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清蝶出面解围,书院公主驾到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3111 2019.06.24 18:00

  顺着声响,沈清蝶便走到了书院内,书院内屋舍俨然,树木葱郁,一层层的望不到尽头。

  今日书院的情况明显和平日有些不同,时不时的就传来几声喧闹声,要是平时这点时候早应该是见不到什么人影才对。

  沈清蝶略微思索,也想不到什么,想必是阿爹今日要自己早些到书院里来便是有什么事情相说吧,早些让书院弟子们来到了,他们可能已经知晓一二了。

  再走几步,穿过大门,里面就是书院的庭院内了。

  庭院四周被房屋所环绕着,中间有一道长廊隔开,将整个庭院亦或说是书院分为了半,其间巨木假山林立,显出一派开阔恢弘之气。

  书院的路,沈清蝶再熟悉不过了,打小谨遵沈源之的教导,沈清蝶就被带到书院和众多的师兄师姐一同学习,这书院的角角落落也是陪着她渡过了整个童年时光。

  眼前本应该是开阔的空地所在,可现在却被以庞然大物所占据着,像是一个轿子,但是沈清蝶从未有见过如此样式的。

  但见,金碧雕凤于帘上,一只鎏金鸾立在轿前,顶上一只彩凤秀系在绢上,四周朱红罗衾倾泻而下。风起绡动,不惹一丝尘埃,仿若人间仙境,艳丽夺目。

  这等灿灿艳艳一看便不像是书院内的作风,毫不客气的阻挡在沈清蝶前进的路上,这派有些绮罗绫縠,不由得让原本心情愉悦的沈清蝶皱起了眉头。

  沈清蝶仔细的站在原地端详了一番,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细细的一思索,便感觉到,这等座驾,恐怕就是书上所说的鸾舆凤驾了,平常老百姓怎么可能见得到呢?

  又一声巨响传来,沈清蝶瞬间有些站不出了,总感觉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就现在这个来看,恐怕是来了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吧。

  沈清蝶穿过长廊,直接往书院教学斋走去,一般书院弟子们都是汇聚在那里的。

  几步便看到了一个于沈清蝶年纪相仿的姑娘,正一言不发的站着,旁边的人在指指点点着什么。

  一身淡黄色的锦衣,牡丹百花逶迤摇曳长裙,发间别一根木质的发髻,虽显得并没有多少的华贵,但是依然有着不一样的气势。

  沈清蝶一见到她,便是愣了愣,随即嘴角微微上扬,因为这女子自己虽然并不是太熟络,但却也有过几面之缘,互相早已认识。

  她也知道,面前这个人的身份自然是不一般的,先前有如此排场也自然是好解释了,此乃当今皇上的女儿,当朝公主殿下——周萌。

  周萌身边也并未见得有几个人,倒是有个公公醒目的就站在一侧,却并没有什么作为。

  沈清蝶几步上前,便是跪安道:“小女沈清蝶给叩见公主殿下,万福金安。”

  周萌看到沈清蝶,也是楞了一下,嘴微张,有些欣喜。

  便是开口道:“快起来吧,你就是沈清蝶吧。”

  一旁的公公也是应道:“之前已经与源之大人交代过了,公主殿下之后要在书院内与你们共同跟随沈源之太师学习。”

  沈清蝶听到这里,不由得呆住了,自己怎么也想不到,公主贵为皇亲国戚,既然会来到沈氏书院与庶民一起学习。

  只是沈清蝶并不知晓,自己的父亲沈源之在皇帝那边的地位,不然也不会有如此惊讶的表情。只是她没仔细想,要是寻常人士,怎的可能在年幼时便与公主相识呢。

  周萌明显是没有了先前那般气愤,但是依然是嘟着小嘴,满脸写着不高兴。

  指着边上一众的书院弟子,有些不悦的说道:“从今日开始,你们可以不必向本宫行礼,但是休想靠近本宫半点,不然到时候可休怪本宫无情。”

  然后,她冲着沈清蝶微笑了一下,以示友好,随后面向其余人等继续说教起来。

  沈清蝶在一旁静静地听了一下,也是明白大致的情况了。

  公主今日刚到书院当中,除了外面的那台轿子之外,并没有什么大排场,书院中众人也并不知晓当朝公主要来到书院中,这才有了一出闹剧。

  沈清蝶在一旁掩嘴嬉笑了两声,便靠近公主走了两步,依旧是行了一个礼,便柔声说道:“公主殿下,莫要与这些人恼怒了,既然来了大家就都是一家人,自然要和和气气的相处才是,在这里小女先替书院众人陪个不是。”

  沈清蝶一是与公主自小便认识,二是她是沈源之的闺女,周萌自然也要给些面子才是,何况周萌之前也不过是对于书院不重视自己有些气愤罢了,出一通气之后自然也是消气了不少。

  沈清蝶在一旁向着众人说一声:“你们赶快去学堂,等下就要上课;。”

  书院弟子们便驱散开,留下公主、宫女、公公和沈清蝶在原地。

  “清蝶妹妹,你也莫要再叫本宫公主了,叫萌儿姐姐就好了,这样显得亲切些。”公主平时在高墙内院中,也没有什么玩伴,曾与沈清蝶见面嬉戏过,这次能见到自然也分外的开心。

  “那小女恭敬不如从命了,先谢过公…萌姐姐了。”沈清蝶也是没想到这件事就这样容易的就结束了,还以为公主脾气很不好,这样看来还是很亲和的才是。

  “只是没想到,你竟然是沈源之的千金,本宫可没有想到,只不过先生呢?”周萌笑着说道,但最后摆出了一个不太友善的笑容。

  沈清蝶也只能是跟着浅笑着,回应道:“阿爹应该也快到了吧。”

  书院外林中。

  沈欢佯装肚痛,正是想要与容天华相聚,她显得有些害羞,但是却是大方的站在了容天华身边。

  “你小姐没有知道什么吧。”容天华负手而立,后退几步,望着书院的方向。

  “自然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师兄怎么不进书院去?”沈欢疑惑道。

  容天华眼神瞬间变得凌厉起来,道:“还不是师父要如此,也不知是为何。”

  “难道师兄真的已经被逐出书院了吗。”沈欢一脸诧异,不敢相信。

  容天华微微笑了一下,便说道:“那到没有,只是说今日不许来到书院。”

  “那就好…”沈欢轻声自言自语道,抬头再问道,“师兄此番是要有何作为?”

  “自然是找时机与清蝶想见,叙叙柔情便好,”容天华看向沈欢的眼神也十分的温柔,摸着她的脸说道,“你可要帮着看住你小姐了。”

  “那是自然要帮小姐和师兄的。”沈欢看向容天华的脸神也是充满了温情。

  就在这两人嬉笑间,诸不知一双眼睛已经目睹了这一切。

  远处。

  啪,重重的一声收扇子的声音显示主人的气愤。

  沈源之本是按照既定的时间赶来书院,却没曾想到竟看到了眼前这一幕。

  沈源之手中的扇子微微敲打着手,冷眼看着远处两个本不应该相遇到的人,不出声冷笑着。

  但是他并没有准备过去揭穿眼前这两个人,但是心里却已经有了想法,看了一眼天,大概的估算了一下时辰。

  又是瞥了一眼那两人,但是他们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丝毫的没有想到自己已经被看到了。

  沈源之唾弃一口,便按照原路向着书院走去。

  外林。

  容天华依旧保持着一派说不明道不清的作风,与沈欢亲密的交谈着。

  沈欢看了一眼天色,也感觉到时间不短了,便先说到:“师兄,欢儿还是先回去为妙,要不然小姐该怀疑了。”

  刚转过身,便想到什么又说到:“今日先生中午应该不在,到时候师兄找时间与小姐聚聚吧。”

  容天华点了点头道:“这是自然,欢儿真是温柔体贴。”

  书院客堂内。

  沈源之匆匆来到书院内,便是与公公先是交谈了一番,公公在前几天便已经来到了书院与沈源之讲明情况,如今自然是将公主交代好,便可先行离开了。

  公主此番来到书院,也是被皇帝强制要求的。

  现在沈源之,沈清蝶,周萌三人在书院客堂中坐下了。

  沈源之面色与往常并无不同,表情还是十分的严肃,就算是在公主面前也没有放下姿态,对着沈清蝶就说道:“清蝶,周萌公主从此开始就要与你一同学习了,你自然要做好表率作用,带个好头。”

  沈清蝶诺了一声。

  沈源之点了点头:“那也不用多说,你们今后要好好相处,互相好好学习就是。”

  然后转向公主那边说道:“可能宫里你是高高在上的,但是在老夫的书院中,大家都是平等的,那帮弟子今日无意冒犯了,今后你们也是师兄姐妹,自然要好好相处。”

  周萌听到这也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先生,他们……”

  沈源之挥挥手打断了周萌的话,走到了门口古板的看着她,说道:“你在书院中自然要学习到东西,老夫对待你也与其他弟子无异。”

  然后双手抱拳,对着天说道:“不然这番,老夫也没法向当今圣上交差,今日你些好些休息,明日开始便开始跟着老夫学习吧。”说完便离开了。

  沈清蝶刚想安慰什么,却听到周萌面无表情说道:“清蝶,本宫想先回房休息一番。”

  只能作罢,道:“那妹妹先告退了。”

  临近中午时分,容天华悄然出现在沈家当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