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灭论欲寻新方,清蝶夜中起热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3175 2019.08.01 14:10

  沈清蝶心里已经把沈咚当做自己的好妹妹看待了,这段时间来,沈咚一直尽心尽力的在照顾着沈清蝶,她自然也是能感觉的到的。

  沈咚听到灭论说出了这样的话,先是一愣,但是随后便是径直走到灭论面前,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缓缓的开口沉重的问道:“你说的都是真吗?”

  灭论有些不解的看着她。

  “你是说能保证救姐姐的命吗?”沈咚突然放大声音,对着灭论质问道。

  灭论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轻抚自己的胡须,悠然道:“老夫从来不会说一些没把握的事情。”

  沈咚两眼放光,手死死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心里各种想法反反复复的翻覆着。但是她在心里还是觉得姐姐的性命应该更重要一些。

  沈清蝶何尝看不出来沈咚的想法,一把将她从灭论前面拽到自己面前,大声的就向她吼道:“你是不是疯了你?”

  沈咚此刻却是显得异常的冷静,她没有因为沈清蝶的态度而改变什么,反而是抓着沈清蝶的手臂,满满柔情的看着她,轻声说道:“姐姐,还是你的毒要紧些,其他的本来就没什么关系的。”

  沈清蝶紧皱着眉头,用力拉着沈咚,走出了屋子外,走到了外面的院子中,指着外面的路,厉声说道:“你走,马上走,不要在出现在这里了!”

  她在说出这话的时候,眼睛都是有些红的,若是要为了自己而去让别人有什么伤害的话,这样的事情自己做不出,也不希望别人来这样做。

  最好的方法便是沈咚离开这里了,也就不会有别的什么顾虑了。

  沈咚不愿意,她心里只是为了能救助沈清蝶而已,其他的早已是抛到九霄云外之外了。

  “姐姐!”沈咚一把抓着沈清蝶,想要再做些挽留。

  沈清蝶一把甩开,她此刻的心情也就自己能理解了,一种愤恨和无奈夹杂在一起,但是主要流露出来的却是厌恶的情绪。

  “不需要你的同情,也不需要你的帮助,你走,再也不想在这里见到你了。”

  说着,便是一把将沈咚推出门外,用力的指着院子外的大门那里。

  沈咚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看到沈清蝶是这样的情绪,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安抚好。

  沈清蝶看着沈咚并没有动的意思,大吼了一声,有些癫狂的样子:“你还想要怎么样,不走吗!”

  沈咚被这一声给吓到了,也不敢再去触怒沈清蝶了,她现在身体本就并不是那么的好,沈咚怕自己再不走的话,沈清蝶会出什么事情。

  赶忙是向后退,一边退一边是心里有些打颤,一边高呼道:“姐姐自己注意身体啊。”说着便是转身,眼里有些不明的泪花,走了出去。

  沈清蝶深吸一口气,看着沈咚真的走了出去,才长舒一口气,一边摸着自己的心,隐隐的感觉到有些痛楚。

  沈咚也没有走太远,便是在田边的稻梗堆上坐着,看着远方。

  沈清蝶转身走进屋子内,走到灭论面前,不由分说便质问他道:“你为什么要说那种话,为什么要当着沈咚的面说?”

  灭论也不恼,只是平静的看了沈清蝶一眼,反问她道:“你难道不想你的毒可以早些解除掉吗?”

  “那也不该是拿别人的生命开玩笑!”沈清蝶冷冷的回应道。

  “你不相信老夫的医术吗?”灭论只是淡淡的问道,“老夫既然敢这样说,便是能保证沈咚能平安无事。”

  沈清蝶咬着牙,死死的瞪着灭论,她已经对这个神医失去了些信任。

  “还有,”灭论这时才有些愠色,“为什么要把沈咚赶走?你是真的疯了还是怎么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桌子,看着沈清蝶。

  沈清蝶丝毫的没有一点的退却,反倒直勾勾的看着灭论说道:“本小姐要做什么,你管得着吗。”

  说完,便是转身离去,也不管灭论神医要再继续说什么。

  灭论看她这样也只是摇了摇头,略微大声的叮嘱道:“记得自己按时煮药。”

  “知道!”沈清蝶头也不回的便是回应了一声,大步走了出去。

  灭论皱着眉头,心里总感觉到有些不安的样子,再次细细的回忆了一番沈清蝶的症状,便是赶忙走到书房内,拿出了几本古典籍,查找起来。

  沈清蝶此刻心思乱成一团,躺在床上,也无法入眠,只能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此时若是沈天在便不至于如此的无助,可是他现在可能就在哪个危险处,正在为自己的毒而寻找着药引。

  她想到着心里不由的祈祷着,他要平安回来才好,这么多天也没给什么消息,还是会有些担心在里面。

  想着想着,沈清蝶这才渐渐的睡了过去。

  ……

  “姐姐,姐姐!”

  沈清蝶被沈咚的叫喊声给惊醒,感觉到自己的头有些昏昏沉沉的,提不起劲。

  看向沈咚的眼神也是有些有气无力的样子,虽然被惊扰到了心中有些怒气,但是一时间却并没有冲着沈咚发火。

  “怎么了,这么急,”她扭头看着沈咚,这才想到了什么,压低声音怒道,“你回来作甚?”

  沈咚将沈清蝶扶起来,这才从怀中掏出一封信件,递给沈清蝶道:“姐姐,这是沈天的信,刚送到的。”说着,面色看着沈清蝶有些不太自然。

  沈清蝶稍微舒缓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走下床,拿过了信件,走到油灯下,轻轻的把信打开,飞速的看完了。

  她紧紧皱起了眉头,一把将信件折好,交给沈咚说道:“把信交给神医灭论,等会儿姐姐便到。”

  沈咚走后,沈清蝶用力的锤了锤桌面,眉头紧锁,另一只手扶了扶额,顿时感觉到胸口有些闷的慌,是一种心理上的难受。

  紧握着双手,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向神医屋子内。

  灭论此时刚看完信上的内容,正坐在哪思考着什么。

  沈清蝶走到了,直接站到灭论的面前,也不说什么,就死死的盯着他,希望他能给出些合理的解释。

  灭论摇了摇头,心里也有些不好受,但是也没有准备向沈清蝶过多的解释什么。

  “老夫行医这么多年,你的出现也真的是不合时宜啊。”

  “你,你什么意思你?”沈清蝶有些不乐意听到这样的话。

  灭论站起了身,绕着房内走了几圈,缓缓的出气道:“错错错,这一切都是个过错啊!”

  “你们回去吧,这事与你们无关了,只是这毒的事情还需要再议。”

  沈清蝶看着眼前这位略显憔悴的老人模样,心里也是有些不明的情绪,压着心中的悲愤的情绪,但也不想向灭论道歉或者是怎么样。

  微微的行了个礼,便是走了出去。

  信中的内容其实很简单,沈天已经找到了神医灭论所需要的药引,但是这味药却与之前所说的有些差异,即便是同一味药,还是有些不同的。

  只不过现在没人知道灭论心里是怎么想的,但可以知道若是用沈咚肚子中的胎儿作引的话,效果上来看应该会更加好一些。

  沈清蝶对灭论已经有些芥蒂了,若不是看在他是神医,并且确实在尽心医治自己的份上,早就离开这里了,她心里对他能不能真的解出毒,依然没有底。

  夜里,沈清蝶感觉到头痛欲裂,浑身发着虚汗,双手死死的抓着床单,五官凝在一起。

  逐渐发出些异样的声音,从梦中惊醒,眼前虚晃着,空无一物,四周十分的寂静,好像自己陷入了一种深渊当中,没有任何的光亮。

  她开始大吼,开始哭泣,开始在床上胡乱的颤动。

  沈柒在门口守夜,一听到沈清蝶发出的呻吟声,便是心里有些发怵,在听到些嘈杂的声音,便是赶忙赶进来。

  看到沈清蝶在床上十分难受的四处乱挥着自己的手脚。

  沈咚也是被惊醒了过来,赶忙走到沈清蝶房间内,只见沈柒正将沈清蝶按在床上。

  沈清蝶也是好像听到了她们的声音,不在乱动,支支吾吾的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说了几句便是昏睡了下去。

  “这是怎么了?”沈咚有些惊奇的看着。

  沈柒面露焦急之色:“快,快去请神医,姐姐她全身都十分的燥热,怕是高烧了。”

  沈咚走到边上,用手轻轻探了探。沈清蝶浑身被一层冷汗死死的包裹着,但是身体却是异常的发热状态,一看便是有些不正常。

  沈咚心里也十分的焦急了起来,赶忙跑到灭论房间,重重的敲打着门,直到将灭论给请到了沈清蝶房内。

  “如此高热实在是不该啊。”灭论此时也是皱着眉头,为沈清蝶把着脉。

  沈咚听到也是慌了神:“那,那该怎么办好。”

  “赶快那些热水来擦一擦,然后换冷水再敷着,”灭论神情严肃,,脸上有些冷汗流下,冲着沈柒就说道,“这是个劫难啊,若是过不去,你家小姐此生便完了!”

  听到这里,沈咚的眼泪已经是流了出来,赶忙按照神医的做法,在沈柒的帮助下给沈清蝶擦拭了身体,再换上一套清爽干净的衣裳。

  走到屋外,向灭论行礼道:“神医,加下来该怎么办,姐姐她还是十分的燥热。”

  灭论站在原地,手上拿着一本小册子,正在思考着什么。

  沈咚以为他不愿意出手救治,这个关头若是置之不理,便是要出大事,沈咚便是伸手拽着灭论的衣袖,跪了下来:“神医,求您救救姐姐的命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