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沈天突然离去,清蝶受宠若惊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3107 2019.07.21 13:00

  沈清蝶不明所以,但是也不好过多的询问,只能看着沈天先是又与众人说了些什么,好像是把事情处理完,然后才带着沈清蝶走着回沈家的路。

  她能感觉到一丝的奇怪,只不过还是有些按捺不住自己心里的欣喜,想要与他分享一下,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好,看着沈天有些严肃的脸庞,沈清蝶心里也不知所措。

  看着路边的花花草草,听着耳边清脆的鸟鸣声,总感觉这美妙的春的景色与自己无关似的,沈天也无心注意这些。

  回到了家中,来到书房内,沈天与沈清蝶坐下,沈天为沈清蝶沏了一壶茶,端给沈清蝶,微笑着看着他。

  沈清蝶有些不自在,便是先出言问道:“小叔,你这是怎么了,突然这样,清蝶总感觉到有些生分了。”她也能看出沈天好像有些什么顾虑的样子。

  沈天摇了摇头,抬起头,含情脉脉的看着沈清蝶,轻声叹了口气道:“不知为何,最近几日做梦的时候,总想到了以前的时光,想着自己好像有些事情没有完成。”

  沈清蝶一听也是有些惊讶,随即便是想到了些什么,心里也不由的有些不自在,低下头,轻声问道:“是不是想念于倾清了?”

  想到于倾清,沈清蝶心里也有些忐忑,自己唯一的金兰姐妹,便是早早的离去了。沈天也是她儿时的好友,本想着也能成就一段神仙眷侣的,但是命运却造化弄人。

  沈天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后又微微的摇了摇头,眼神也有些低迷下去,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沈清蝶觉得气氛有些凝固起来了,却又不知道该从何开口,总觉得哪里不好,也不了解沈天为什么就这样了,难道还是因为于倾清的事情吗。

  沈天开口了,面色有些严肃:“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去完成的,过去的事情确实是已经过去,你就不用再去说什么了,并没有什么大的关系。”

  “那小叔就去啊,看着你心事重重的样子,难不成还能有什么顾虑了?”沈清蝶有些焦急的说道,他可不希望沈天有什么负担才好。

  “主要还是因为你啊,你的病才好,要是小叔现在离开,就怕你一下子又回到原来那样了,便是舍不得走了。”沈天有些忧愁,有种左右为难的感觉。

  沈清蝶突然好像心里有什么东西松开了,冲着沈天微微一笑,回应道:“小叔真的是多虑了,你自然有你自己的事情,何必如此为难,清蝶这里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

  一边说着,沈清蝶还站起来蹦跶几圈,来显示自己身体没有什么问题了。

  沈天看着沈清蝶活跃的样子,心里依然有些放心不下,便是还有很多嘱咐要说:“小叔确实是要离开一段时间,所以也是希望你能好好的。”

  “你大可放心,清蝶也不是小孩子了,自然能照顾好自己的,何况沈家上下哪个敢欺负,你就是在瞎担心了。”沈清蝶有些俏皮的说道。

  沈天也感觉的出,沈清蝶一段时间来的一些改变,她确实是长大了些,很多事情自己也会去想,会去看开去。只不过她小小年纪的也不该承受这么多才是,沈天一直以来都是想要好好弥补自己一时冲动所犯下的错误的。

  “后山的小屋的事情,由吾师弟亲自操办,你也不需要再过多的过问了,自然都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假以时日,便是可以将新房建起来,到时候就能住进去了。”

  沈清蝶认真的听着,沈天想要讲的事情,同时点点头,眼神中包含着柔情。

  沈天突然坐直了身,便是指着沈清蝶,面色严肃了起来:“你可不要为了好玩,就去后山哪里,吾回来之前不许再去后山了。”

  沈清蝶有些不解,这后山沈天在的时候经常去,为什么一下子就不让去了:“为什么后山不可以去?”

  “不想再后悔一次了,只希望你能一直好好的,后山的事情你确实也帮不上什么忙的。”沈天说的话有些绕弯子,但是却是句句肺腑之言。

  沈清蝶这时才感觉到有些凄凉,不知道为何,沈天这样突然的离开,自己心里也有些不舍,这段最为艰难的时期,也确实是沈天在的帮助下才能渡过来的。

  她看着沈天,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就这样看着,看着。

  沈天也能感觉的到沈清蝶的眼神,便是从怀中也掏出个小盒子,小心的递给沈清蝶手上。

  “走之前,怕你太过惦记,就送你个小物件,挂在身上也可以有个祝福。”

  沈清蝶有些疑惑的打开了盒子,里面有一个玉佩,色泽光滑圆润,一看便是上好的材质做成的,比起周天元所送的来说,颜色会稍微的淡一点,但依然能看出它的美。

  上面细雕着一朵巨大的牡丹花,艳艳是盛开着,精雕细琢耐人寻味。

  她看着便心里也不由的开心了起来,拿出周天元送的玉佩也与沈天说着:“就在山腰时,巧遇皇上,也赠予这样一个玉佩,说来你们真是心有灵犀了。”

  “陛下也来书院中了,”沈天自然不敢比拟皇帝,便是撇开话题,想着竟然皇帝大驾光临,“是来专程找源之兄的吧。”

  沈清蝶也是有些自豪的笑着:“这是自然,你们的礼物清蝶都会收好的,你就放心去吧。”

  沈天点了点头,轻轻抚摸了沈清蝶的头,虽然心里也有些担心,但是至少说了这么多话之后,也能安心不少了。

  是夜,沈清蝶独自坐在书桌前,把玩着眼前的两块玉佩,脑子有些放空。

  想着想着,便感觉到一丝的烦闷,沈天已经离开了,沈源之也因为皇帝的邀请,离开了书院,一下子自己最亲的两个男人都离开了。

  沈熠也已经很久没出现在书院中了,自然也少回家来,沈清蝶不由的便感到了些孤单,感觉一下子就有些失落的样子。

  虽然也不会很伤心难过,总感觉哪里有些不爽的样子,沈清蝶越想越来气。

  沈菊也是感觉到了沈清蝶的情绪变化,害怕沈清蝶又想太多,心里遭不住,赶紧的为沈清蝶端来温茶。

  “小姐早些休息吧,不都是好好的么,想太多也不好,奴婢看着心里也替小姐难过。”

  沈清蝶倒是白了沈菊一眼,她平时虽然是很懂自己的心意,但是此刻却并不是这样的,她此时心里满满的都是烦闷的情绪。

  “菊儿,你懂个啥,哪有什么好难过的,”沈清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现在这个情绪,“这一个两个的都走了,家里还能有谁啊。”

  “这不是还是奴婢陪着小姐么。”沈菊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抱着沈清蝶,想要好好的安慰她。

  不过沈清蝶此刻却是不需要被安慰,她只是想要发泄一下情绪,不过找不到宣泄的入口罢了,正好沈菊这样靠上来,便有了。

  她一把拉住沈菊,沈菊顿时有些错愣,不知道小姐想要做什么。

  沈清蝶也没有解释,就拉着沈菊好生端详了一下,便是轻轻的锤在她的手臂上出着气,一边嘴里小声嘀咕的说着一些坏话。

  沈菊突然就觉得有些好笑,但是硬生生的给憋住了,但也是能感觉的到沈清蝶确实心情还是好的,只不过不知道哪个环节出问题了,让沈清蝶变得这样。

  如果沈欢在场的话便是能感觉的出,沈清蝶这样的状态已经是几年都未有过了,是那儿时才有的状态,现在确实已经变化回去了,那种无忧无虑时候的状态。

  所以这才会使得她在沈源之和沈天同时离开的时候,感觉到一丝的焦虑,就好像幼儿得不到足够的关爱一样。

  沈菊也就是笑着,一眼看到了桌上的两块玉,被它们精美的制作给吸引到,便是呆呆的看着,真的是美极了。

  沈清蝶也看到了沈菊的表情,拿起来给沈菊看看,便说着:“这可分别是皇上和沈天送的呢,你看是不是很好啊。”一边说着还显摆着,完全是小孩子心性了。

  沈菊看着上面的花纹,心里也有所想的,但心里也不羡慕沈清蝶,只是觉得这两块玉佩,确实是少有的那种。

  “小姐,你知道吗,这两块玉可有着很深的含义呢。”

  “嗯?”沈清蝶拿到这玉佩的时候也并没有想这么多,看到沈菊这样说来,也是不由得有些好奇,“那你来说说看,有什么寓意啊。”

  沈菊便是讲解起来:“这蝴蝶,自古便因其身美、形美、色美、情美所使人欣赏至极,历代咏诵。蝴蝶是最美丽的昆虫,便是与花那般,所蕴含着一种高雅,不愧是皇上所赠。其寓意便是幸福与爱情啊。”一边说着,沈菊也是有些憧憬起来。

  “牡丹又唤作国色天香,虽然花中的高贵之类,却也有着幸福的寓意。再看这朵花,分明是牡丹中的一种特殊花,若是真花的话,颜色要淡一些,有浅浅的爱的意思,爱的纯洁。”

  沈菊说起来头头是道的,很多东西都是沈清蝶在书中并未瞧见过的,她听起来也有些新奇,听她说完才略有所思,微微笑着。

  沈清蝶便是看着沈菊,心里一朵鲜花盛放开来,难言于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