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清蝶怒而刺剑,沈天决绝除害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2243 2019.08.21 14:54

  沈清蝶的眼神中充满着恨意,是一种对这个世界的恨意,也对自己曾经的无知所感到悲痛。

  她双手费力的抓着长剑,举在空中,有些颤抖着。

  容天华捂着自己的肩,五官拧成一团,显然是被这剑刺的十分的痛苦。

  他眼神也是一晃而过的杀气,但是他并没有这个胆子在沈天他们面前去表露什么不满,咬了咬牙,死死的盯着沈清蝶。

  “清蝶,你可不能失了理智,沈天他也是心切,你别怪他。”容天华此刻便是展现出他的柔情,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还装作自己没有关系。

  沈清蝶不为所动,只是抓着剑站在原地,浑身止不住的微微颤抖,眼里依旧充满了怒火。

  容天华看她站在原地没动,以为是自己的话对沈清蝶还有作用。便是艰难的露出一个微笑来,冲着沈清蝶说道:“清蝶看在当初在先生座下学习的份上,这些事情就此揭过吧,这点小伤就当给师兄一个教训了。”

  沈清蝶依旧是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她此时反倒是感觉有些呆呆的样子。

  于梦雨在一旁也是担惊受怕,不喜欢事情就这样闹大,到时候丢的是姜府的脸面,传出去也不好。

  她便也就是上前,说几句好话:“清蝶姐姐,熠哥,天叔。大家来了都是客,不用闹得这样僵,不如去到后庭中食些小点,给大家解解乏。”

  但是,她这话一出,却遭到了沈天的冷漠的眼神,眼里依旧是充满了杀气,让她吓得退避三舍,靠回到了一边去。

  沈清蝶这才是缓缓的开口道:“有些渣滓,还是不必要再留在世上祸祸人间比较好。”她一个字一个字的对着容天华,。

  她手上拿着的剑依旧有些颤抖,现在已经不是因为心里的难受,只是单纯的剑太沉了,但是她已经是心中做好了决定。

  容天华听到这话,脸色已经是煞白,声音也有些颤抖起来:“清蝶,你,你要做什么,可不要做傻事乱来啊。”

  “以前做的傻事还不多吗,现在再傻一点又怎么样呢。”沈清蝶幽幽的声音,充满着极端的讽刺,对自己以前的一种恨。

  容天华也是感受到了沈清蝶那种不罢休的神情,赶忙转身打开身后的房门。

  沈清蝶不紧不慢的跟着上去,沈天在一旁护着,脸上也是充满了戏谑的表情。

  就在沈清蝶快要靠近的时候,只见,容天华并没有想着要逃走,逃进屋子中,他知道这样做不过只是徒劳罢了。

  就看到他,用尽自己浑身的劲,顾不上肩膀上留下想血,一把从里面拉出了个人儿,死死的抱住,挡在自己身前。

  沈清蝶手上的剑也是跟着就慢了一拍,紧接着便落在了地上。

  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朝思暮想,曾经一度让自己寝食难安的沈欢啊。

  沈欢也是在屋内听个大概,如今被迫出来,全身也是瑟瑟发抖。

  深深的低着头,并不想面对沈清蝶,如今这一切其实不过是自己咎由自取罢了。

  沈清蝶手中的剑已经是落在地上,被沈天捡了起来,她此时心里五味杂陈,百感交集。只是轻声唤了句:“欢儿…”

  沈欢没有应她,只是将头埋的更低了,死死的抓着自己的衣角,不敢吱声。

  容天华露出了个邪魅的表情,对着沈清蝶说道:“沈欢跟着师兄很好,你不必挂念,就此别过吧,从哪来就回哪去。”

  沈天一脸的不屑,但是这件事终究还是需要沈清蝶自己来处置,他在等一个结果。

  沈清蝶打量了沈欢一番,目光锁定在了她的肚子上。这略有起伏的样子,实在是像极了之前的沈咚,她心里便是有了数。

  “一对狗男女吧,都该死不是吗。”沈清蝶抬起头,看着沈欢的脸。

  停顿了一下,下一秒便是穿出了大笑声。

  沈清蝶仰天留着泪,大笑着,没人知道她在笑什么,可能连她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突然便是这样笑出来。

  沈天握紧了拳头,死死的抓着剑,随时可能会有下一步的动作,他怕沈清蝶被刺激的太重,还不如斩立决了。

  “怪物啊,你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怪物!”容天华也是放声大笑道,“你有什么资格去笑话,不过是一个将死之人了。”

  容天华也是显得有些癫狂了起来,因为他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沈清蝶的那种决绝的杀意,也被沈天的眼神看得毛骨悚然。

  沈清蝶再次的抓起了沈天手中的剑,眼神中的那丝情绪让人不寒而栗,眼前这两个人都得死,死透死绝才好呢。

  容天华已经是惊了,他没有任何逃跑的余地,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剑离自己越来越近。

  “沈清蝶,你不得好死,你终究是要下地狱的,哈哈哈哈。”他没有什么挽救的余地。

  剑在沈清蝶的手上沈天的帮助下,穿过了两个人,即便不是要害,但是已经可以要了两个人的姓名。

  沈清蝶已经没有想太多了,就算是沈欢,她也找不到什么留念的地方了,心中只是那种痛,说不上来的痛。

  剑拔了出来,甩在了地上,在地上晕染开一片红晕。

  容天华已经是无力的松开了手,他只能感觉到痛,非常非常的痛,冲击在他身体各处。

  沈欢这时才缓缓的抬起了头,脸上早已是被泪水所铺满,她冲着沈清蝶跪了下去。

  她充满着悔恨,所以刚刚也没有阻止沈清蝶的举动,她其实也知道,只要是她开口,沈清蝶的善良,必然会放过去。

  但是她希望的是容天华死去,她知道他做了哪些坏事,她也知道她自己做错了什么。

  沈欢这时候才是缓缓的开口道:“小姐,都是奴婢的错,如今能送容天华一程,也不枉小姐一直以来的照顾了,是欢儿不好,做了错事。”

  沈清蝶呆呆的站在原地,她其实也在纳闷,沈欢为什么一直不说话,是不是想要包庇容天华的罪恶,现在她知道了,却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她。

  其实自始至终,沈欢确确实实没有害过沈清蝶,反倒是一直是想办法帮助她。不过实在是势单力薄,又被人所蛊惑,终究是酿成了大错。

  当沈欢已经醒悟过来的时候,却已经是为时已晚,一切都没办法重来了,只能是逆来顺受,做一个傀儡。

  容天华在后面笑着:“还想博同情吗,你真是狗屁不如。”

  沈欢跪在地上,沈清蝶也是莫名的流出泪水。

  沈天却无感,沈清蝶会信任她,但是沈天不会,他只是觉得这个人还在妖言惑众。

  举起剑来,准备给这两个人做一个最后的了断,不给挣扎的机会。

  “剑下留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