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6.19上架
  • 16.77

    完本(字)

48位书友共同开启《墨晕伊人》的古代言情之旅

弟子澄非佩道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先生怒关千金,贤弟骤然拜别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3018 2019.06.19 17:00

  倚靠青山,一座书院俨然屹立着,便与那葱葱郁郁的树林有些相融。

  院落内层层叠进,错落有致,加以庭院内竹林、树木相遮掩,点点亭阁缀在期间,山墙起伏下,飞檐翘角,别具一番风味。

  略过层层的别院,进入内廷当中,不起眼的石阶上,一道清澈朗朗的声音缓缓传出来。

  “落日孤鸿影,凄寥竹落尘。槛明江海阔,榻外梦佳人。此佳人何得,远作鹣鹣并飞,近处怎的就落到了眼前来。”

  说着,容天华的目光缓缓转向身边,如浴春风般的微笑,使得他身旁的人儿,也是痴痴的跟着笑了起来。

  见得,一袭艾青色长袍,不沾染一丝杂色,手上拿着一卷书册,正轻轻敲打在腿上。

  “天华师兄,今日所做之诗,可别有一番风趣,诗作水平可大有精进呀,不知此诗有何深意吗。”只见沈清蝶双手轻轻的撩拨起自己的青丝,歪起头在一旁,脸有些微微红润。

  “还不是师父教导有方,此诗乃是昨夜今晨突发奇想所做,当做礼品赠给你吧。”容天华一边说着,一边上下打量起身边的沈清蝶。

  见其上着柳叶月白衫,下穿素雅墨绸裙。发间别的是金雀褐发簪,上面坠着几颗白玉,在阳光的照射下分外迷人。

  沈清蝶眼神微微迷离,柔中带涩,微微的扶了扶身子,莞尔道:“为何突然想到要送师妹诗?”

  容天华也是灼灼得注视眼前这个美丽可人的人儿,想着这般时光真是难道惬意。

  “清蝶师妹,吾曾想着,你的生辰也应快到了,就便作诗先赠予你,待到你生辰那日,再与你做生日。”

  “这可哪里使得。”沈清蝶面颊微微的红润,自是没料到天华师兄竟然记得自己的诞辰之日,心中还有些小窃喜。

  沈清蝶别过头去,双手轻轻摩擦着裙摆,有些羞羞答答的,便应答道:“这番还是使不得啊,要是让阿爹瞧见了,保不准……”

  院里的风吹得簌簌,几片叶子便跟着落了下来。

  “还是别让师父知道了,要是他……”此话还未落地,便听见沈清蝶一身惊呼,容天华忙转过身去道,“怎么了。”

  “沈清蝶,这些时日少打你几番,你便忘了家法了吗。”

  只见到,一名老者突兀的出现在他们的跟前,身后跟着两名丫鬟,瑟瑟的站着。一身紫色的长袍随着风舞动起来,面露愠色,手上的扇子也便是随着怒火收了起来。

  “阿爹,”沈清蝶讪讪的站了起身,她明白当家父直呼其名时,便宣告着事情的严重性,已经容不得她有什么放肆了,她眼神有些飘忽,想着开口解释什么。

  “把小姐带回去歇息,没有老夫的允许不许放她出来了!”沈源之也由不得自己闺女放肆,便一身令下,势要直接了断这件事。

  容天华也自知理亏,木然的站在沈源之的身边,不敢插话,眼神中闪着些许的光点。

  “师父,弟子……”

  “天华,你跟老夫过来,有些要事要与你相说。”沈源之猛地一摆手,根本不听容天华想要辩解什么,将手别再身后,一手开扇轻拍,便朝着院外走去,容天华也别无他法,只得低头跟着走去。

  沈清蝶目送着沈源之将容天华带走,自己值得呆呆的站在原地,作若有所思状。

  沈欢不敢违抗先生的指令,只能在沈清蝶旁边轻声地说着:“小姐,走吧。”

  “无妨,欢儿,阿爹也是,怎的就如此动怒。”沈清蝶一脸不悦,心底也有些小九九散开去。

  “奴婢自不敢瞎猜测先生的用意,想必也是为了小姐好吧。”

  另一名婢女也便是在一旁附和道:“小姐莫要再生先生的气了,奴婢猜想到晚上先生应该就会消气,放了小姐。”

  沈欢自小便待在了沈家中,侍奉小姐十余载,也自然是了解小姐的心性。

  沈清蝶一路便走回了自己的屋子中,这沈源之可不是一个宠女儿的主,要是这般由着性子乱来,怕是要活不过晚上了。

  “小姐,欢儿先行告退了,有什么要事,随时唤奴婢便是。”说完便听到门外一阵索索声,显然是将门扣上了。

  沈清蝶便依靠在椅子上,呆呆的望着窗外有些呆滞。

  沈家也不亏为大户人家。沈源之年少有为,便是一人一口,在皇帝面前为自己换来了一座封山,建起了这沈家大院,连带着边上便是依山而建一座明南沈氏书院,做起了先生来教书,自是悠闲自得。

  沈清蝶,便是他唯一的闺女,虽其幼年丧母,但沈源之非但没有宠幸自己这个女儿,反而是宽于律己,严以待人。

  沈清蝶自幼便是琴棋书画、诗书礼乐通学,养成了自己温良贤淑,谦恭俭让的品性。

  如今正当二八芳龄,自是落落大方,这倒是让书院里那帮小子有了多余的想法,自然是想和这位沈家大小姐扯上关系。要不是沈源之一向待人严厉,有下过死命令,才能让这群小伙子们安分了不少。

  闺房内的沈清蝶端着一卷书册,翻了几页便弃置在一侧,开始摆弄这床帘。整个闺房内被红色所环绕,竹窗半落,一盏檀香放在书桌侧,香气萦绕在房间各处。

  咚咚,一声敲门声打破了屋内的寂静。

  “清蝶,我从后厨那拿了些新做糕点过来,分与你尝尝。”屋外的声音有些沉稳、厚重,并不像是书院中那般的书生气。

  “小叔,进来便是。”沈清蝶听到这个声音顷刻便知晓门外是何许人,情绪也有些好转,开口对着外边说道。

  只听吱呀的开门声,一名有些壮硕的男子走了进来,一袭长衫白袍,腰间别着一枚玉环挂配,身旁边带着佩剑,亲手捧着一盘糕点还有一壶清茶。

  “清蝶,还是要叫叔父的。”沈天明显是对清蝶有些爱宠,微笑着反驳了她所说的话。

  清蝶瞥了一下嘴,装作有些不悦道:“你只是年长妹妹三岁,何必称作叔父。”

  沈天也明显是见怪不怪了,私底下沈清蝶还是喜欢叫自己为小叔,不过这样也显得比较亲切些。

  沈天是沈清蝶太公年长时,在外游历时巧遇带回家来的,这是府上人尽皆知的事情。论辈分自然是与沈源之一辈,在外称作叔父,可私底下,也只能由着清蝶的性子了。两人关系自然是相处得非常的融洽

  “清蝶,你可知那书院大师兄犯了何事,为何要将之驱逐出师门,外面现在可是闹得沸沸扬扬的。”

  “咳,什么?”沈清蝶一口将自己口中的糕点吐出,眼神瞪大,眼里充满了不可思议,自己确实是万万没想到,阿爹竟是如此绝情。

  下一瞬,沈清蝶便顾不得它法,不由分说就从门口冲了出去,眼里含着泪花,生生的洒在了空中,却硬是没有哭出来。

  “清蝶?”沈天也是一时间未能反映过来,随即蹭地站起来,跟了出去。却也并没有选择上去拉她,也明白此时并不是去拽回的时候,远远得就跟着沈清蝶。

  沈欢本是在庭院中歇息,见到小姐飞奔的身影,也赶忙跟上去。

  沈天远远的便看到,沈清蝶已经站在了沈源之身后,大声的对着他吼叫着。

  沈源之却是一脸平静,转过头看着沈清蝶。

  “你是要翻天了吗,那畜牲已经滚了,你也要跟着去吗。”

  “阿爹,容华天也没做什么啊,为什么要赶他走,阿爹您贵为师长,就这般教育弟子?”沈清蝶也明显是气急了,沈源之虽然平时严厉,但沈清蝶也从未如此顶撞自己的父亲。

  沈源之也是没有料到沈清蝶会口出此言,朝着天空叹了口气,眉头紧锁着。

  “反了啊这是,为父是如何教导你,看来是非打不可了。”

  说着,便狠狠的抬起了手,手上那把扇子也没有想着要放下,这一下要是打在身上,要是男孩子还好说,可就沈清蝶这样的身板,可能要在床上修养个几天了。

  沈清蝶也是料到了这点,但并没有露出惧色,反而是将眼睛闭上,想要承受自己阿爹这般的怒火,自己心中的怒火却没办法平息。

  但是他的手终究是没有落到沈清蝶的身上,当然以沈源之的性格可不会手软,只听啪的一声,落到了沈天的肩膀上。

  沈天从后面跟上来,出手阻拦了。

  “源之兄。”

  “天弟,你我虽不是亲兄弟,却也生活多年盛做亲兄弟。此乃为兄家务事,望弟莫要插手为好。”沈天的出手并没有让沈源之的语气软下来,反而是更加的坚硬了。

  “源之兄说笑了,贤弟冒昧来访自不是来多管闲事的,兄长内外兼修,自是有办法处理这等小事。”

  沈源之在一旁点了点头,缓和一点道:“那贤弟此番前来是做何事?”

  “源之兄,此番前来是要与兄长告辞的,同时拜别一下贤侄女。”

  说罢,沈天对着沈源之作了个揖,深深的鞠了一躬。

举报

作者感言

凛冬月寒

凛冬月寒

萌新作者的新书来啦,大家走过路过的支持一下呗~

2019-06-19 17: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