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清蝶反抗寻医,上山祭奠生母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3173 2019.07.28 14:00

  沈清蝶倒是漠不关心,任由沈咚独自哭泣着,心中反而升起一抹的厌恶之情。沈咚虽说也算是自己的表妹,但并没有多少亲近,如此无理取闹也怪不得自己了。

  第二日,沈咚便是被赶回了书院中,也都不需要什么理由,沈清蝶自己便是能决定。

  “姐姐,你为什么要把妹妹赶回书院中?”沈咚还不清楚自己的过错,便是拉着沈清蝶,眼中泪花花的。

  沈清蝶丝毫的没有什么想法,只是冷冷的看着沈咚,淡淡的说道:“只是觉得院中的气氛好像并不适合你,而且有沈柒一人也就够了。”

  沈咚也大概明白了些什么,咬了咬牙,睁着大眼睛,委屈的看着沈清蝶,想要得到谅解。

  沈清蝶也只是伸手拍了拍她的头,便是让下人带着她回书院去了,她并不想让她再留在自己身边烦着自己。

  沈咚便是这样被调走了,本来会有个新的人顶替她,但是沈清蝶总感觉到自己有些不自在,便是拒绝了阿爹,有沈柒一个人也差不多了。

  “你姐姐到底是怎么了,感觉好像是受到了什么。”沈清蝶转头问着沈柒。

  沈柒摇了摇头,抬头应道:“自从姐姐从京城回来后便是不对劲,妹妹也不知为何。”

  沈清蝶微微笑了笑,想必真的是被那些王公贵族的奢靡所惊道,便是想混入上层社会吧。、

  毕竟,沈源之虽然地位高,但一直以来都在书院中十分的清贫,沈清蝶便是这样给自己圆了过来,不再多想。

  ……

  沈清蝶看着自己两只发黑的手掌,随意活动了一番,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但是她看着自己的手总觉得很不安心。

  一直靠着太医开的中药调理着,身体完全是不像之前那般没了精气神,但是这毒的问题却一直没有丝毫的减少。

  她心里想着柳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姐姐,”沈柒匆匆忙忙的样子,让沈清蝶心里有些不悦。

  “不是说了吗,在院子中别大呼小叫的。”沈清蝶抬手轻轻的敲了敲沈柒的脑袋。

  沈柒委屈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冲着沈清蝶眨了眨眼:“姐姐,天叔回来了,想着你可能会比较在意。”毕竟这订婚的事情,这些小辈还是有所耳闻的。

  沈清蝶睁大了眼,嘴边不自觉的便是扬起了笑容:“真的吗,小叔他回来了?”

  便是拉开沈柒,起身往外走去,这个消息来得还是有些突然。

  沈天已经是在院门口了,远远的便是看到沈清蝶从屋内跑出,也是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这个丫头还是这么的着急,便是加快了脚步。

  “小叔,”沈清蝶眼中饱含着思念之情,便是拉住了沈天。

  沈天看到沈清蝶这个表情,原本想要训斥的话也是硬生生的给咽了下去,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柔声说道:“你呀你,不好好在房里歇息,跑出来作甚?”

  “还不是知道小叔回来了,想出门迎接一下么。”沈清蝶眨巴眨巴眼睛。

  沈天也是笑了几声,倏尔,他便紧皱起了眉头,拉过沈清蝶的手反反复复的看了看。

  沈清蝶也是心惊,赶忙抽回了自己的手,有些低下了头。

  “你的毒已经这么严重了吗?”沈天深吸一口气。

  沈清蝶摇了摇头,微微蹙眉:“没有,身体已无大碍,就是这个黑没法去除而已。”

  沈天自然是不会轻信沈清蝶的一面之词,心里也是有个大概:“吾这次匆忙赶回来便是因为你这个毒的问题啊。”

  “有什么办法可以解毒了吗?”沈清蝶露出了一个希冀的表情。

  沈天微微一笑,脸色确实十分的压抑:“并没有。”

  沈清蝶刚以为是自己白高兴了一场,又听他说道。

  “但是寻得一神医,有望救治你的毒,”沈天眼神坚定,“刚刚拜会了源之兄,已经说明情况,此事耽误不得,即刻便要启程。”

  “不,不走,”沈清蝶立刻开始抗拒起来,盯着沈天说道“现在这般挺好的,没必要冒险去寻什么神医。”

  沈天看着不以为意的沈清蝶,心中便是激起了一阵无名的怒火:“你难道就想你的毒这样下去,然后便使你永无天日的陷在里面吗?”

  沈天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瞪着眼,喘了几口气。

  沈清蝶也是被惊吓到了,向后退了一步,目光有些呆滞,她从没见过沈天如此气愤的样子,双手握在一起,轻声说道:“家中有大家的照顾,毒也并没有什么恶意,说不定过段时间就好了。”

  这确实是她所想的,因为自从服用中药调理,从虚弱中出来之后,便是与常人无异,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到这个毒的存在,要不是手持续发黑,沈清蝶都会自以为已经好了。

  沈天自然不能让沈清蝶如此任性,在他看来,这便是件人命关天的大事情,重重的抓在在旁边的树上,说道:“你好不好不是你自己说说的,听小叔的话好吗。”

  沈清蝶心中满是委屈的,脸上是神色也是变了变,快要哭的样子:“那御用太医都看过了,那些所谓的神医能有什么用。”她说话的时候已经是几近咆哮。

  “还不如在家清闲一些,反正也不会危及到姓名。”沈清蝶说这话的时候,明显的是十分的消极了。

  沈天抿了抿嘴,心中也是完全的同情着沈清蝶,如此碧玉年华的少女,却遭受着如此的苦难中,他轻轻的拍了拍沈清蝶的背,眼神也是越发的真挚了。

  “走,带你去一个地方。”说着,便是拉着沈清蝶欲走。

  沈清蝶看他硬来,也是有些胆怯:“去,去哪。”

  “山顶。”

  沈清蝶不太懂,但是听到并不是要强拐自己走,便是安心了一些下来。

  这一路山花烂漫,暖风袭人,沈清蝶也是感到心灵上有些许的慰藉,只不过这路却是有些熟悉的感觉,沈清蝶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

  随后远远的便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坟冢,她便是知道了这里是哪里。

  这里埋葬的便是沈清蝶的生母尧氏,在她年幼的时候便是辞世仙去,仅仅保留的那一点点的影响,也让沈清蝶对自己的母亲怀念不已。

  沈清蝶不知道沈天为什么突然将她领到这里,但是她看到自己母亲的坟冢,不由的跪了下来,抹着泪水。

  早些年的时候,沈源之会带着沈清蝶来到墓前祭奠,后来便是在祠堂里祭祀了。沈源之每年都会偷偷的自己一个人来到墓前,但是并没有什么人知道。

  沈清蝶也是很多年没有来到墓前看望过自己的母亲了。

  她多希望自己能有个母亲陪伴在身边,可是母亲走的早,便是不能陪伴着,沈清蝶此刻万千的委屈与难过便是抒发出来了。

  沈源之也是个专情的人,一生心思都在书中,娶尧氏为妻也是缘分所至。便是没有纳过妾,妻子逝世之后,也并没有想过续弦,他身边何尝不是有些冷清的呢。

  沈天站在一边微微的低头,虽然与尧氏同辈分,但是当初也是被她所赡养大的,心中自然也是满怀着思念之情,都怪命运造化弄人罢了。

  沈清蝶看着母亲,想着母亲的音容,泪水便是一直流淌。

  若是母亲的在天之灵有应,应该会保佑自己的女儿吧。女儿在这边受了很多苦,但没有关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吧。

  娘亲,你会支持清蝶留下,还是说去寻找神医治病呢。

  沈清蝶啜泣着,心中思绪一点一点的蔓延开去,低着头看着自己乌黑的双手,一时间也拿不定什么注意,抹着泪水,强忍着伤痛。

  沈天看着沈清蝶孤立无援的跪在那里,心中自然也是十分的悲痛,本来心里有些动摇了,他也只是希望沈清蝶能健康、快乐。

  但是如今看着她这个样子,如果不能将毒给医好,那么再怎么快乐也好像是徒劳一般,他心中的决定又是坚定了几分。

  沈天便也是在墓前跪下,心中默念着。

  嫂子,你会支持的对吗,您放心,有吾在,清蝶一定会没事的,您的在天之灵也可以安心了。

  磕了几个头,在地上伏跪了一会儿,才将自己的情绪缓和过来,看向一边的沈清蝶。

  沈清蝶此刻正闭着眼,双手抱拳,放在胸前,跪在地上,就这样静静的待着。沈天便也是在一边静静的看了一会,却悄悄的离开了。

  沈清蝶便是将自己的身心的在这里放松了起来,四周的鸟鸣,山间清新的空气都好像是围绕着她一般,好像自己的母亲一直都在。

  不知过了多久多久,沈清蝶才睁开了眼睛,但是沈天却已经不在身边了。

  她有些惊讶,转头,看到沈柒正在那里默默的等着,看到沈清蝶已经缓和过来,便是过来扶起她,说道:“姐姐,叔父在书院那里。”

  沈清蝶不解,便起身从山顶下来。

  远远的便是看到了书院门前站着两个人,都是自己最亲近的亲人,小叔与父亲。

  她小跑便是跑到了沈源之的身边。

  此时的沈源之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那般严厉的神情,反倒是多了些慈爱。

  沈清蝶一把抱住阿爹,没有话说,就这样抱着,仿佛时间都停滞了一般。

  沈源之也是轻轻的拍打沈清蝶的背,柔声说道:“清蝶,听你小叔的话,治毒要紧啊。”说着好像眼睛便是有些湿润。

  尧儿,这一切,你都会看到的吧,女儿会过得很好很好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