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俩人化解误会,众人前往边城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2212 2019.08.05 14:10

  灭论似笑非笑的看着找上自己的这两个人。

  两个大男人为了这点事情大打出手,下手还不轻,最后发现竟然是个误会,真的是有些好笑来。

  沈熠有些不好意思的站在一边,是他有些太过于冲动了。他又抬头看了看沈咚,心里有些疑惑,但是并不好开口问。

  “还好这袖剑不算太长,力道也一般,不然的话怕是要留些病根哦。”灭论笑着将沈天身上的伤口着。

  “还请神医操心了。”沈熠在一旁拱手说道,随后朝向沈天,“此事希望叔父莫要放在心上。”说着便是重重的行了个礼。

  沈天摆了摆手,翘着嘴,他也不是什么小肚鸡肠的事情,看着沈熠态度也十分的诚恳,心里也没有多想,这件事也就算这样过去了。

  “这件事就别和清蝶说出来,不然她可要担心死了。”沈熠可不想再丢脸了,赶忙说道,至少在不能让妹妹知道了。

  “怕是笑死的吧。”沈咚在一旁幽幽的说道,这件事说到底还和自己有关,只是没想到这个沈熠哥哥会这样一根筋。

  沈熠也没有恼怒,只是尴尬的在原地笑笑。

  灭论将沈天的伤口给包扎好,沈天顺势站起身来活动活动筋骨,确实伤的不深,并无大碍。

  “你说了你是去往边城?”沈天突然问向沈熠。

  沈熠点了点头:“是的,应该明日便走了。”他看向沈天的表情怪怪的。

  难不成就因为这个小误会就要早点赶走自己了吗。沈熠努了努嘴。

  沈天看到沈熠露出这样的小表情,不由得笑出了声。

  “说来确实巧了,可能要跟着你一同前往边城了。”

  在沈熠惊讶的目光中,沈天将灭论之前所说的一些事情原封不动的告诉了沈熠。

  沈熠点了点头:“那于梦雨的宴会……”

  “到时候看清蝶的意思吧,参加不参加都没什么的。”沈天说这话是时候很冷,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沈熠也是感觉到了,拍了拍沈天的肩膀,便是去寻沈清蝶说说话,毕竟是亲哥哥。

  ……

  “走吧,从这去往边城还有些路程呢。”沈熠将沈清蝶扶上车,有些担忧的看着沈清蝶包裹着的脸颊。

  沈清蝶的脸从原本充斥着的各种颜色,开始转变一点一点的黯淡了下去。

  一辆大马车,完全坐得下六个人,也没有多的随行人员。

  沈清蝶独自的坐在一个角落里,而沈咚坐在另一个角落上,两个人神情都并不是很好的样子,倒是车上的几个男人完全的没有什么心思,有说有笑着。

  车行进的也是十分的迅速,就在车上渡过了一个夜晚,便是在第二天到了边城中。

  城外便是滚滚的黄沙,一眼望不到边的戈壁,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别致景象。

  一行人找上了一个大的客栈便是住下了。

  沈清蝶看向坐在一边一言不发的沈咚,沈咚此时正呆呆的望着自己的肚子,张着嘴,好像说着什么,沈清蝶有些好奇,凑上去听听。

  “孩子呀,都是妈妈不好,也不能给你好的日子,现在你能活下去了,一定要好好生出来才好。”

  沈清蝶感觉有些好笑,挪动到沈咚的边上。

  “看你这两天都有些魂不守舍的,怎么肚子的孩子能保住还不好吗,”沈清蝶有些讽刺的意味,毕竟先前谁要死要活的一定要献出自己的孩子的。

  沈咚干笑了一下:“姐姐也不会有事的,相信神医吧。”

  “你呀能好好活着就是最大的福分了。”沈清蝶有些感慨道,说着便有些哀怨的看着灭论,她虽然看开了一些,但是心中还是有气在。

  沈咚也有些语塞,不知道接她的话能说什么,就继续摸着自己的肚子,微微笑着。

  灭论自然也是感受到了,走到沈清蝶的面前也丝毫的没有给她什么面子。

  “老夫一直尽心尽责,若是你不想再治疗了,大可离开,没有人拦着你的。”他有些愠色,自己也是为了这个毒操碎了心。

  沈清蝶倒是丝毫的没有改变什么态度:“那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这样了。”

  沈咚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怎么一下子两个人就要吵起来了,站起身拦在中间。

  灭论心里也是有股气在,拉开面前的沈咚,对着沈清蝶就是说道:“你在这里就是要听老夫的话,好好的治疗着,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要不你马上离开,老夫也不会拦着。”

  说着他便是让出了一条路来,指了指门外。

  沈清蝶也不知道为何,便是真的想要离开,心里对神医的感激少了很多,反倒是一些不该有的怨恨在里面。

  起身便是站在门口,歪着嘴,不太开心的样子,就要离开。

  沈天和沈熠在一边喝着酒,本来难得看到沈清蝶发小脾气,也是看着开心。本来好好的是一个沈家大小姐,谁愿意出来受这些气啊。

  不过看到沈清蝶真的要离开,沈天比了比眼神给沈熠,沈熠起身拦住了沈清蝶的去路。

  沈天走到神医面前,灭论也不知道是那根劲搭不对,竟然和沈清蝶闹脾气。

  他拱手说道:“神医,都听闻您的医术高明,对制药也是很有研究。”说着便是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玉瓶。

  “这里面是一种玉药,吾从京城中讨要来的,您看看怎么样。”

  灭论也是面露喜色,拿过小玉瓶打开盖子细细嗅了嗅,微微一笑道:“不错,药性十分的浓郁,若是不嫌,让老夫好生研究研究。”

  沈天赶忙行礼道:“自然没有问题,您请。”

  灭论便是起身走了,不忘在门口的时候瞪了沈清蝶一眼,眼神中透露着“真是没大没小”,一路走到走廊尽头的小房间中,自己钻研起来。

  “小叔!”沈清蝶跺了跺脚,带着怨气看着沈天,“那神医怎么说也不过那样,还不如就不管他了呢,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沈天揉了揉沈清蝶的头,柔声说道:“毕竟他还是救过你的命的,也算是有医德的神医,你要是想闹就闹腾一下吧。”

  他一脸的坏笑,沈熠也是笑着。这两天看下来,沈清蝶还是有些变化的,本来说什么都不愿意一起来边城的,后来也是想通了。

  沈清蝶的想法是,就来看看于梦雨这个人过的怎么样了,反正怎么样也与自己无关了。

  “别丧着脸了,来吃点,这里的东西可和神医家里不一样。”这也是沈天一直有些耿耿于怀的地方。

  沈熠也是一扫路上的疲惫:“来来,多喝点酒,昨日好生切磋一番,哈哈不是叔父对手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