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沈欢泣诉愁肠,源之撮合清蝶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3032 2019.07.03 16:40

  沈欢的信件几经周转来到了沈清蝶的手上,在宣纸上都能明显的感受到浅浅的泪痕,那是沈欢一边流泪一边写下这封信所留下的。

  她十分的想念小姐,她有很多话想要说,但是迫于压力最终还是没有写下来,沈清蝶在字里行间也能感受的出沈欢的心境,是多么的凄凉。

  可她并不知道的是,在这凄凉中透露着一丝丝的绝望,一丝丝的痛恨。

  容天华并不知道,沈欢偷偷的给沈清蝶写信件了,如果要是知道了沈欢可能真就活不到第二天了,沈欢在隐忍着,对容天华依旧抱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沈欢在信中不敢说别的,只是阐述了自己的难过与无奈,如今肚子里的孩子也没有了,身上也摔得难以正常行走,沈欢便是觉得自己如同废了一般,也没有脸面去见沈清蝶。

  所居住的地方也十分破败不堪,原本容天华还答应暂时住几日便是要带着她换一处好点的屋子,如今看来便是没有可能了。

  沈清蝶用力的捏着这封信,沈欢与自己打小生活在一起,不是姐妹也胜似姐妹,也自然是能从沈欢的字迹中看出些端倪。

  感受的出,沈欢如今过的很糟糕。但是量她再怎么想,也不会想到容天华的头上去,只道是沈欢这段时间所遭受了一些苦难罢了。

  沈清蝶看向窗外,向着山下的方向望去,她也知道沈欢如今生活在何方,心里便是满满的惆怅。

  窗外渐渐下起了细雨,透过窗户拍打在了沈清蝶的脸上,随之泛起了还有沈清蝶的泪花。远在山下的沈欢也是在屋内被飘落的雨滴淋下,打湿了脸颊,混杂着泪水。

  簌簌的风胡乱刮着,互相牵挂的两个人儿,簌簌的泪在不同的屋檐下想念的对方,愁肠化与涕泗凄清苦。

  沈清蝶现在很担心沈欢的安慰,但是自己却无能为力,如今要要是自己独自下山,沈源之定是不会轻易答应的。

  心里只能期许容天华现在正能好好的照顾着沈欢才是,想着便是对容天华也有些思念了起来。

  虽说容天华依旧在书院内学习,但在沈源之的有心的安排下,沈清蝶却难以见到容天华的踪迹,也不知他现在是否安康安乐,想着与沈欢有容天华应是无大碍才是。

  沈菊在外看到了小姐一个人独自黯然神伤,便是去厨房取了一碗羹,敲了敲门,走到了闺房内,轻声询问着:“小姐,怎的如此难过,厨房新做了甜羹,小姐暖暖身子吧。”

  说着便是将架上的披帛,裹住沈清蝶,再将窗门半掩着,好不让雨水再落进来打湿地面。

  小心的再将房间内打扫打扫,先前落进的雨水也擦拭干净。

  沈清蝶抿了抿碗里的羹,抓起了沈菊的手,拉她坐下,讲着心中的难过。

  沈菊的表情也是逐渐由好变到惊讶再到痛心,眼睛瞪得大大的,站起身说道:“小姐,要不如这般,奴婢替小姐去看看沈欢。”沈菊眼神中透露出坚定,没有玩笑的意思。

  沈清蝶也有些犹豫,沈菊虽说身体已经痊愈,但是这般让她上山下山的,也自然有些不妥当,沈清蝶也自是不太放心沈菊一个人,毕竟她对于这山里的路也并不是那么熟悉。

  沈菊感受到了沈清蝶的担忧,便是打着包票说道:“小姐自是不必担心,奴婢知晓这山下的路该是怎么走,前些日子也随着府上的人下过山,自然是没问题的。”

  沈清蝶也是点了点头,虽然很心疼沈欢,却也不想让沈菊去冒什么险,便是安抚她说道:“你的好意清楚了,但现在不是时候,便是到时候再做打算便是。”

  沈菊也是听小姐的话,没有再说什么。

  两个人便是相依偎,在窗边等着天气逐渐放晴了。

  一名丫鬟从院外匆匆跑了过来,进门说道:“小姐,先生找。”

  “嗯?”沈清蝶有些惊讶,阿爹找自己会有什么事情,“好,知道了。”

  早上再书院学习的时候,也没见沈源之说什么,现在突然找怕是有什么要紧事才对。

  沈清蝶便是简单梳妆一下,走到了沈源之的书房内。

  沈源之正阅读着手中的书卷,见到沈清蝶来了,也没有要放下书卷,平静的说道:“在这里随便坐下就行。”

  沈清蝶有些不解,不知为何如此突然唤自己过来,便问道:“阿爹,如此急的找女儿是有什么要事相说吗。”

  沈源之放下手中的书卷,喝了一口茶水,便是看着沈清蝶,说道:“算是有一件小事情吧。”

  “前些日子,本地新上任的郡守专程来拜访老夫,此人是老夫旧友,不过也是多年未曾来往了。”

  沈清蝶专心致志的听着,沈源之从来不会在她面前讲自己过去的事情。

  “这李太守啊,当年学习与为父比那是差了不知道多少,不过后来科举却也拿了个不差的名次。”沈源之大致的讲了讲李青山的事情。

  沈清蝶自然也是明白,京南郡靠近京城,也算是京城直接管辖的到的区域,能当上这里的郡守,自然也非一般人。

  “既然阿爹与那郡守有故交,这不是好事情么,怎有事情发生了。”沈清蝶有些摸不着头脑。

  沈源之轻笑了声,抬起头看着沈清蝶,严肃的说道:“此番找你自然不是单单要讲这些东西,那李青山也育有一千金,想着你们年纪相仿可以认识认识。”

  “李青山之女,李凤思从小聪慧过人,诗书礼乐信手拈来,到时候你可莫要给为父丢脸了,你明白吗。”

  沈清蝶不由的笑了几声,自幼便是受到了沈源之的严厉教导,自己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那个不是张嘴伸手就能来的东西。

  她自然是有些好奇,这李青山和李凤思该是什么来路,难得让阿爹能如此重视起来。

  沈源之说着:“李青山携家眷刚搬至此处城市内,太守的面子自然还是得赏几分,书院近日也恰逢有个小假,如此你便可举办个茶话会,邀请些女眷熟识一番。”

  沈清蝶自然明白沈源之的用意为何,便是心神领会,答应了下来。

  “你们小辈之间也该是有多些来往才是,也不用一直闷在书院中,多出去走走也未尝不可。”

  沈清蝶也是觉得,沈源之对她的某些态度明显是发生了变化,但是她并没有想问清楚缘由,反倒是心里默默的开心着。

  “再者,那过段时间便是郡内有名的赏花会了,李青山也是邀请了老夫前往,这次便是让你们出去好好玩玩。”

  沈清蝶心里有些兴奋,这赏花会那也是久负盛名,会邀请各界名流参与,除了各地百姓前往,个郡还有些有识的文人前往参会,一年也就一次。按照往年,沈源之可不会放沈清蝶去玩,这让沈清蝶郁闷了好几年。今年可好,因为李凤思,沈源之便是网开一面了。

  沈源之也是想着,沈清蝶也是大了,该是多去外面走走,见一见如今的青年才俊才好。

  看着沈清蝶的表情,便是再说道:“到时候也与你认识认识些人,多与各家交流几番也好。”

  “是,阿爹。”沈清蝶暂时先收起了心中的喜悦,便是沈源之不管说什么都满口答应着。

  沈源之想了想,稍加思索说道:“李青山近几日应该也有些聚会,到时候你代替老夫去一趟,顺便好生结识一下李凤思,这点事情不用为父教你吧。”

  沈清蝶点了点头,说着让沈源之放心好了,沈清蝶也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人,自然能够应对。

  沈源之也是放心沈清蝶,便是再交代了几句,便是让沈清蝶离开了。

  沈清蝶依然显得很兴奋,想着这样的好事也该和周萌说一说。

  便是跑到周萌的府上,便是闯入到了周萌的闺房内,把她吓了一跳。

  周萌被惊扰到了,刚要发怒,见到是沈清蝶便是气一下子消了下来,皱了皱眉,问道:“清蝶妹妹,这是什么事情啊,如此焦急?”

  沈清蝶嘿嘿一笑,说道:“姐姐,这自然是有件好事啊,过段时间不就是赏花会了吗,到时候可以一同去游玩呀。”

  周萌有些纳闷:“你之前也是提到过着赏花会,但是不是说太师往年都是不让的吗,今年怎么就让你去玩了?”

  沈清蝶自然是将事情的原委简单的与周萌叙说了一下,周萌听完也是了解了,到也没显得很兴奋,心里却是暗暗的高兴着的。

  在书院内的学习还是过于枯燥些,有这样的好事能出去玩,自然要把握住了,周萌也是乐此不疲的。

  但是最近的这次茶会周萌就不参与了,毕竟人家贵为公主,莅临如此聚会未免有些不妥,便是考虑种种,沈清蝶也是识趣的略过了这个,并没有细说。好让周萌能在假日早日回京城去。

  回到了自己的房内,便是想着规划着未来日子的行程。

  因为想着,沈菊要去找沈欢,便是没有给沈欢回信了。

  这一晃便是几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