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天华施计遣散,清蝶为女赐名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3125 2019.06.29 16:08

  容天华趁着没人见到的时候进入了沈家大院中,沈清蝶刚将受伤的女子从书院中带到沈家安顿下来,正在闺房内小憩。

  他环顾了一眼四周,见四下无人,便挺直腰板,手持扇子轻摇,踱步到了房门口,敲了敲门,轻声呼唤道:“清蝶,师兄来看你了。”

  沈清蝶本来在房内发呆,听到门外的呼喊声,顿时有些惊喜,嘴角微微挂着微笑回应道:“天华师兄,你怎么来了?”说着便开了门,走出去。

  容天华一脸的歉意,感叹一声道:“唉,说来惭愧当时心切,未能考虑太多,便与师妹有些小争执,望还不要放在心上。”

  “怪吾当时愚昧,师妹的心地打小就如此善良,真是自愧不如。”说着容天华便是开始自己自嘲一番,一边偷偷的观察着沈清蝶的反应。

  沈清蝶在一旁有些心疼师兄,自是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师兄也莫要多虑,只是不能这般便不能随师兄离去了,怕是难找到合适的机会了。”说着便有些低落感。

  师兄心里自然是有些不爽的,但是表面上确实依旧那样平易近人,便是笑了两声说道:“这等事情自然该从长计议,此间出走确实有些过于草率了,也怪师兄之前有些冲动了。”

  一边说着,一边含情脉脉的看着沈清蝶,用手轻轻揉了揉沈清蝶,眼神中透露出对她的爱意。看得沈清蝶脸也逐渐的红润起来,有些被盯着不好意思了。

  “师兄这般前来,难道只是想要过来道个歉吗?”沈清蝶有些扭捏地转过了身,心里却有些欣喜。

  “咳,”容天华尬笑了一声,便是笑道,“难不成想师妹了,就不能来看看了?”

  “聒噪话。”沈清蝶也是笑了几声,顺手拍在了容天华的肩膀上。

  容天华自然不想再客套下去,便是切入主题的;“这次来自是有要事相谈。”

  他环顾了四周,轻声道:“那沈欢之事,也已经知晓一二,如今便是想要与你商谈一番。”

  沈清蝶也是皱起了眉头,当然也是没想到师兄是来讲这个的,也没去细想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便也是压低了声音:“到书房里再细说吧,隔墙有耳。”

  几步便走到了书房内,关上了门窗。

  容天华先是自己给自己沏了一杯茶水倒上,毫不客气的坐着,抿了一口道:“沈欢这事并不简单,吾想着,将她带回家里去,过了这阵风头才好。”

  沈清蝶有些惊喜,自己正愁这沈欢该何去何从,师兄就来解围了,心中自然十分的甚是欣喜,便有些过意不去的说道:“可这般不是麻烦师兄了吗?”

  “不,正好凑巧,可以将沈欢送回去,也不至于她一个人孤苦无援。”容天华自然是要想办法争取过来的。

  沈清蝶看向容天华的眼神变得更加温柔了起来:“那师兄知不知到底是何事,欢儿惹得阿爹要逐出她?”

  “这…”容天华眼神微微地躲闪了一下,便是皱起了眉思索着回答道,“这等事情不太清楚啊,最近师父有些喜怒无常,保不齐是什么事呢。”

  沈清蝶也是点了点头,最近沈源之的一些举动确实不太能理解。

  容天华凑到了沈清蝶的边上,有些严肃地说道:“时间耽误不得,怕是要早些离去。”

  沈清蝶有些不解,但是转念一想也懂得了,便沉稳地说道:“师兄稍等,师妹取点东西,与你去看看沈欢,然后早些上路吧。”

  “嗯,这样也好。”容天华答应。

  不一会儿,沈清蝶拿着一个小包从库房走了出沈家,与在外面的容天华一同走到书院那边,与沈欢汇合。

  沈欢独自坐在空荡荡的房间内,心力憔悴,感觉到自己的前程已经没了,未来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便是止不住的流泪。

  一见到容天华和沈清蝶来找自己了,才感觉到一丝丝的安慰,抱着沈清蝶又是大哭了起来,也不在乎容天华在一边。

  沈清蝶也是对沈欢有些不舍,但是现在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便是拍了拍沈欢,柔声的安慰道:“欢儿,也别伤心了,你先是回家好生休息一段日子吧,天华师兄会带你一程的。”

  沈欢听到这句话,抬头看了看容天华,容天华冲着她点了点头,眼神中透露出了其他的一些信息,沈欢自然是心里明白。

  便是用力的抱紧了沈清蝶,哭啼啼的回答道:“小姐,奴婢舍不得你啊,这般走了,小姐一个人该怎么办。”

  沈清蝶笑了笑,揉了揉沈欢的脑袋说道:“欢儿别担心这么多了,好好照顾自己吧,路上的盘缠也给你带来你,够你回家去生活了。”

  说着,便将带来的包裹递给沈欢,沈欢一接过包裹,便是能感受到包裹中的重量,自然是有不少银两放在其中的。

  “小姐…”沈欢眼睛红红的,说不出话来,心里自然是对沈清蝶无尽的感激,在这最危难的时候,小姐还是义无反顾的帮助着自己,沈欢心里就想着把实话告诉沈清蝶。

  “小姐,这件事情其实是这样的!”沈欢抬起头,目光忽然变得坚定起来。

  容天华就是在一旁,听到沈清蝶说包裹中的是些银两,眼睛也是亮了几分,再看到沈欢的表情,心里一惊。

  伸出手,拉过沈欢,一脸严肃的看着沈清蝶,接过她手中的包裹,大声的说道:“清蝶,这个你还是自己留着吧,路上沈欢有师兄在自然是没问题的。”

  沈清蝶将包裹推回,调笑道:“这是给予欢儿的,你瞎凑什么热闹,欢儿不是还有些话想要说吗?”

  容天华自然是不会给沈欢这个想要说出真相的机会,便是拉扯了沈欢几下,将她拽到身后,自己和沈清蝶说起话来,沈欢虽然想反抗,但是奈何力气小,只能任凭摆布。

  “清蝶,现在也没什么时间去了解了,到时候回来之后再与你细说就好,看天色如果不早点启程,今天怕是赶不到村上了,到时候沈欢就没地方可以待了。”

  容天华这一番话也自然是有道理的,沈清蝶一听也觉得是的,便赶紧催促道:“那你们还是早点走吧,不要再在这里耽误时间了。”

  容天华点了点头,直接不由分说便是拉上沈欢便是离开了。沈欢此刻有些焦急,转过头呼唤着小姐。

  沈清蝶权以为沈欢是舍不得自己,便是与她说着保重,让她自己安好。

  沈欢被容天华给制住,也不敢有过多的动作,便是带着怨气的看了他一眼,便是顺从的与他上路了。

  沈清蝶原地感叹几声,心里也十分的难过,沈欢从小陪伴在自己身边,如今却是因为什么事情,便是不得不离开一阵子了。

  此事便是告一段落,沈清蝶回到沈院中,想要去看看那被自己救回来的女子现在如何。

  刚走进去,便看到一个婢女走了过来,与她说道:“小姐小姐,那姑娘醒过来了。”

  “嗯?”沈清蝶也是很惊喜,便是赶忙感到她的房间内,果不其然,那名女子已经醒了过来。

  沈清蝶露出了一个微笑,冲着婢女道:“快去将大夫叫过来。”

  便是坐到床沿,用手抓住那女子的手,柔声的说道:“你醒过来了啊,感觉怎么样?”

  那女子明显还是很虚弱,整个脸色苍白着,却是想要爬起来,但是看得出完全没有力气。

  沈清蝶轻轻用手安抚道,一手摸着她的手道:“姑娘,你别动,你现在浑身都是伤,还是先安心躺着就好,有啥事就和丫鬟们说。”

  “这…这是在哪?”女子在床上无力的翻白了眼,“奴…是谁?你…又是谁?”

  “啊?”沈清蝶也是愣了一下,不知道回答什么好。

  不一会儿郎中来了,服了下了些中药,拉过沈清蝶到了一边,有些沉重的说道:“小姐,那姑娘看现在的情况是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只不过…好像是记不清自己的事情了。”

  “这是失忆了吗,那怎么办?”沈清蝶也有些不知所措。

  郎中略微的思索了一下,便是回答道:“还是要等她的身体状况有些好转之后再慢慢回忆吧,之前应该是受了很大的刺激才如此的。”

  沈清蝶点了点头,心里也是明白了,要多休养一段时间才知道是什么情况吧。

  她再次坐到了女子床沿边,替她擦拭了一下脸颊,虽然气色上很虚弱,但是仔细看去,整个脸的样貌也是落落大方,要是装扮一番也该是一个美人了。

  沈清蝶轻声的对她说道:“看姑娘一下子也想不起自己的身世,不如先在姐姐府上住下,做个普通丫鬟也好?”

  女子盯着沈清蝶看了一会,感觉的出沈清蝶心里的善意,便是吃力的点了点头,答应了。

  沈清蝶也是对着她微笑着,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姑娘现在还没有记起自己的名号吗,那今后便叫你沈菊吧,与家中人一个姓行吧。”

  女子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异议,如今寄人篱下被照顾着,心里自然是感激不尽,想着如何报答沈清蝶的救命之恩。

  沈清蝶看沈菊虽然虚弱,但是也看着挺伶俐的,便是又多嘱咐了几句,便是让婢女来照顾了。

  沈菊的伤势也渐渐的好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