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清蝶失意绝望,无奈自寻短见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3233 2019.07.17 13:00

  沈清蝶歪着头,一眼便是看到了周萌急急忙忙地走向自己,面露焦急之色。

  她微微一笑,便是有些疑惑,问道:“萌姐姐,怎么突然就来找妹妹了,妹妹现在在宫内休养,自然是挺好的呢。”沈清蝶也不希望周萌担心什么,因为确实身体是十分健康的。

  沈清蝶从床上坐了起来,面对着周萌,也是有好一段时间没见过了。她现在没什么好的朋友了,自然心里也是十分的想念着周萌,但也不能去找她玩。

  周萌也是直接的就走到了床前,抓住了沈清蝶,好生打量了几眼,东摸摸西瞧瞧着。感觉就好像是沈清蝶真的出什么事情了一样。

  沈清蝶也有些怪异,赶忙是轻轻甩开了周萌的手,她这样做让沈清蝶浑身都有些不自在,但是心底却是十分的温暖的。

  “姐姐,你这是干啥,妹妹身体还是好着的呢。”一边说着,一边便是下了床。

  周萌眼神中满满的都是忧虑之色,看着沈清蝶身体确实没问题,心里才舒坦了一半。

  “清蝶,你要是难过就和姐姐说,你那些事情姐姐都已经知道了。”周萌抓着沈清蝶的手,这样安慰道。

  “嗯?”沈清蝶有些诧异,便是看向一边的沈菊,瞪了她一眼,一看便知道肯定是沈菊去找的周萌。

  周萌一把将沈清蝶揽在怀中,便是说道:“你也别去怪沈菊,她也是因为担心你才来找姐姐的,你现在如此状况下去自然是不好的,趁着今日天气晴好,姐姐带你出去玩吧。”

  沈清蝶刚想拒绝她,因为太医来看过都说身体是好的,何必如此大费周章,但是看着周萌真挚的眼神,还有沈菊眼中的期盼,便是答应了下来。

  她就还了身衣裳,本来平日因为院内就也不会来其他人,沈清蝶一直穿着很随意,现在是要出门,当然是需要体面一些才好。

  ……

  “妹妹,你看你是不是很久都没有上街过了,现在城里可热闹很多了啊。”周萌也是很喜欢出来玩的,只是平时管的严,也不能如此的自在。

  沈清蝶看着周围的一些叫卖声,心里也是有些放松下来,能与自己的密友一同游乐,实在是一件开心不过的事情了。

  “诶,你看,那边有几顶大轿,好像是有什么大户人家娶亲,快去凑个热闹,图个喜庆。”周萌也是对一些新鲜事物感到十分的欣喜。

  便是蹦跳着,就先走到了前方,穿过一丛的人群,便是走到了前头,想要讨个好彩头来,但是周萌在前方突然的愣了一下,便是赶忙的回头,拉住沈清蝶。

  “走吧,没什么好玩的其实。”周萌显得有些不自然。

  但是沈清蝶有些奇怪,她还没看到什么自然不愿意就这样离开了,她也想知道这娶亲的到底是那户人家。

  周萌想要将她拉住,可也已经来不及了。

  沈清蝶也是愣了一愣,脸上的笑容收住了。

  她们所遇到的迎亲队伍不是别人,正是那于梦雨与姜成的婚礼。

  于梦雨此刻身着凤冠霞帔,也自然是十分的风光才是,可她的脸上,所挂着的竟然是一种十分凄凉的笑容。

  旁人都沉浸在皇帝赐婚,姜成将军娶亲这样的乐事上,谁也不会去注意这个新娘子是什么表情,只觉得,她身着荣华富贵,今后应该是幸福美满的。

  可周萌和沈清蝶与于梦雨也是相识,自然能看懂她表情中所带着的那股肃杀之气。沈清蝶便是这样呆呆的望着。

  于梦雨也是看到了她们,冲着沈清蝶便是咧开了嘴,轻笑了两三声,眼神犹如一把利剑便是穿透了沈清蝶。

  她的笑容就想是从深渊中弥漫出来的一般,将沈清蝶的心就死死的往地下拽。

  于梦雨又是大笑了一声,便是闭上了眼睛,不再看向她们。

  但是,沈清蝶却已经陷入了一种深深的恐惧中,因为她刚刚便是与于梦雨对视了一眼,那一种渗人的笑容刻印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双腿开始发软,就好像于梦雨下一刻去向的是刑场,而自己是害死了她的人。

  周萌眼看不对,便是用力的扶着沈清蝶,沈菊也在一旁帮忙。

  沈清蝶双目紧闭,两股战战,开始无端的作呕起来。

  沈菊十分担心地拍着沈清蝶的背,她不知道小姐为何就这样了。

  周萌虽然也看到了,但是心中的触动完全不及沈清蝶那般恐惧,只能一直安慰着。

  沈清蝶也不知道心里到底是怎么了,是为什么,只是一种又一种的感觉洗刷着自己,眼里也饱含着泪水,看着旁边不离不弃的两个人,微笑了一下表达歉意,随后便是晕阙了过去。

  从这开始,沈清蝶便是一病不起,真的倒下了。

  ……

  “如此,果真是作孽啊。”沈源之得到了消息也是来到了宫中,站在沈清蝶房前,有些焦躁不安。

  看着眼前的门缓缓开启了,太医从里面走了出来,却摇了摇头。

  “大人,恕老臣无能,小姐这个病它不是病,无药可医啊。”说完,便是匆匆离去了。

  沈源之皱着眉头,走到了房内,沈清蝶还在昏睡中,之前也是有醒来过一阵,但又不知道什么原因又昏迷过去了。

  周萌和沈菊就在一边,周萌心里也是深深的愧疚,要不是自己带沈清蝶出门,也不会见到如此凄恶的眼神,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

  她去找皇兄,找来了宫中最好的太医,可是依然是束手无策,她也是不敢离开沈清蝶身边。

  沈源之知道了事情的经过,自然也不会怪罪周萌。于梦雨也曾在书院中学习,后来却被赶出书院,她的为人沈源之很清楚,并不是什么好人。

  本来小小年纪的,还能改正,却是一次又一次的犯下错误,一点一点的自甘堕落,如今早就了现在这个结果,却还是波及到了沈清蝶。

  沈源之别无他法,求医已经无用,自然是想着为沈清蝶冲喜,好将沈清蝶身上的这股歪风邪气去除出去。

  他提笔写下一封信件,如今能帮助到沈清蝶的也没有别人了。自然是已经漂泊在外的沈天。

  沈天自那日之后,便是完完全全的心里感受到对不起沈清蝶,便是远走高飞,想着不再回到书院,干涉沈清蝶的生活,好能让她一点一点的渡过难关。

  他也曾写信,将一切事情完完整整的告诉了沈源之,好请求他的原谅,自己却也没有任何的脸面回来,他也不想在面对这一切,这也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沈源之此刻能想到的便是他,他是看着沈天长大的。当年自己的父亲将这个孩子捡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经历过无数次生死的考验了。

  他很清楚,沈天的本性是向善的,在书院的熏陶下,自然也是沾染了一身的儒道礼仪。虽然从小便不是很喜读书,对习武有着浓厚的兴趣,但是也依然是学习到了不少的儒学。

  沈源之此刻写下信,就是想告诉沈天,希望沈天回来娶沈青蝶。大家都可以不计前嫌,毕竟也并没有犯下什么大错,如今流言依旧存在,将这流言坐实自然就不会有什么非意。

  从下沈清蝶没有母亲的关怀,沈源之又如此的严苛,对这个孩子最好的人应该就属比她大几岁的沈天了吧。

  等到了沈清蝶有些好转一些的时候,沈源之坐在床头,亲自喂沈清蝶将中药喝下。

  沈清蝶也是感受到了沈源之的变化,心里很感激,却难言于表,就静静的看着沈源之,想着儿时的那些快乐的日子。

  “清蝶,有件事,为父还是要与你商量一番。”沈源之有些严肃的开口道,为沈清蝶冲喜这件事非同小可,不能小觑。

  沈清蝶有些疑惑,看着沈源之,等他继续说。

  “你这些日子受的打击太多了。如今,阿爹将沈天召回来了,希望你与他成婚,冲个喜,也希望你们能不计前嫌,你们小时候可玩的可好了呢。”沈源之一边说着,一边柔情的看着沈清蝶。

  沈清蝶一时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瞪大了眼睛,不知道沈源之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仅仅是为了冲喜吗?不,完全不能答应啊。

  沈源之也没有着急沈清蝶做出什么回应,便是好生劝说道:“你好好休息些时日吧,好好想想便好,爹爹只是希望你能健康一些。”

  说完便是离去了,留下沈清蝶一个人在哪里凌乱。之前的那件事,沈清蝶早已经释怀,毕竟沈天没有做什么坏事,都是那些有心之人所起的流言,沈天依旧是自己最最亲近的小叔。

  但是,沈源之这话依旧如一个晴天霹雳,硬生生的打在沈清蝶身上,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缓缓的起身,完完全全的不能理解。

  “冲喜?什么冲喜啊,为什么要这样,明明什么都好好的不是吗。”沈清蝶情绪有些崩溃,她不懂沈源之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之前还从未想过自己要嫁人这件事,即使是与师兄容天华的日子里,也没有考虑到这些,可现在突然就要承受这样,自己完完全全是不能遭得住。

  几步踉跄,便是走到了柜子前,推开了上面的东西,打落在地上想起了杂乱的声音。从柜子上面拿下了一把匕首,这把匕首本来是作为装饰性的物件,没有完全开封,却依然十分的锐利。

  沈清蝶如今已经难以做到正常思考了。

  沈菊在外面就听到了房内的摔落的声音,赶忙冲了进来,看到小姐拿着匕首。

  便是不由分说,便是一把抓着匕首的尖,大叫一声夺过。

  “小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