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赐婚梦雨求助,又闻沈欢消息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3089 2019.07.15 12:49

  周天元也是二话没说,便是肃清朝政。即便是钦定的太子,也依然在宫廷内有些小小的风波,但是周天元可不是什么吗优柔寡断的人,一下子便是稳住了局面。

  这其中自然有沈源之的帮忙,作为一代大儒,沈清蝶这时候才明白自己的爹爹所代表的意思,虽然没有实权在手,但是威信和影响力依旧不减当年的风范。

  “清蝶妹妹!”周萌一早便是来到宫中找上了沈清蝶。

  沈清蝶也有些诧异,周萌如今也贵为长公主了,突然找上自己也显得有些奇怪。

  “姐姐,这是怎么了?”

  周萌在院子中走了几步,沈清蝶所住的在皇宫别院中,正好是远离了城市的喧嚣,一片宁静悠远,正好适合沈清蝶学习休养居住。

  “知道吗,陛下刚刚下了一道谕旨,要给于梦雨赐婚,说是外城将军姜成。”周萌一脸严肃的说道,皇帝上任第一道谕旨竟然便是与沈清蝶有些联系的。

  那于家充其量也不过是当地的一个小官员家庭,怎么说也轮不到皇帝赐婚的程度。沈清蝶隐隐明白,这里面应该是有着沈源之的面子的。

  “诶,姐姐又不在宫中怎么会知道这样的事情?”沈清蝶也有些好奇,她是自从搬到这里之后,便是完全对外界的事情不闻不问,自然也不了解这些。

  周萌嘿嘿一笑,便是故作神秘:“怎么知道?那于梦雨不是之前便是有意要害你吗,便是正好关注着,便是得知于家一家都上皇城了,好奇的了解一些罢了。”

  沈清蝶也有些惊奇,她也没想到,于家便是一家子都来了。也是,对于于家这样的小家族来说,赐婚在他们眼中也算是至高无上的了,自然是举家受旨。

  “那个将军什么来历啊,皇帝这番赐婚?”沈清蝶自然是对这些东西都不了解的。

  周萌在之前便已经是打听好了,此次前来,就是来给沈清蝶说道说道的。

  姜成,早些年跟随着自己父亲姜海征战,便也算是个人物。但是先皇在位的时候,姜海不满朝政之事,在边疆地区做小动作被发现,释了兵权。

  “那姜成年纪也不小了,如今皇帝这样做也着实是有意思的。”周萌一边说着,一边便是不由自主的笑着。

  沈清蝶无感,虽说是于梦雨的事情,但终究与自己的关系并不大,要不是于倾清的缘故,于家沈清蝶都已经不再想有什么联系了。算是恶人有恶报吧。

  这时候,沈菊一脸紧张的跑过来,有些焦急,跑到她们前面,行礼请安道:“小姐,公主殿下,外面的下人来报,于梦雨来府上了,现在正在外房。”

  “看,这说曹操曹操到,怕是来找你帮忙的吧,本宫就不好在这里了。”周萌轻笑了一声,便是抚摸了沈清蝶一下,让她好心安一些。

  沈清蝶也轻蔑的笑着:“姐姐也不必担心什么,她来便来吧,能怎么样,这又不是她家。”

  周萌也不担心于梦雨会怎么样,便是先行离开庭院。走出去自然能看到于梦雨有些焦急的坐在凳子上,周萌也没有正脸瞧她一眼,便是出门离去了。

  沈清蝶也并不着急见于梦雨,反而是在亭子中轻抿几口清茶,好好的想着。之前一直没有与于梦雨闹起来,却让她变本加厉了,如今这番自然不好让她舒服了。

  怕是过了莫约有半个时辰,沈清蝶才是缓缓的起身,要去见于梦雨。

  ……

  “清蝶姐姐,你可算是忙完了,近来身体可安康?”于梦雨坐着也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但是转眼看到了沈清蝶,便是立马变了个脸,笑吟吟的说道。

  “嗯,”沈清蝶面无表情的坐在了她对面,冷冷的看着问道,“你怎么来了?”

  于梦雨见到沈清蝶这番,也没有展现出什么不悦,反而是笑脸相迎,便是说着:“还记得咱们小时候呀,你和倾清姐姐最亲了,还有那沈天哥哥,那段快乐的日子呀。”

  沈清蝶微微皱了皱眉,她最不希望的便是于梦雨提到她的姐姐于倾清。于倾清的死也是过于蹊跷了点,要说事情真的如同见到的那般清澈,沈清蝶自然是不太相信的。

  沈天的名字也是她不愿意提及的,虽然他那日说出那番话之后,便是消失不见了,但是流言确实一直一直没有停止过,要不然沈清蝶也不会住到皇宫内。

  沈清蝶轻轻敲了敲桌子,眼神有些不屑,淡淡的说着:“你说这些做什么,若没什么事情的话,还是早些离去吧,这宫中也不是你随便能待的地方。”

  她对于梦雨本来就有些不待见,上次的事情之后更是厌恶了几分。

  “唉,姐姐言重了,这不是妹妹昨日随父亲进宫来面见皇帝,顺道来看望一下姐姐嘛。”于梦雨依旧是满面春风的样子,这让沈清蝶想到了她小时候的样子,与现在完全不同。

  “哦,”沈清蝶随意回答了声,靠在椅子上,寡淡的看着于梦雨,眼神中透露出,自己对于家的家室并不感兴趣。

  感觉有些没意思,随后便是起身,直接的说道:“若是叙旧的话改日在约,今日恕不奉陪了。”

  “姐,姐,”于梦雨也是覥着脸,拉住了沈清蝶的手。

  沈清蝶将自己的手抽回,静静的看着她。

  于梦雨顿时开始声泪俱下,又是抓住沈清蝶的袖子,便是哭泣道:“姐姐,你有所不知啊,妹妹受了大苦了。”

  “当今陛下要赐婚与妹妹,这实在是有些始料未及的,你就当可怜妹妹一下吧。”一边说着,一边便是抹着眼泪。

  沈清蝶看她这番,便是笑出了声,问道:“那皇帝于你赐婚,也算你们于家无上的荣耀,何来可怜一说?”

  于梦雨依旧哭泣着,便说道:“姐姐,并不是如你想的那般,妹妹所嫁之人已有些年岁,如今过去自然是要受尽苦头,但是家中却无一反对,着实让妹妹心寒。”

  沈清蝶丝毫没有同情,反倒是笑了两声,冷眼看着于梦雨说:“那皇帝所赐婚,姐姐也无力回天,你就权当排遣罢了。”

  听到这话,于梦雨却是摇了摇头,目光坚定的看沈清蝶:“姐姐能住进这宫中自然是皇帝同意的,你若是帮助妹妹退婚自然容易,况且不是还有老师的面子么。”

  于梦雨却也是想的周全,既然连沈源之的面子都想借用一番。

  沈清蝶心里真的是又气又好笑,但是一件件事情让沈清蝶看透了这个人的本质,要不是沈清蝶还不知道真相,不然于梦雨也不能活的如此潇洒。

  “唉,可惜了,恕姐姐无能,这件事没办法帮到妹妹了,送客。”沈清蝶也不愿意再与她纠缠什么,便是下令要送走于梦雨。

  于梦雨看到几个宫女靠近,便知道有些不对劲了,沈清蝶也是铁了心不能帮助自己了,便也是甩了脸色,便是吼道。

  “你看在于倾清的在天之灵的面上都不能帮助妹妹一下吗,至少我们也从小相识到如今啊。”于梦雨有些急眼。

  “哼,”沈清蝶只是哼一声,于梦雨所做之事便是在触犯自己的底线。

  于梦雨眼见宫女已经摆出了送客的手势,也已经准备驱逐自己,便是大吼了一句:“沈欢现在就在妹妹那里。”说完便是被宫女给架住赶了出去。

  沈清蝶也只是顿了顿,也并没有回头,于梦雨既然敢这样说,就应该不太会骗人。

  对于沈欢的消息,沈清蝶也只能选择宁可信其有。刚刚装作不回头,只是为了让于梦雨觉得自己并不在意了而已。

  出了于梦雨的视线外之后,沈清蝶便是小跑的找到沈菊,便对着她耳语说道。

  “你现在马上去送送于梦雨,然后跟着她回去,去寻一下沈欢的下落,不用着急回来。”说着,便是马上叫来太监,拿出些银两塞予沈菊。

  沈菊也是马上明白,便是赶忙出门寻于梦雨。

  于梦雨刚出门也是生着闷气,想着于倾清也算是沈清蝶至交,怎么如今就翻脸不认人了。丝毫没有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多么的不端。

  便是很快被沈菊找上了,看到于梦雨还是恭敬的说道:“于小姐,奴婢奉之命,专程来送你一程。”

  于梦雨也没有拒绝,打量了沈菊一番,微微的笑了笑,便是让沈菊送她来到了宫外的马车上,便是跟随父亲回了京南郡。

  沈菊知道了于梦雨的动向,便也是不急,就在后面雇辆马车跟着,一直到于府为止。可以知道的是,沈欢绝不可能在于府上,那于梦雨去见了沈清蝶自然是要找沈欢也说说才是。

  直到天色傍晚,才见到于梦雨再一次出门,走的路也是颇为的小道,直到走到山间的一个小屋中,沈菊觉得有些蹊跷,便是心里默默的记了下来。

  过了不知多久,看到天边的红霞已经慢慢散去,太阳也是低沉了下去,各家也是掌灯明亮了起来,于梦雨这才离开。

  沈菊二话不说,便是走上前去,绕过大门,轻轻的扣了扣门。

  只听里面回应道:“梦雨,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门便是开了,沈菊与沈欢面面相觑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