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清蝶避言进京,新皇曲折登基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3092 2019.07.14 14:00

  沈清蝶停下了脚步,幽幽的转过了身,她知道容天华这个时候说这样的事情,只是为了把自己留下。

  但是对于沈欢的消息,她真的太想知道了,就算是骗人的,她也想知道,毕竟没人看到过沈欢的尸体,也没有人明确的说沈欢已经死了。

  她死死的盯着容天华,容天华坐在了地上,他的腿有重伤,就是那人被沈菊给敲断的,身体也是有伤,没办法一直站着。

  可以说,如果沈清蝶此刻想要杀害他的话,容天华也不一定有多少力气去反击。

  容天华便是坐在那里,面露诚恳的意思,想要与沈清蝶和解一番。

  但是他所做的事情,已经深深的埋在了沈清蝶的心里,永远都不可能消散开去的。

  沈清蝶便是与他相隔了几个身位,目不转睛的盯着,严肃的说道:“你莫要欺骗人,沈欢有什么消息你说啊!”

  容天华没有着急,反而是先微微摇了摇头,便是说道:“有什么话坐下来慢慢说便是,何必如此着急。”

  一边说着,一边讲手中的袋子给从地上滑了过去,指了指:“诺,还给你带来了礼物,就是希望你能冰释前嫌的。”

  沈清蝶皱了皱眉头,从地上将袋子捡起来,看着眼前虚弱的容天华,心里也有些心软了,对他的杀心有些减弱,但是对他的厌恶是没有减少的。

  容天华也并不着急,有些无力的靠在了树根边上,揉了揉自己的腿和肩膀,微笑着看着沈清蝶,动了动脑袋,示意她将袋子打开。

  沈清蝶也是在疑惑中将袋子给打开了,自己也并不惧怕容天华搞什么花头,周萌和几个姐妹便是在岛上,容天华自然不能做什么坏事。

  一股清香便是扑面而来,一个精巧的小紫檀盒映入眼帘。

  沈清蝶小心的拿起来,疑惑的看向容天华。

  这紫檀木贵为四大名木,虽然看质地,手上这个盒子可能略显得有些粗糙,但是就凭容天华来说,可不能轻易买的起的。

  容天华笑了笑,便说着:“打开看看吧,有专门送你的东西。”

  沈清蝶竟然有些期待起来,便是打开了盒子,里面躺着一块墨锭,上面没有多么复杂的纹路,书写着四个大字“八斗墨香”。

  她端起来细细瞧着,自然能感受到这墨也确实是一块好墨,色泽透亮,放在月色地下也能隐隐的显出一些亮色。

  沈清蝶有些欣喜的将它收好,有些惊喜的看着容天华,心里抹过一丝忧愁。师兄记得自己最喜爱之物便是这墨了,也不知道从哪淘到这样的好墨来,就是做工简略了一些。

  容天华见他喜欢,心里也是舒了一口气,便是转身要离去。

  沈清蝶便是有些焦急,因为他并没有告诉自己沈欢的下落,便是呼喊道:“师兄,沈欢她到底是如何了。”

  “活着。”容天华便是只说出这两个字,便是摇桨划船离开了。

  沈清蝶又叫了几声,容天华也没有回应什么,倒是把周萌给招来了。

  周萌看着沈清蝶独自望着湖面,有些担心沈清蝶会想不开,便是搂着她轻声说道:“清蝶妹妹在想些什么呢。”

  沈清蝶也是将手中的盒子藏好,防止周萌注意到。也是反手抱住周萌,有些忧伤。

  周萌拍了拍沈清蝶,好让她能好过一些,沈清蝶便说道:“萌姐姐,没事的,好着呢,天色已晚了,早些回去吧。”

  说着她们便是回到了沈家当中,沈清蝶心情也是好转了一些,但是新的担忧又浮上了心头。

  “小姐别再发呆了,早些上床休息才是,奴婢新调了新香,保证小姐能有个好觉。”沈菊有些担心,小姐现在这个状态不太好。

  沈清蝶点了点头,便是睡下了,心里想着沈欢,一遍一遍的想着,直到入睡。

  ……

  沈清蝶不用再去书院学习了,便是心情好的时候在书房内看看书写写字,心情不好的时候便是外出走走。

  流言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只是因为上次太子的威慑之后,使得书院中的人不敢太过于明目张胆的说了。

  大家没有看到沈清蝶来书院了,猜忌愈演愈烈,各种各样的瞎想也层出不穷。沈清蝶难道在书院边上走动,毕竟书院也算是她从小生活玩耍的地方,沈源之便是在里面。

  隔着墙,依然能看到书院内高大的乔木,郁郁葱葱的。但是总有些声音扰乱着祥和的宁静。

  “你有什么事情啊,干嘛一定要到这边说?”

  “唉,你没听说吗,那个书院千金沈清蝶的事情。”

  “那个师姐啊,这不是好几天都没来书院了吗。”

  “可不是吗,她呀已经要嫁人了啊。”

  “不不不,你那不对,听说啊……”

  一声声的话语便是穿透着沈清蝶的耳膜,深深地扎在沈清蝶的心中,她难受的俯下身子,用充满怨气的眼神看了书院的方向一眼,便是哭着跑回家去了。

  一边的沈菊自然也是听到了,看到了小姐跑走,别无它法只能跟着。

  回到家中,便是将自己又是关在屋内,哭泣着,

  周萌知道也便是来到房内抱紧沈清蝶,一次又一次的事情实在是让人难以平息自己的怒火:“清蝶,他们那些下贱的人就是这样,喜欢随便去乱传这种事情。”

  沈清蝶还是哭着,她现在已经难以稳定下来自己的情绪,自己本来也只是受害者而已,为何要收到如此多的折磨。

  周萌摇了摇头,想着这也不是什么办法,便说着:“清蝶妹妹,要不这样,你随本宫去宫中吧,那里的人不敢传流言,你便可好生休养一番。”

  沈清蝶也没有想就点头了,周萌的话她是完完全全听得进去的。自己唯一的好姐妹了,沈清蝶抱着周萌更加紧了。

  沈源之那边也是同意周萌的做法,沈清蝶如今就是需要一个好的环境去好好的休养一下,书院这边的环境还是过于的乌烟瘴气,不适合沈清蝶待着了。

  沈清蝶便是暂时住到了公主府内,想着能有安稳的一些日子了。

  可没过几日,便是有一个噩耗传来,当今皇帝驾崩。

  周萌一早便是换上缟素,一脸的泪痕。也自然是没法管沈清蝶了,匆匆的便是准备去往去往皇宫内。

  沈清蝶自然也是换上了丧服。皇帝驾崩,天下缟素,禁歌舞,停朝议,举国哀悼。

  站到府外,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车马,都向着皇宫的方向前行。

  远远的便是有一个身影靠近。

  沈菊也是穿着白服,对着沈清蝶亲身说道:“先生也进京了,好像有些大事情,小姐也一同进宫吧。”

  沈清蝶点了点头,便和公主一同到了皇宫内。

  远远的,便是看到群臣百官都到了大殿外,十分的浩荡,满满的站满了整个广场上。

  老皇帝自然已经入殓,遗体也纳入棺枢中。众生嚎啕,以表悲痛。

  之后便是要立新皇,这时候群臣中地位最高的便是宰相了,他站在了高处,俯瞰着群臣,气沉丹田,高声说道:“如今先皇已崩,便是立太子殿下为新皇,不知众臣可有异议?”

  随后下面便有些窃窃私语起来,便从中昂首走出来一个人,便是器宇轩昂的说道:“不妥,臣以为自古以来皆以嫡长子为尊,应立大皇子为新皇。”

  此言一出,便是得到了大批的拥护者附和着,可见着大皇子的势力十分的庞大。

  “哼,”一声冷哼打破了众人的叽叽歪歪。沈源之上前走到群臣前,便是拱手举天道,“如今先皇已去,自当立太子为新皇,乃先皇亲嘱,为何放肆。”

  “可这嫡长子……”还有人提出了有异议,便是被沈源之直接打断了。

  “古训有云:‘自当人杰为首,以立太子,是而亲民,翘首至善。’如今你们所做是当违背圣恩,是问该如何处置啊。”

  一时间,群臣皆哑口无言,一时间也没有什么人再出言反对。

  这时候太子从宗庙内走了出来,便是展现赫斯之威,厉声道:“若是还有人反对的话,便是要肃清一番了。”

  “臣等当得负戈前驱,庶凭宗庙之灵,任凭差使。”群臣齐声声的说道。

  其他皇子也自然不敢有其他的想法,便是拥护周天元为新皇。

  当天举行即位的典礼。在礼仪上,群臣换下丧服,换上吉服,参加即位典礼。

  周天元便是在宗庙内,先皇的灵枢前,继承皇位。

  “恭迎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生跪地,高呼万岁。

  此登基有惊无险,沈源之功不可没。

  典礼后,沈源之也是找到了沈清蝶,好生说一番话:“清蝶,你如今便是住到皇城内休养,太子继位后,也会对你更加照顾几分。”

  沈清蝶便是谢了自己的阿爹。

  周萌得知沈清蝶要住进到宫中,有些小失落,却也有些为沈清蝶开心,便是从房中拿出了一块墨锭。

  “遥想在书院初次见妹妹时,妹妹便说你喜欢墨,一直想要找机会赠予你,如今你进宫去休养,自然不能随意外出,此时送你正好。”

  “便是多谢姐姐了。”沈清蝶也是微微的笑着,心里当然是开心极了。

  收拾好行囊,便是进宫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