,半路便见到这女子,好心救下了。”

  沈源之有些将信将疑,打量着那名被沈清蝶带回来的女子,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

  一眼看上去,那女子浑身上下没有多少完好的地方,血混杂在衣服上,一部分嵌在肉中,看起来十分的骇人。

  沈源之也知道人命关天,赶紧招呼一边的仆从:“快去找书院大夫来,此事耽误不得。”

  那书院内的郎中也才离去不久,便是火急火燎的又赶了过来,便是为那女子把脉、治疗,为她熬制中药服用。

  沈源之也走了过来,抓起沈清蝶细细打量几番,看到她并没有什么伤,再走到郎中边询问着那女子的情况。

  只听见那郎中叹息几声道,看向了沈清蝶道:“这可不是一般的伤呀,要是小姐再晚来几步便怕是救也救不回来的,小姐真当是仙女下凡,救人于危难呀。”

  再朝向沈源之回复道:“回大人话,该女子失血过多,气虚体弱,加上身上伤势严重,且有几处有些溃烂,怕是要多观察几日看看伤情在做定夺。”说完郎中留下几服药单给了下人,好去再抓些药材回来。

  沈源之点了点头,有些欣慰的看了一眼沈清蝶,便是招呼丫鬟将受伤的女子带下去。

  沈清蝶亲自跟着搀扶一下,扶着女子带到客房内,好些安顿下来,随后便是吩咐丫鬟道:“你在此等郎中来后好好照顾这姑娘,要是她醒过来了,就马上来通知一声。”

  “诺。”丫鬟答应着。

  沈清蝶处理完这边的事项,便是赶忙回到大堂内,她并不清楚沈源之此刻是什么心情,因此心里还是有些忐忑,郎中这边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想着早些与沈源之解释清楚好。

  沈源之此刻站在厅内,想着沈清蝶为救人而耽搁行程,至少没有失了礼数,给自己丢了脸面,公主那边自然是好说话。

  再仔细回想着那名受伤女子的伤势,心里便有些怪异,想到了一种情况,难不成书院这边……

  看到沈清蝶赶了过来,便是停下思索,转而平静的看着她。

  沈清蝶站在沈源之面前,有些低声下气的,并不是太赶直视他的眼睛,因为能感觉到他的心情并不是那么的好。

  偷偷环顾了一眼四周,并没有见到周萌,想到公主应该是等不及先行离去了,毕竟她想回宫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清蝶,此事虽事出有因,但为何不找一同帮忙,而是一个人想着救助?要不是先前家丁发现,你要到什么时候才回得来?”沈源之一脸严肃的看着沈清蝶,想怒骂她没脑子,但是沈清蝶毕竟也是做了件好事,有些小小的宽慰,便忍了下来。

  其实沈源之并非什么都没想到,但是看着沈清蝶将人命看得比其他东西更加重一些,心地还是善良的,因此也没有想着要说破什么,因为很多东西不过还是猜测并没有完全证实。

  沈清蝶双手放在胸前,交错捏着手指,表情表现出自己心里有些委屈,抬头泪眼朦胧的回答道:“清蝶刚见到那姑娘还有气息,便是着急想要带回救治,未曾想这么多。”

  沈源之转过头去,神情严厉,说道:“这般也好,你也该回去好好反省一下你最近的所作所为。公主先行回宫去了,你过几日再去登门道歉一番。”

  随后瞪了沈清蝶一眼,继续说道:“你最好去好好了解了解你的提升婢女最近的情况,好好在家里将这些事情处理好。”

  沈清蝶有些不太理解,木木的站在原地,有些疑惑的看着沈源之。

  “欢…欢儿她怎么了?”

  “哼,你自己去后房看看沈欢吧,看看她做的好事,怕是府上容不下这个贱婢了。”沈源之一脸怒意,冷冷的说道。

  沈清蝶一时间也摸不着头脑,也看得出沈源之正气头上,小心翼翼的询问道:“阿爹,这到底是怎么了,若是出她惹了什么事,必当责罚才是?”

  “想知道什么,你自当去问沈欢。而责罚?那就让她离开沈家。”

  沈清蝶愣了一下,没曾想这件事有这么严重。

  “是去是留你自己定夺,你作为沈家的一员也该有这等判断力。”沈源之面无表情的丢下这句话,便是愤然离去了。

  沈清蝶也是不解,便赶紧跑到后房中,那沈欢关押着的地方。

  从外向内看去,沈欢一个人趴在草垛上,闷闷不乐的抽泣着,时不时的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思考着些什么。

  沈清蝶二话没说便推门而入,也不说别的废话,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就问道:“欢儿,你是犯了什么事,惹的阿爹如此气愤。”

  沈欢一眼看到了自己的小姐,顿时大哭了出来,从地上挪到沈清蝶的身边,抱住她的大腿嚎啕大哭了起来。

  一边哭着一边大喊着:“小姐,对不起,对不起啊。”

  沈清蝶看到沈欢这个架势,也不由得心里心疼了一下,虽然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但是自己也是第一次看到沈欢哭成这个样子。

  她蹲下身,抱住沈欢,用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想让她能够心里好受一点,再去询问到底是什么事情。

  而沈欢就呼天抢地着停不下来的哭泣着,这让沈清蝶也是有些没办法。

  她将沈欢从地上拉起来,说道:“如今这样你想如何处理?阿爹好像是有些容不得你在沈家中了。”

  沈欢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双手掩面,泣不成声。

  沈清蝶轻声安慰着沈欢,自己心里也有些不舍但是也必须有个处置:“发生了什么事,也应该说说,这段时间你还是先离开书院中吧,过几日等风头下去再商议?”

  虽然沈清蝶并不清楚事情的原委,但是先入为主的感觉沈欢也许也是受害者。

  沈欢呆呆的站在原地哭泣着,拉着沈清蝶的袖子:“小姐…小姐,奴婢不想离开小姐,都是奴婢的错,都怪……”

  一边说着一边以泪洗面,止不住的浑身颤抖着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来。

  沈清蝶有些疑惑的看着沈欢,她不愿意说也不好强求,只是她心里突然有了些奇怪的想法,感觉到沈欢有事情瞒着自己似的。

  她也是在心里轻轻的紧了下,也是没法子,先将沈欢安顿在书院外围,自己心里想着怎么样和沈源之解释能缓和一点,好留下沈欢。

  她心底还是对沈欢留有信任的,她不至于犯下什么滔天罪孽。

  沈欢也有些疑惑,沈清蝶原本应该与容天华私奔才对,这为何又回来了?难不成是为了自己?便是哭得更狠了,边哭边将自己的疑惑提出来。

  沈清蝶自然对沈欢没有保留,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她,沈欢得知沈清蝶并不是为了自己而留下的,心里的难过稍微减少了几分。

  另一边,容天华没了沈清蝶自己自然也没地方去,赌气了一会儿,也赶回到了书院这边,在外看到了沈欢与沈清蝶,便悄悄的等待沈清蝶离开,自己寻上了沈欢。

  沈清蝶便是安慰了一会儿沈欢,便是先离去了,想要去看看自己救下的女子,毕竟是自己带回来的,自然要多关心一二。

  容天华走到了沈欢身边,沈欢看到了容天华心里也不好受,用自己的拳头锤了容天华几下,一边流泪一边怒而说道:“现在先生已经知道了,你说这该如何是好。”

  “你跟随吾离开书院便是,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但是容天华的心此刻并不在沈欢身上,揉了揉她的脑袋,先是问道:“沈清蝶是如何与师父解释的?”

  沈欢心里有些难受,但是依旧将沈清蝶与自己所说的完整的告诉了容天华。

  容天华也是用手锤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有些不悦的想道:沈清蝶用救人的事情掩盖掉了私奔的过程,这对于自己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沈欢在一旁也是吓了一下,不知道为何容天华突然会生气起来。

  容天华在心里权衡了一二,冲着沈欢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柔声的对她说道:“你莫要担心,这件事自会对你负责,你回去收拾一番,便是离开沈家吧。”

  沈欢将眼泪收回了一点,啜泣着点了点头:“那小姐那边还要麻烦师兄去说一说了。”

  容天华答应了,一晃便是午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