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清蝶进宫游乐,皇帝无意考验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3208 2019.07.01 14:42

  沈清蝶起了个大早,原因便是今日周萌说好要带她进宫了去玩。要知道皇宫这样的地方,一般人可不能随便的进入。公主带着令牌,自然便是能带沈清蝶进入。

  周萌自然也是起得很早,两个小姐妹相视,便是走出公主府,外面早已备好了大轿。

  这轿与上次见到的略有些区别,要更加大一些。

  细细端详着,见其金黄轿顶,罗幕挂珠帘;明红轿帏,绫罗绣锦织。

  不愧为公主的座驾,着实是光车骏马,翠围珠绕一片华贵。

  这便是公主在京都出行所用的座驾,自是与外出的有些不同,更为的奢华一些。

  沈清蝶心里显得也有些小小的兴奋,虽然大小被教导生活较为朴实,但是这样的大轿小时候坐过,自从长大之后便再没坐过了。

  从小窗向外看去,数了数,便是有八人抬轿,前后也有仆从随行,一个身穿朱红长袍,皡白顶花翎,补子绣黄鹂的太监在前面开路。

  载着沈清蝶的心中的舒坦,周萌一路上讲着些宫里的趣事,为沈清蝶解闷。

  一路毫无阻拦的便进到了宫中。

  在丫鬟的搀扶下,沈清蝶走下了轿子。

  皇宫内富丽堂皇,各种瑶台琼室伫立在四周,便是碧瓦朱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沈清蝶虽然小时候也见过,但是也实属多年,如今再见,心中便是更加的震撼。

  正所谓:“茂苑城如画,阊门瓦欲流。”

  沈清蝶看着便有些出了神,想着要是容天华现在能在自己的身边,便也能见到如此辉煌气派的宫殿了,想着他心里便是有些小小的失落。

  周萌并未察觉沈清蝶这细微的变化,轻轻拉住沈清蝶的手,在她一旁嫣然一笑道:“妹妹怎的如此惊讶,宫中好玩的东西还多着呢。”

  沈清蝶也是缓和了许多,对着周萌莞尔道:“自然好啊,全凭姐姐做主。”

  周萌便拉着她介绍这宫内的情况,想要带着沈清蝶回到她幼年时候所居住的所上。

  路上迎面走来一名男子,身着圆领袍衫,上绣一只巨蟒,腰别玉带,配着个金黄兽坠。面目庄重,黑眸远眺,有些目中无人的样子。

  周萌见到便是惊喜地张了张嘴,走上前行礼道:“皇叔,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沈清蝶见状,赶忙跟在身后行大礼道:“小女沈清蝶见过亲王大人。”

  亲王见到周萌也是惊讶了一下,便是轻抚她的头,眼神中透露出些溺宠道:“是萌萌啊,你不是应该在外学习,怎回宫里来了。”

  随后看了一眼她身后的沈清蝶,便是明白了一二:“这就是沈源之太师的千金吧,有她父亲年轻时的感觉。”

  沈清蝶也是有些受宠若惊,赶忙行礼道谢。

  周萌自然是与亲王解释一番自己的来由,面得他要与皇上告状说自己不务正业,不好好学习。

  亲王微微颔首,便是说道:“宫中自有规矩,你也应该懂得,莫要在里面乱窜了,你们先去御花园游玩吧。”

  “那皇叔这是有要事要忙吗。”周萌见他要走,有些不舍。

  亲王微微笑了笑道:“刚上完早朝,在宫内换身衣裳,过会儿随皇兄一同前往,你先带着她好生玩乐,宫内自然是比外面的地方要华丽许多。”

  周萌也是点了点头,带着沈清蝶辞别了亲王,换了一条路走向御花园去。

  皇宫内错综复杂的道路,是不是便是能看到一些忙碌的小太监、小宫女。

  沈清蝶有些纳闷,为什么亲王会认识自己,便是轻声问周萌道:“那个是亲王大人吧,怎好像认识一般,有些不解。”

  周萌便是掩嘴笑了几声,便回答道:“瞧你这个记性,当年你随太师进宫时便是见过皇叔呀,源之太师自然与他们都有些交情才是。”

  沈清蝶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他知道自己的父亲很厉害,也没曾想到与皇族也是有这么大的情面,交情不浅啊。

  她便是明白了,亲王周天光,皇帝周元等等都与沈源之有些交情在的,具体的周萌却也是不太清楚了。

  便是不想太多,随着周萌踏入御花园中。

  环境虽然不比书院那般幽静怡人,却也显得清幽宁静。流水细长,岸闻清香,枝头俏丽盛放,顶上喜鹊吱叫,山石动人,轻掩亭台,俨然若画中般。

  高处有流水倾泻而下,形成个小瀑布,几棵葱郁的大树,看着也有几百年岁了。

  有些宫女,身着淡粉色宫裙,挽起青丝,略施粉黛,正劳作其间。

  沈清蝶自然也是沉浸其中,怡然自得着,随着周萌再亭子上坐下了。

  周萌随手招了招,叫来几个宫女耳语一番,不一会儿端来一些茶水和糕点水果,供沈清蝶品尝。

  “这些都是宫内有名的点心,小时候很爱吃,如今却也难吃到了,现在回来自然想与你分享一下。”周萌拿起小小的地咬了一口,喜悦的与沈清蝶说道。

  沈清蝶自然是领会周萌的好意,便也是尝了尝,味道自然是不用说,十分的美味,与在家中吃到的那些完全不同感觉,果然是宫中的食品。

  不一会儿,亲王和皇帝便也是来到了御花园中,两人的装束虽然十分的华贵,但是却显得平易近人许多,并不是朝堂上那般正装。

  周萌见到皇帝,便显得兴奋不少,小跑上前,便是抱住叫道:“父皇~”

  沈清蝶自然也不是第一次见皇帝了,但是小时候的事情也记不太清,也是跟随周萌上前去,伏跪行礼道:“小女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见到沈清蝶也有些不解,看了一眼周萌,看向了亲王。

  亲王在边上嘿嘿笑了笑,轻声向皇帝解释道,这是沈源之的闺女。

  皇帝其实在沈清蝶幼时也是见过,只不过女大十八变,皇帝平时又忙,自然是见过的次数很少,如今再见没有认出也不足为奇。

  而亲王见过沈清蝶的次数是要比皇帝多一些,所以略加思索便能猜想到沈清蝶的身份,能与公主这般熟络,并且关系亲密,自然也没有多少人了。

  皇帝仔细打量了沈清蝶一番,便是点了点头,想着这竟是沈源之之女,看样子也非同一般才是。

  随后开口道:“既然来宫内,便是客,理应好好招待一番,没想到沈源之之女也这般大了。”

  周萌也是难得见到皇帝有如此心情,便是附和着说道:“父皇既然如此雅致,便好好陪孩儿玩乐一些吧。”

  皇帝轻拍了拍公主的脑袋,没好气的说道:“你呀,才没学习几天便是待不住要回来,等回去之后好好跟着源之太师学习才是。”

  “才不是呢,这不是书院小假嘛,才回来的。”说着便是指了指沈清蝶,表示她也不在书院中,来表明自己说的都是真的。

  “你在源之太师那学习,想必也学到了不少吧,看这今日时日正好,不如吟诗助兴一番如何。”

  周萌本想拒绝的,但是亲王抢先一步答应了:“皇兄如此雅兴自是甚好。”

  皇帝也是轻轻的笑了一下,松开了手,看了一眼沈清蝶,说道:“沈清蝶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异议吧。”

  沈清蝶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想法。

  在这个节骨眼上,周萌便是想要拒绝也不太好意思了。

  皇帝先是开口道:“见早间太阳正好,便是用蝶恋花一词牌吧:凭任楼台清荷笑,轻卷诗书,倩影屏风妙。”

  亲王伸手拂扇,这并不是他擅长的东西,又不好开口,便是看着周萌与沈清蝶。

  沈清蝶自然不愿意亲王难堪了,便是接了一句:“揽梦清欢香并草,相思早透纱窗小。”

  周萌也硬着头皮跟上:“浅笑凭栏怜意俏,舞叶漫卷,花满长街道。”

  沈清蝶心里渐渐的一种忧愁便涌上心头,抬头望望天,心中想的是那个人,出言和道:“远处黄鹂声渐杳,雨丝平落浮空劳。”

  皇帝看向沈清蝶点了点头,眼神对沈清蝶有些认可。

  亲王在一边也是笑笑,鼓掌说道:“既然如此,大家都有这个闲心,不如到宫殿内去,好生接待一下,让人准备一下午宴。”

  皇帝点了点头表示可以,便是带着沈清蝶到了大殿中,便是有乐师前来,带着宫廷乐队,一些歌姬舞女,为皇帝亲王助兴。

  四周宫女络绎不绝,送来了各式点心美食,端茶送水悉心在一盘服侍着,乐队舞女足足有八十一人,大排场,便是看着沈清蝶也有些心惊。

  果真是皇恩浩荡,皇权深重。

  一曲悠悠,长想短思,细如流风,空若长河,宛转悠扬,奏出世事情苦。

  皇帝看时候尚可,便是再出题,想要考量沈清蝶一番,笑着说道:“此间乐章,如此凄凉,不知清蝶有什么意向可得吗。”

  沈清蝶也是明白了皇帝的用意,便是大手一挥,要来纸笔说道:“那便是献丑了。”

  落笔如凤,风华舞动,字字清秀珠玑。

  见得笔下道:“忆秦娥(李白调)。

  声声忆,音歌泪卷明书册,明书册。河边无柳,自斟萧瑟。

  碧园伤苦听淋沥,朴心梦见曾交集,曾交集,影徒随梦,平夜寻忆。”

  皇帝读完,大笑几声,拍了怕手掌便道:“好词,不愧是源之所教,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笔力,真叫羡煞旁人。”

  沈清蝶自然是谢过皇帝,轻轻将字收好,里面包含了自己的一片思念。

  皇帝对沈清蝶自是非常喜爱,赏赐了给她几幅名家字画。

  是夜,沈清蝶写下一封信件,讲述了今日的故事,寄向了沈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