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沈熠中途看望,误会沈天相斗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3138 2019.08.04 14:10

  “熠哥哥?”沈咚最先在田野中看到路上骑马的人,露出十分震惊的神情,赶忙上前。

  沈熠看了看来人,也是微微一笑:“咚儿啊,那看来是这里了。”

  他知道,沈天带着沈清蝶还有两个妹妹来到了这边求医,现在一看到沈咚就知道自己没有找错地方。

  沈天一来到这里,便是回时长给家中写信,将沈清蝶的病情与沈源之讲着,不过只是讲些好的,真实情况确实隐瞒了一些,也怕沈源之太过于担心。

  沈咚不敢怠慢,赶忙领着沈熠带到神医的院子中,找上沈天。

  “沈熠?你怎么来了。”沈天看到了他,随即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一个大大的微笑展现出来,“怎么也不说一下,小叔都没有准备什么过。”

  沈熠行礼颔首说道:“叔父客气了,这山谷之中果真别有一番风味,不愧是神医隐居的住所。”说着便是感叹着空气之好,适宜沈清蝶养伤。

  沈天也是热情的招呼沈熠进了屋子中。

  “你稍等一会,让咚儿去叫沈清蝶去了。”沈天将斟好的茶端给沈熠,如今说起来自己是他的叔父,但是与沈清蝶订婚之后还是当做平辈对待,本就年岁相近。

  哐的一声,沈咚惊得在房前跳了一下,只听里面传来了一声怒吼。

  “不见不见,不偏不倚偏偏这个时候来,不见!”

  沈清蝶此刻十分的恼怒,自己脸现在是各种颜色杂糅着,走出门都要当做怪物来看,怎么可能有心情见自己的哥哥,她可丢不起这个脸。

  “可熠哥哥是专程来看姐姐的啊。”沈咚在门外小心翼翼的说道,她自然的站在沈清蝶这边的,但沈熠是沈清蝶的亲哥哥没理由不见啊。

  “得了吧,”沈清蝶幽幽的声音穿出,“你不了解他,可姐姐清楚啊,就他这样的,怎么可能专程来这么远的地方。”

  她略微思索就觉得不太对劲啊,沈熠怎么说也不该来这么远的地方,总不是真的专程看自己的吧,或是阿爹派他来看看的?

  “不瞒你说,这次前来只是顺道看看妹妹,待个一两日就要离开了。”沈熠还是如实的对沈天说着。

  沈天有些好奇,但也理解,毕竟沈熠也一直在外很少在家中:“可否说说是什么事情?”

  “见到沈清蝶再说一说吧。”沈熠微微笑道。

  沈咚低着头慢慢的走了进来。

  沈天张望了一番:“清蝶怎么不来,身体有些不适?”

  “姐姐刚喝完药,正需要休息,不能来。”沈咚也只能先撒个谎来圆。

  沈熠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想法:“那就带吾一同去看看吧。”

  说着,几个人走到了沈清蝶的房前,沈清蝶也是听到了外面闹闹的声音。

  “阿哥,今日实在是不巧了,没法见你!”沈清蝶十分的不悦,说话也是颇为的大声

  沈熠在门外好生说道:“可是哥哥也待不了多久,要尽快前往边城去。”

  “边城?”沈清蝶一愣,好像自己也要去那边去,“你去边城作甚?”

  “那于梦雨孩子出生白日了,做喜事,送了请帖来,便是让吾前往。”沈熠完完全全的就告诉了沈清蝶。

  沈天在一边咬了咬牙,这个于梦雨被赐婚到边城,也是自己罪有余辜,如今孩子都出生怎么久了,看来是过得不错啊。沈天是唯一知道全部的人。

  沈清蝶在屋内也是愣了愣神,她并不待见于梦雨,不知道为何沈熠要去参加这个宴席。

  “走开走开,别来烦了。”沈清蝶霎时间便是大怒道。

  随后便是听到一声声乒乒乓乓的声音,沈清蝶在屋内打砸着瓶瓶罐罐。

  门外的人都是一脸的担忧,焦急之色,赶忙开开门,沈咚首先跑了进去。

  “于梦雨的事情有什么好管的啊。”沈清蝶冲着沈熠直接是大叫道,一把便是将手中的东西甩出。

  沈咚见状赶忙上前欲要抱住沈清蝶,好不让她如此癫狂的状态。

  沈清蝶很生气难过,也不管眼前的是谁,就拿起一个小花瓶就甩了过来,脸上神情完全就好似一个泼妇般。

  这一甩可是沈清蝶用尽全身的力气的,花瓶碰撞到了桌角上,碎片顺着空气就划过来。

  沈咚一时间也是没有反应过来,被沈熠一手救下来了。

  他一手便是将沈咚给抱了出去,给了沈天一个眼色,沈天迅速将沈清蝶手抓住,将她安静下来。

  沈熠这一抱便是注意到了沈咚的肚子,已经是过去了这么多个月,她的肚子已经完全的能看出些端倪了。

  沈咚也感觉到了自己被注视,赶忙别过头去:“没有事情的。”脸有些微红,这事情可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沈熠冷哼一声:“你怎么会有孕的?”他质问着沈咚,不管怎么说沈咚也算是沈家的人,如此便是怀上孕,有失沈家的颜面啊。

  沈咚有些扭捏状,便是回应道:“没有,哥哥想多了。”随后一路小跑的就跑开去了,并不是想在这个问题上太过于的纠缠。

  这个举动却使得沈熠起了疑心,自己有了一套猜测。

  沈天好说歹说才是将沈清蝶给安定下来,他心里也是有气,但是在沈清蝶面前不能展现出什么端倪来,沈清蝶这才听进去劝,躺下休息了。

  他刚一出门,便是见到沈熠叉腰站在那里,想着他比了比手,示意跟着他过去。

  两人便是一路走到田野间。

  沈熠先发制人开口道:“不知当初叔父如何答应爹爹的,现在看来你没记下来多少吧。”

  沈天以为他在说沈清蝶的事情,便是微微的颔首,说道:“清蝶吾全心照顾着,这病的事情确实由不得吾,神医也不能立刻根治。”

  沈熠却不搭理他说的什么话,有一出没一出的就说着:“当初你与妹妹订婚时,吾便是竭力反对,如今你的为人暴露出来了吧。”

  沈天微微的皱了皱眉,心里有些不悦,但是不知道他说这些是为何:“你这话未免有些不妥啊,不是空穴来风了吧。”

  “什么意思?”沈熠转身指着沈天,“那沈咚的肚子就是最好的证明了,一出家门就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了,真的是爹爹看错你了。”

  沈天瞳孔微张,随即立马想到了是什么事情,赶忙想要说着误会,却听见一阵破风声。

  “看招!”沈熠不由分说,便是出拳对着沈天来。

  沈天也看出一下子也难以说清楚了,便是伸出右手,为掌势,一把架在沈熠的拳腕上,身体向一边微倾,避开这攻击。

  沈熠一拳没有占到上分,自然是不会就此收手,他化拳为掌,向着他的肚子袭来,另一只手向前虚按,做攻击状。

  但是沈熠怎么说也不能是沈天的对手,沈熠从小文武双全,而沈天专精习武,可要比沈熠要更加的有气魄与韧性一些。

  沈天瞬间招架住,反手便是将沈熠的双手平举,一掌便是拍在他的肩上,另一只手点在他的眉心处。

  沈熠被这样一击便是踉跄后退,仅仅三个回合,自己便是处在下风,甚至可以说是大败,他咬牙看着沈天,心中不服,更加多的便是为沈清蝶处理这个男人的气。

  他微微一笑,从腰间掏出一把袖剑,长不过半尺,但是可以看出其锋利程度,沈熠是没想过后果,只是闹热想要替妹妹说一说公道。

  “看剑!”沈熠丝毫的没有停滞,便是冲向前。

  袖剑带着寒光扫过沈天的脸颊旁。沈天知道自己并不能硬抗,佯装后退,扎实马步,打在沈熠的手臂上,自己身体向后为倾。

  沈熠没有想给沈天任何喘息的机会,袖剑在手中转了一圈,剑尖朝下,便是朝着沈天的肚子去。

  沈天紧皱着眉头,右手点地,左脚打在沈熠的腰上,直接跃一个身位,从地上跳起,在空中翻了一个圈,平稳的落地。

  就看到沈天的腰间一大块衣服已经被剑所划开,一点红色从口子出晕染开去。

  他脸色丝毫没有变化,这点小伤还不至于怎么样。

  他趁着沈熠行动的一个小间隙,反手抓着他的肩膀,自己借着他的力飞起,转到侧面,用脚重击他的膝盖侧面处。

  沈熠顿时单膝向下弯去,也是当机立断,将自己手中的袖剑飞出去,直直的就插在了沈天的肩膀上,自己迅速转身与沈天拉开距离,随后站稳自己的身形。

  沈天捂着自己的尖,一大片殷红的血迹晕开去,他咬咬牙,看着沈熠。

  “别打了,要出人命的!”一个巨大的声音带着哭腔传来。

  沈咚远远的便是看到了两个人打斗的场景,赶忙就跑过来。

  “妹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天叔的,与他无关。”她用脚指头想都猜到了他们打斗的原因,开门见山解释道。

  沈天在一边怒瞪着沈熠,眼神中批评他过于冲动了。

  沈咚的话确实让沈熠有些傻眼了,自己所做这一切不就是为了要教训教训自己这个没有血缘的叔父,然后还打不过,只能用出自己随身带着袖剑了,这下竟然说是一个乌龙。

  沈熠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缓缓的尽量离沈天远远的,生怕他暴怒起来。

  沈咚看得懂形式赶忙打着圆场:“先去找神医吧,这个伤不能拖。”

  沈天用眼神挂了沈熠一眼,便是走开了,沈熠只能讪讪的跟在后面,有些不知所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