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清蝶危难救人,沈欢东窗事发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3021 2019.06.28 16:47

  容天华自然也是看到了眼前这一幕,也是惊了一下,但是并没有像沈清蝶那般呆滞,反而冷静一些。

  他看向沈清蝶,温柔的拍了拍她的后背,柔声说道:“莫要在意这些,早些离开这等地方便好。”

  说着,便将沈清蝶拽向一边,想让她不必再去看,毕竟有血迹顺水而下,红红的一片。

  沈清蝶有些缓和了过来,目光灼灼的盯着容天华看,眼神中透露出,自己想要近距离看看的意思,便是开口说道:“天华师兄,那里好像是一个人。”

  容天华朝着她微微笑了笑,转过身去,说道:“便是一个人也与我们无关了,眼下还是抓紧赶路为上,不然天黑还没到村子上就危险了。”

  沈清蝶摇了摇头,觉得这般作为有些不妥,毕竟在野外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不该就这样放过去,不管是人是鬼还是一探个究竟为好。

  “那奴家去看看,若是师兄不愿掺和,便在原地等候一下。”沈清蝶本就不是一个胆小的人,如今遇上了,自然不想就这样离去。

  “唉…你”容天华见状,皱了一下眉头,拍了一下大腿,伸出手想要拉住沈清蝶,“这番还是莫要节外生枝了。”

  沈清蝶心里便是一心想着要去约谈究竟,伸手甩开了容天华的手,回头诚恳的看了一眼容天华,便自顾自的就向上走去。

  容天华见拉扯失败,便是轻叹一声,也是跟上了沈清蝶的步伐。

  再怎么说,这座山也是沈清蝶父亲沈源之的封山,在这山上所发生的事情,作为沈清蝶也是有义务要去调查一二的。

  越是靠近,越是能感觉的到空气中的味道更加浓郁了,沈清蝶也忍不住拿着袖子捂着口鼻。

  几步攀爬,踩着石头便是走到了那个人的身边。

  沈清蝶仔细的看去,是一个女子的样子,年纪莫约与自己一般大,不知道是否还有气息,她便是伸出手欲要拉起她。

  容天华见状便是大喝一声,想要阻止,却是赶不及了。

  沈清蝶将她半个在水中的身体拽到岸上,翻过身,轻轻的探了一下鼻息。

  她原本轻皱的眉头,也是欢快散开,呼喊:“师兄,师兄快来!”

  此刻显得有些兴奋,转过身与身后的容天华说道:“师兄,还有鼻息,是活的,应该还有救,师兄帮忙扶起来吧。”

  沈清蝶此刻一点也没有嫌弃女子身上的泥土和水渍,心里一心想着要如何救下她。

  她自幼也是知道一些救助的常识,自然也没有显得太束手无策,便是小心翼翼起来。

  从怀中掏出自己的手帕,轻轻擦拭着她的口鼻、脸颊。容天华在一旁心里自是有些不悦,却依然依着沈清蝶,帮着将她扶起来了。

  仔细的看去,虽然女子的脸色煞白,衣物也是撕裂开多处,身上也是布满了伤痕,但是依旧能看出并不是很寻常人家的百姓,也并不是什么达官贵族的穿着。倒有些想是其他民族来的一样,沈清蝶自然是认不出这服饰类型。

  沈清蝶悉心清理下,虽然女子也未见有些好转,但是呼吸声也渐渐的均匀起来了,只不过忽的便是止不住颤抖几下。

  她便脱下自己的外帔,盖与女子身上,好让她不那么着凉,能够早些醒过来才好。

  容天华在一边也并没有帮什么忙,反而摆着脸色表达自己的不满。

  “这般便可,清蝶,看她身上的伤应该也无大碍,等她醒过来了自己会走的,我们也早些赶路才是,莫要耽搁太久了。”

  “不可,自是要带她回去。”沈清蝶转过头,目光坚定的说道。

  “回去?去哪?”容天华明显已经面露愠色。

  沈清蝶将女子靠在一边的树上,站起来面对容天华,坚定的说道:“自然是送回书院去了。”

  容天华不由分说便是教训起沈清蝶来:“这番出逃本意着实不容易,你却要想着回去,难不成要放弃大好的前程?”

  沈清蝶别过头去,平静的对峙道:“不管如何,奴家便是不能将这人丢弃在这不管,意义绝,莫要再过多劝说。”

  容天华怒而甩了甩手,目光又缓缓的柔和起来,看着沈清蝶,想要她能够听自己的话:“如今看时间便是要早些下山,不能在此耽搁了,你也莫要倔强,随师兄先走吧。”

  沈清蝶也完全不理会容天华所说的这些,扶起女子站了起来,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转头冷眼看了容天华一眼,静静的说道:“师兄要走的话便自己先行离去吧,师妹还是先要回书院,救人要紧。”

  随即转头便走,也不想管容天华此刻是何表情,心里便是只有这一件事。

  容天华也自知理亏,上前想要再次劝说沈清蝶,却被沈清蝶甩了脸色,完全没有给他面子,一心就向前走去,并没有回头。

  他有些无趣的站在原地,锤了几下大腿,皱着眉离开了。他如今这番自然不能随沈清蝶回书院去,只能先行下山在做打算了。

  书院。

  公主周萌再找不到沈清蝶之后自然没有独自离去,反而回到了书院中,将事情完整的和沈源之说道一番。

  “这是怎的,清蝶就这样找不见了吗,啊?”沈源之站在原地,怫然问着书院的人道。

  周萌站在一边,心里也很疑惑,回应道:“太师,清蝶先前说着是有些物件未取,便是说回到家拿了,可曾想便不见回来的。”

  沈源之看了一眼周萌,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便是平稳下自己的心情,对着她平静的说道:“公主还是早些启程回宫,青蝶自小就在书院长大,或许是贪玩,自己走开去了。”

  周萌摇了摇头,沈清蝶失踪自然和自己脱不了干系,如此便离去好似有些不妥,便是说道:“这道不必了,倒也是好奇沈清蝶到哪里去了,本是说好一同进宫游玩,如今沈清蝶不见,自然就先不回去了。”

  沈源之点了点头,沈清蝶本随着周萌一同下山,可在半山的时候便是离去不回,若是走寻常路完全不可能有意外发生,因此这件事便显得非常蹊跷。

  他下令,让家中空闲的家丁们四散开去寻找小姐,同时也留意沈清蝶身边那几个丫鬟,也被带到了沈源之身边。

  一经调查便明白,那沈清蝶并没有回到书院中,也并没有回家过。

  为首的被质问的便是沈欢,沈欢乃是沈清蝶最为亲近的婢女,如今也是被带到了府中。

  沈欢跪在中间,看着周围的一圈人,显得有些胆怯,她可是十分清楚小姐的去向的,自己也没曾想到第一个找的便是自己。

  她声音都有些颤动了,心里有些发怵地道:“奴婢不知道小姐去哪了,先前小姐说好要与公主殿下进京,也没想着要带上奴婢一同前往。”

  沈源之也越想越不对,沈清蝶从小便是哪里都喜欢带着沈欢一同,沈欢自然也一直悉心照料她,这次进京怎么会没带上沈欢便是有些不对劲。

  他转过头,询问了周萌一番。

  周萌便将沈清蝶的说法与沈源之说道:“清蝶前些日子便说,这次上京不必太多人随行,便说不带沈欢前往,本宫当时也并未在意。”

  沈源之点了点头思索了一下,重重的对着沈欢说道:“如今沈清蝶下落不明,你也难以摆脱关系,若是有所隐瞒,必当重处。”说罢,摆了摆手,要沈欢自行离去。

  沈欢刚刚起身,便听到一声厉声,只见沈源之的脸色有些凝重,看向沈欢,对着旁边的仆从说道:“叫书院内的郎中过来看一看。”

  “你先别走,看你面色不太好,身体有些不适吧。”沈源之淡然的说道。

  沈欢心里也是吓了一下,站在原地不敢吱声,低着头玩弄着自己的衣摆。

  不一会儿,郎中便是赶到,为沈欢把脉。

  “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珠滚玉盘之状,便是滑脉才该如此啊,怕是有孕在身了。”郎中一脸的凝重,轻声的对着沈源之说道。

  沈源之面色微微变化,凌厉的目光扫过沈欢。

  沈欢此刻也已经呆在原地,伏跪在地上不该如何是好。

  郎中在一旁也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说道:“吾等做郎中的自然有自己的规矩,这等家事自然不会外露。”

  沈源之大手一挥,郎中先行离去了,而沈欢便被下令将给捆住抓起来,弃置在了一处茅房中,被人看守着。

  山中。

  沈清蝶一个人搀扶着的女子向山上走去,如此便不必再走那些崎岖小路,而是沿着大道向上走去,虽然路好走很多,但是沈清蝶作为一女子驮着一个人也显得十分的吃力。

  走了莫约一半的路程,便是被沈家家丁所发现,赶忙招呼了几个人来接,几个人合力抬走了女子上山。

  而沈清蝶自然由书院的丫鬟个搀扶着回到了书院内。

  沈源之正端坐在大堂主位,一脸难堪一言不发着。沈清蝶慢慢地着坐了下来,直视着沈源之的眼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