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沈天急忙赶回,清蝶释然看淡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3141 2019.08.03 14:05

  “神医,姐姐她这是怎么了啊。”沈咚下意识的以为,沈清蝶的毒没有解除反而是更加厉害了。

  灭论为沈清蝶上了针灸,微微皱着眉头,也有些无奈,他也是尽心的在为沈清蝶治疗,只不过事情总是出乎意料的变化,下毒的人也是丝毫的没有留余地的啊。

  “神医,现在该是如何是好啊?”沈咚面色十分的焦急,因为神医施药之后,沈清蝶的面色并没有见得有多少好转。

  灭论也也只是淡淡的说道:“无妨,按照老夫的方子正常调理便可。”跟多细致的东西他并不打算和沈咚说清楚。

  头也不回的便是离开了,一边轻轻摇了摇头,有些惋惜。

  一边,沈天在另一个镇子上收到了灭论的信件,赶忙起身带着采好的草药,火急火燎骑上马,快马加鞭的往回赶。

  沈清蝶的倒是过的很平静,她自从得知自己的性命已经不远了后,经过了几天的大彻大悟,反倒是看开了。只是眼中容不下沈咚的存在,她不希望换走别人的生命去活。

  这一晃便是安安稳稳过了几日,直到沈天从外面赶回来了。

  他第一件事并不是去看望沈清蝶,而是飞速的找到神医灭论。

  沈咚在外看到了沈天回来,上前打个照面,便是跟在了身后。

  “清蝶最近还好吗,吾从神医信中得知,好像出了什么问题。”沈天一脸严肃的看着沈咚,一边快速的前进。

  沈咚略微思索了一下,便说道:“姐姐她今日面容时常变幻,十分骇人,若是说毒的事情,神医所说应该无大碍了。”她把自己知道的如实说出来。

  沈天轻轻皱着眉,心里十分的担忧,但是还是先找到神医再说吧。

  他们便是走到了神医的居室中。

  灭论一眼看到沈天,也是站起了身。

  沈天先是行礼,随即赶忙问道:“神医,清蝶的病到底是怎么了。”

  说话间,便是将自己所采到的草药完好的从包裹中拿出,摆在桌上。

  灭论的神情十分的严肃,便是开门见山直截了当的说道:“有些事情要与你说清楚,让你抓紧回来也是因为这个。”

  沈天心里感到有些不妙,只能小心的问道:“是出什么差错了吗?”

  灭论轻轻的摇了摇头,哀叹道:“沈清蝶她,已经没救了。”说着便是眼神有些哀伤。

  “老夫行走江湖多年,多少疑难杂症都治愈过,可眼下她所中的毒,唉……出乎老夫的意料啊。”灭论也是展现出一副痛苦的神情。

  他是真的心里难受,作为神医若是医不好别人,自己便也是会十分的难过,行医济世乃作为神医所该完成的事情,这也是他的师父所教导的准则。

  沈天听到这个消息便是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生生的将他给制在原地,表情有些木讷,一时间竟然说不出什么话来:“这…难…难不成,没有法子了吗?”

  沈咚在一旁也是没有回避,自然听的清清楚楚,眼睛瞪得大大的,上前一步带着些哭腔便是质问道:“你…你不是说都是糊弄姐姐吗,不是说为了逼毒!”

  她有些恼怒,先前神医对她所说的完全不是这样的。

  灭论反倒是轻笑了一下,有些感慨道:“真假参半吧,老夫与你所说的那些话句句属实。”

  “本以为,沈清蝶所中之毒慢性所侵入之深,必然要使用些法子将深处的毒所攻出,奈何老夫依然是错算了些东西。”

  沈天听着,也是有了个大概,心里也是平静了些:“神医,您曾说过,只是缺这一味药引,如今药引小子费劲千辛万苦寻得,为何不可救治?”

  “已不同往日,你将她送到之时,已经处在岌岌可危之态,毒素正想着内脏蔓延,随时都有暴毙之危,此时只要老夫将毒性压下,再寻得这药引便可救。”灭论顿了顿,朝向沈咚比了比。

  “你不在的时候,她的毒便是爆发了,沈咚在场所见到了。”

  沈咚一听赶紧点了点头,她当时亲眼见证的,神医救了沈清蝶的命。

  “此毒的毒性之烈,确实是老夫所没有预料到的,不过还好你能及时赶回,这味药至少也是能缓解她的毒,只是洗澡澡没法治愈了。”灭论坐在那,神情憔悴,他也是为了沈清蝶的毒操碎了心。

  沈咚在旁边也是听了全部,眼睛红红的。

  扑通一声,她便是跪倒在了沈天面前,哀嚎道。

  “能救,还能救,咚儿肚子里的孩子能救她,”说着便是满脸的泪花,“请您成全吧,咚儿愿意救姐姐的姓名。”

  这一句话也像是个重锤砸在沈天的脑子上,他看了看神医,灭论没有什么表示,大约算是默认沈咚所说的了,他再看向沈咚。

  沈咚此刻拉着沈天的裤腿,满脸的情绪写在脸上。只要能救下沈清蝶,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可以的。

  沈天也是迅速思考当机立断:“不可!”

  “若是为了救清蝶断送了你和你肚里的孩子的姓名,以命换命的事情不可以。”沈天心里也是痛,但是他不愿意那别人的命去换取沈清蝶的命。

  沈咚看到他大义的表情,也是愣了愣,心道这两人怎么会这么顽固。

  “神医说了,不会伤及咚儿的性命的。”

  “哼,那也不可,孩子的命就不是命了吗。”沈天此时只有愤怒,他生气沈咚不爱惜自己肚子里的生命,他也怒自己没能早些送药回来。

  沈咚没辙了,便是长跪不起,趴在地上唉声哭泣着。

  沈天一把将她拉了起来,眼神直视着沈咚,神情十分的严肃,直接问道:“清蝶她都知道这些吗。”

  沈咚缓缓的点了点头,眼中满是渴望,希望他同意自己救沈清蝶。

  沈天狠狠的叹了口气,眉头紧皱摇了摇头,带着命令的口吻对着沈咚说道:“你赶快离开这里吧,走的越远越好,给足你钱财,给你安排好前程,你走吧!”

  沈咚也是没料到沈天也会这样说,她使劲摇着头,咬咬牙站在原地。

  “你若是不走的话,休怪吾无情,这里也容不下你了。”沈天一把将沈咚领起来,放在门口,直接是威胁道,这里他还是能做主的。

  沈咚大叫着,害怕的情绪涌上心头:“不,要去见姐姐!!”说着便是跑向了沈清蝶的屋子,沈天也是紧随其后。

  沈清蝶此刻正在院子里,看着天边的白云发呆,她的脸现在被各种颜色给画满了一样,甚是惊悚,她如今也是见不得人了。

  沈咚看到沈清蝶,几步上前就是跪倒在地上,抓着沈清蝶的裙摆不放。

  沈清蝶也是被她突然的举动给惊到了,随即便是看到了沈天也到了。

  她本来早已经是哭干了泪水,如今看到沈天终于是回来了,又一次决堤了,她终究只不过是一个小女孩啊。

  “姐姐,求求你了,让咚儿救你吧。”沈咚大喊道,她只有这样才能舒缓心中的情绪。

  沈清蝶没有理会沈咚,反倒是呆呆的看着沈天:“你都知道了是吗。”

  沈天艰难的点了点头,眼里满满的都是柔情。

  “给清蝶准备个墓地吧,不知道还能活多少日子了,”沈清蝶说着,便是万念俱灰,潸然泪下,“只是奴家不想变成孤魂野鬼!”

  沈天走上前,一把将沈清蝶搂在怀中,紧紧的,轻声说道:“别怕,别担心,你不是一个人,你还能活很久很久的。”

  两个人便是这样紧紧相拥着,此时一切的话语都化作了乌有,只有两颗心的靠拢。

  灭论也是走了过来,本来不好打搅这样的场景,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该来说清楚,便是轻唤几声,叫走了沈沈天。

  沈清蝶在沈咚的搀扶下回到了屋内,无力的躺下了。

  他们走着走着便是走到了漫漫的田野中。

  “沈天,老夫知道你们这些人可能会做出些什么事情来,即便你心善。”灭论沉重的说道。

  沈天微微颔首:“神医说笑了,小子不可能做以命换命的事情的。”

  “这番找你便是要与你说清楚的好,现在即使是沈咚的孩子做药引,也难以救下沈清蝶了,若是强医只怕是会引毒送命。”灭论冷冷的说道。

  沈天点了点头,随即问道:“还有多少年岁可以活?”

  “这个不太好讲,”灭论微微朝着天空笑了笑,“看命的,少则一两年,多则五六年。此毒性慢,在老夫的硬逼之下,已经不会在爆发了,就看它自己潜移默化影响了。”

  说着,灭论便是露出了慈爱的笑容,看着沈天:“不过不影响生育,毒只会慢慢的在她体内随着宿主一同消亡。”

  沈天叹了一口气,也是有些无奈,道:“那还有什么要做的吗?”

  灭论微微一笑,便是接上话:“老夫将会前往边城,那边有一种药应该会对她有些作用。”

  说完便是向屋内走了回去,沈天也是自己笑了笑,回到房内该说的与沈清蝶也是说了说。

  “那咱们这是要去哪?”沈清蝶十分的迷茫,她也知道自己还能活几年的光景。

  沈天抚摸着沈清蝶的头:“你把你自己身体养好了,心态稍微调整一下,倒时候跟着神医一同前往边城吧。”

  沈清蝶点了点头,靠在床上,想着一切。

  一晃又是半个月,就在他们准备要启程的时候,一名不速之客出现在了山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