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清蝶天华私奔,山间嬉戏意外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3017 2019.06.27 19:15

  沈清蝶心里其实还是十分的忐忑的,毕竟此番作为是利用了周萌对她的信任,可是沈清蝶心里权衡下终归是选择了容天华,她心里舍不得这个师兄。

  她走着小路,回头看了看周萌的方向,心里有些歉意,在与周萌相处的这段日子里,也是培养出了很深厚的感情,不过如今既然这样决定了,便走。

  沈清蝶捏了捏双手,又看向书院的方向,这个自己从小生活的地方,就要离开了,即便会有很多的不舍,但是想到能和师兄过上好日子,心里也有了不少的安慰。

  从山上下山的大路只有眼前的这一条,但是若是走这条路,势必是有周萌的队伍相遇的风险,沈清蝶也有些不清楚,容天华会带自己怎么样顺利的离开。

  走着,沈清蝶便是汗如雨下,汗水布满了整个脸庞,太阳灼灼的照在沈清蝶的身上,她也是感觉到有些乏力,却依然看不见容天华的踪迹。

  山间错综复杂,说好便是在书院后林想见,沈清蝶抬头一看便是在这附近了,而容天华远远的就端坐在那里。

  沈清蝶顿时来了精神,三两步便是冲了上去,本是想着唤两声师兄的名字,可转念一想,这还是在书院范围内,还是莫要过于张扬。

  容天华自然也是注意到了沈清蝶的身影,见她奔向自己,心里渐渐的有些满足感浮上心头,微笑看着沈清蝶,一种欲望占据了心里。

  沈清蝶此刻香汗淋漓,豆大的汗珠便是顺着脸颊滑落,眼神中确实满满的亢奋,一见到师兄,她便是有不一样的精气神状态。

  容天华穿着依旧是那般简朴、干净、自然,身上背着一个行囊,却有些破旧不堪,缝缝补补的样子,看得沈清蝶心里还是有些心疼。

  他从怀中掏出一块方帕,正是那日沈清蝶交予容天华的信物。伸出手,贴心的为沈清蝶擦拭着汗水,满满的爱意已溢于脸上,眼神充满柔情。

  沈清蝶也是享受着有师兄呵护的这小段时光。容天华简单的擦拭完毕之后,将方帕交还给沈清蝶,比划了一下说道:“你整理一番,便上路吧,来不及歇息了。”

  沈清蝶点了点头,自己梳整了一下妆容,便是与容天华一同反向着大路前行。

  “这条小道平时鲜有人迹,如今更是杂草丛生,你路上切记要更紧,不过有吾在,你自然大可放心。”容天华便走着,边与沈清蝶讲着些路上该注意的事情。

  他们所走的路,不像着大路般,平时常常有人经过。走的人少了,路自然狭窄、艰险。

  沈清蝶看着眼前这并不算是路的路,心里也并没有什么退意,反而是更加坚定了自己走的决心,师兄体贴入微,沈清蝶心里很安心。

  “这竹竿你拿着吧。”容天华忽的转过了身,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根竹竿,细细长长的,沈清蝶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的,呆呆的看着他没有出手接过。

  “拿着,”容天华看她有些疑惑,便是先塞到沈清蝶手中在做解释,“平时你们在院中,路上走,并不太注意,但是在这山林中蛇类还是有不少,这棍子于你便是用来打草惊蛇的。”

  沈清蝶乖巧的点了点头,她自然是没有考虑的这么周全。

  山林中,有着无数参天大树做伞,细密阳光穿过层层的树叶,也显得和煦了不少,微风轻轻起,她的心里也微微的荡漾。

  树梢上,时不时的便可以听到有鸟儿扑腾翅膀飞过的痕迹,加上偶尔婉转的鸟鸣,沈清蝶突然发现,自己从未有真正的去体验过山中这样安逸的景象。

  容天华在前面拿着镰刀开路,斩落一些灌木,杂草丢弃在一边,即便是下山,路依旧是不好走,稍有不慎,便是可能滑落下去,万劫不复。

  时间便是这般悄然流逝。

  周萌原本正在亭子内好心等待着沈清蝶,可半个时辰过去,依旧是见不到沈清蝶的人影,要是按照路程来看,也不该是这样远。

  “公主殿下,你看是否该先是启程,在山下村庄等着清蝶小姐未尝不可。”周萌贴身的宫女忍不住的提醒道。

  周萌皱起了眉头,自己自然是不会丢下沈清蝶一个人离去,但是如今这看来反倒有些不寻常。

  “你去一趟沈家找找沈清蝶,如此见不着人影,到也不是事情。”周萌也是有些着急,便派宫女先去寻找一番在做打算。

  而沈清蝶正正寸步不离的跟着容天华,突然一团绿色的东西从树上挂了下来。

  “小心,”沈清蝶听到一声惊呼,随后感受到一阵破风声从身边掠过。

  “啪!”重重的一声,一根木棍就这样断开了,而在棍子下方,一只绿色的青蛇也也是没了动静。

  沈清蝶看着这蛇挺好看的,便是想伸手摸一摸,却被容天华呵声斥住了。

  “怎,怎么了。”沈清蝶被这一连串的举动吓呆在原地。

  容天华也有些生气,一只手抓着沈清蝶,一边说着:“这蛇别看它好看,可是有剧毒,你路上没注意看,差点被它给逮住了。”

  “啊,”沈清蝶顿时有些骇然,手也有些颤抖。

  容天华抚摸了一下沈清蝶的头,溺爱地说着:“你这般从小娇生惯养,也是难为跟随吾出走了。”

  前面的路树林开始减少,取而代之的是石头开始增加,路也显得更加崎岖难行,他们走到了前方一处巨大的岩石上,欲要坐下歇息。

  容天华一边搀扶着沈清蝶,一边问道:“你这般抛却一切跟随师兄,可曾有一丝后悔?”

  沈清蝶用力摇了摇头,抓紧着容天华的衣摆,眼神坚定不移,笑着捉刀:“只要师兄在的地方,清蝶便是感觉到十分的满足,怎敢言后悔。”

  说着,打开了手中的摇扇,轻轻是扇动这,带过一丝微凉,拂过脸颊,穿过发梢。

  容天华看着身边的沈清蝶,感觉到她便是如此下,依是一个落落大方的美人。

  他笑着说道:“吾本以为,若能好好修习,得到师父的赏识,便能光明正大的与你幽会,相思,可谁曾想是如今这地步。”说着便轻叹几声。

  沈清蝶看到师兄情绪有些低落下来,赶忙安慰道:“师兄莫要妄自菲薄,书院内一直是以师兄最为优秀,只不过阿爹过于顽固不化,清蝶也是束手无策。”

  容天华又是轻叹了一下,看着天空,抚了抚衣襟,淡然道:“若是师父能公平相待,那自然好,可……也罢,如今也无关了。”

  “嗯?”沈清蝶也有些不解,不晓得容天华所指何事。

  但容天华并没有想要细说的打算,便是随意敷衍了一下,而沈清蝶也值得靠自己想象去说着。

  “先母失持较早,便留下一双儿女,奴家也是阿爹唯一的闺女,便是这般吧。”沈清蝶也显得有些悲伤,自己却违背沈源之私奔离去。

  容天华笑了笑,便是拉起沈清蝶,释然道:“无妨,如今咱们已是同舟共济,定能好好生活下去,待到能有一番作为时,再回来也不迟。”

  “这自然是好。”沈清蝶对着容天华的话深信不疑。

  他们又是走了一段路。

  容天华指着前方的某个方向,说道:“你细细听,能否感觉到什么?”

  沈清蝶摇了摇头。

  “有溪水声,该是快到山下,届时顺水而下,便能找到出路。”容天华也是有些心悦,这段劳累也是快结束能好好休整休息。

  走到前方,水声哗哗,一条清澈的小溪便是展现在他们眼前,细水清清,向着山下淌去。

  容天华先一步走到溪水边,捧起一抔水,便送入口中,冲着沈清蝶示意一下。

  沈清蝶也学着捧起了水喝了下去,一股清凉甘甜在喉咙中打转,这山间最自然的水味,自然和院中的井水有差异,更为的可口。

  在原地略做休整,便是继续向着山下前行。

  顺着水势,便是步入了山涧当中,水也变得开阔了起来,在一出涯壁倾泻而下,白茫茫的形成瀑布。

  沈清蝶感觉自己身处画中一般,宛若仙境般美丽,她站在其中便如同仙女一般闪耀。

  小心的站在瀑布边上,感受的水汽溅在自己的脸上,感到十分的清凉,十分的舒适。

  欣赏这难得的山涧美景,这时眼前一抹红色引起了沈清蝶的注意。

  好像是从山涧中另一道水流淌下来的,这红色虽然已经稀释,但依旧能感到不寻常的迹象。

  在这样人迹罕至的山中,这样的红艳着实有些刺激人眼球。

  容天华在一边显得丝毫不在意这个,便说道:“不用想太多,可能是什么动物在上边撕咬所留下的。”

  沈清蝶也认同师兄所说,但心里总有些不自在,便反驳道:“便是看一眼也无妨。”

  她走过旁边几步,顺着方向向上看去。眼前这一幕却是吓呆了沈清蝶。

  好像有一个人就躺在水边上,身上血迹斑斑。

  沈清蝶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