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公主气傲挨训,清蝶姐妹同心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3040 2019.06.25 16:30

  沈清蝶本应该陪着周萌,好让她能熟悉书院内的环境。

  可公主也已不似儿时那般天真童趣,反倒有些心高气傲,使得沈清蝶一时间也感到有些难以相处,便是几句话的功夫就被哄了出来。

  虽说是以姐妹相称,总端的有些怪异,并没有像儿时那般熟络。

  这周萌的卧房并不是在沈家内,而是坐落于书院内侧方,靠着沈家的一处院子。

  沈清蝶看着时间也不早了,该是叫上周萌一同中饭,便走到公主的院落当中去。

  刚进门便看到一小厮,面露愁苦,从院落中跑出,便上前问道。

  “怎么了,这般愁眉苦脸作甚?”沈清蝶有些不解。

  “小姐,奴才方才只不过在园内打扫,不知为何便是恼得公主大人不悦。”他一边说着,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

  沈清蝶微笑的安慰了两声,心里也有些不平。

  书院内的人待人向来一团和气,这公主一来怎么就随意打骂小厮呢。

  便是走到院中,一眼便看到周萌坐在假山前,好像有些闷闷不乐。

  “萌姐姐,书院内住的可习惯否?”沈清蝶客气的开口问道。

  周萌先前并未注意到,忽的一惊,有些愠色,见是沈清蝶稍微的缓和了一些道:“是清蝶妹妹啊,怎么没有人来通报一声,算是勉强能住吧。”

  然后便起身,环顾了一圈抱怨道:“虽不于宫内对比,却依旧显得太简陋了一些。李公公走前还将几个能干的仆从带走了,你们府上的人未面有些笨手笨脚了。”

  沈清蝶也不好插话,便是岔开话题说道:“萌姐姐,家父专门备了一桌午宴来为姐姐接风洗尘,望能赏个薄面。”

  “这是自然,正好本宫也有些饿了,那麻烦妹妹带个路。”周萌客气的说道。

  可周萌也没有料到,这接风宴竟是如此的简单。

  设在书院的正厅当中,平平无奇的摆着几桌餐食,所到之人皆是书院内的众弟子,从里向外分为几排,按照座次排位,正中间主位自然是为周萌及沈家众人所设。

  沈源之已经早早的坐在正中,闭目养神等待他们的到来。

  周萌看到眼前如此景象,自然有些诧异,却也不敢有什么想法,只得跟着沈清蝶上了座。

  菜品皆是山中的野味,田间的好菜。但也自然是与宫中的大相庭径,周萌看了一眼,便有些作呕的感觉。

  沈源之自然也是看在眼里,并没有做声。

  宴会结束,沈清蝶带着周萌来到学堂中。

  沈源之向书院众人介绍:“想必尔等也知晓一二了,此女便是当朝公主周萌,往后要与大家同堂学习功课。”

  “众也不必紧张,即便是公主也与大家一视同仁,望相互学习进步,共创佳话。”

  周萌一听也有些发愣,感到不对,狠狠地拍了下桌子,便是质问道:“什么?本宫要与书院之类共同学习?”她本以为是单独或与清蝶一同学习才对。

  “怎么,有什么疑问吗?”沈源之冷冷的发问道。

  “本宫贵为朝堂公主,因是单独学习,怎的与众草民为同学?”周萌也有些上头,“这校舍也未免是过于寒酸。”

  当初,皇父欲将之送入这等书院时,她便已不悦,如今又遭道如此草率地对待,便是一下子忘却了纲常礼仪。

  “放肆!书院内自然是有规矩不容改变。”沈源之冷哼一声,便是打断了她的话。

  “你虽贵为公主,却平日只知娇纵奢靡,如今自是要到书院中,潜心好好学习一番。”

  周萌浑身都有些颤抖了,打小作为公主她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待遇?便是咬牙说道:“本宫是当朝公主。”

  沈源之轻笑了一声,便怒喝道:“公主又如何,这里是沈氏书院,老夫教导过多少学生,容不得你在这里大放厥词。”

  周萌一下子便懵住了,自己公主的身份如今却是毫无作用,一下子心里便遭不住,眼里泛起了泪水。

  哼了一声,伴着抽泣声便冲出了大厅,一边说着:“定要叫父皇主持公道。”

  沈源之站在原地摇了摇头,他敢如此作为自然是有自己的道理,便是叫清蝶跟上去,同时递过来一封信件,是当今皇帝的亲笔。

  沈清蝶也是不理解,事态突然就变得如此的难以捉摸,不管是沈源之的态度,还是公主的作风都让她有些难以理解。

  但是她依旧是小跑的跟上了周萌的脚步,跟着她一路跑出了书院。

  沈清蝶也有些心疼,从小自己就是在阿爹严厉训斥下长大的,但眼前这可是公主啊,怎么能这般对待呢。

  她便柔声的跟上了周萌,好心劝说着:“周萌姐姐,别太伤心难过了,家父向来性格如此,莫要往心里去便是。”

  “这个沈源之,怎么能这样对本宫,真的是岂有此理。”周萌还是在气头上,有些出言不逊。

  沈清蝶将手中的信件递上前去,轻轻拍了拍周萌的后背,说道:“这封信是阿爹要奴交予你的,若是姐姐心里现在过意不去,便在山里走走散散心也好。”

  周萌没有回应,先是打开了信件端详了一番。

  只听到哇的一声,周萌已经顾不上自己的形象了,便是原地哭了出来。

  沈清蝶见状也是大惊失色,从怀中掏出自己的帕子,为周萌擦拭眼泪。

  周萌从字迹便明白,这正是父皇亲笔,而沈源之先前所说的也无一例外的是真的,皇帝钦封的太师,来教导公主。

  “姐姐,要不先回房休息一下。”沈清蝶也不知该怎么办,便轻抚着周萌的后背,安抚着说道。

  周萌抬头看了一看书院的方向,便是头一扭说道:“才不要回去。”眼神低垂,透着深深的落寞。

  沈清蝶看到周萌这个样子,也是不由得有些心疼,便提出建议:“若是姐姐不嫌,到妹妹房中休息一番也未尝不可。”

  周萌心情也缓和了一点点,便答应道:“那自然去坐坐也好。”

  两人便拉上了小手,穿过树林去向沈家大院。

  沈家。

  那容天华便是到了院中,沈欢专门为容天华准备了一些东西给他。

  “清蝶应该不会回来吧。”容天华看了看包囊。

  沈欢自然的靠在容天华的怀里说道:“自然不会,都在书院那边忙活呢。”

  “这样便好,随去书房坐坐。”

  …

  沈清蝶便是一路安慰着周萌,一路慢慢的走来,在大院门前,恰好看到了沈欢。

  沈欢一见到沈清蝶便是大惊,但并没有露出多少惊慌,心里也是胡乱思索了一通。

  “小姐怎的这么早就回来了?”

  沈清蝶看到沈欢,便向周萌介绍:“这是妹妹的贴身侍女沈欢。”

  “这个是当朝公主,来书院学习的。”

  沈欢一惊,赶忙俯身行礼道:“奴婢见过公主殿下。”

  周萌心情也是舒缓了不少,便道:“今后都是一家人了,不必太多礼数。”

  她们别过沈欢,去向房间,而沈欢看准时机,悄悄的跑到书房报信。

  一进入到沈清蝶的房间内,一阵檀香便是云绕开来,周萌嗅了一口,便感到心清气爽。

  细细的看了看沈清蝶的房间,自然是和宫内的布置天差地别。

  只见,房内十分的素丽,桃红的帐幔将床个虚掩着,边上一个梳妆台有花菱,台上一面铜镜照芳桂,最让周萌感兴趣的,还是那书桌及书柜上。

  整齐的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墨锭和砚台,或似龙凤飞舞栩栩如生,或小桥流水熠熠生辉,或日月璨璨夺目,或若夜宁静致远。

  周萌有些惊喜,便感叹道:“有如此多的墨,各式新奇,好有意思。”

  沈清蝶看到周萌这样开心,自己心里也是乐开了花,便开心的说:“妹妹从小就喜欢这些墨,自然有心去收集它们,这一晃便是堆的这么多了。”

  “要是妹妹喜欢,宫内亦是有更多新奇的,若是喜欢的话,便和姐姐到皇宫去挑选几件送你吧。”

  沈清蝶也是有些欣喜,她是真的对这墨情有独钟,那皇宫里自是有各色自己没见过的,便很爽快的答应道:“那自然好,可要劳烦姐姐了。”

  周萌也是把玩这桌上的那些物件,那烦心事自然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房外。

  容天华知道沈清蝶回来了还带来了公主,也没有想着要离开,反倒是坚定的留了下来。

  远远的站在院子大树后面,从半开的窗户中,偷偷地观察了房间内的两个人几番。

  沈欢也是在站在边上打着掩护,见到房内并没有什么动静,容天华便是有些大胆了起来,抓过边上的沈欢,一把搂住。

  “唔…”沈欢有些慌乱,但是并没有挣脱。

  “等清蝶出来之后,便再来寻她吧,”容天华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公主也可认识一下。”

  房内。

  沈清蝶与周萌便是约定好了,待到下一个节日时候,便是进京的好时节,正好可以去游戏一下。

  两人相视一笑,关系便在这相互的磨合中融洽了,而周萌公主的书院生活也是正式开始了。

  这样便是过了一个月之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