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清蝶路途奔波,神医撂下难题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3205 2019.07.30 14:10

  一晃,一行人便是在船上渡过了一个月,期间偶尔在船舶停泊补给的时候下船在当地的口岸集市逛逛,其余的时间都是在船上的

  沈清蝶与沈咚的关系便是好上了,沈咚细心的呵护照料,也让沈清蝶放下了心中的一些芥蒂,她们逐渐的便是如同亲姐妹般。

  与沈咚相处多了熟识之后,自然免不了会有些好奇沈咚的事情。

  “姐姐该吃药了,”沈咚轻手轻脚的将中药端了过来,放在桌子上。

  沈清蝶看着药剂,深吸了口气,弄弄的药味蔓延在整个房间内。沈咚走到一边将窗户打开一半,用叉杆支起来。

  “咚儿,你也过来坐坐吧。”沈清蝶看到沈咚今日换了身不一样的衣服,明艳的颜色看着十分的有朝气和活力。

  沈清蝶轻轻吹了吹,便是一大口便是将中药服下,药的苦涩味道依旧让她皱起了眉头,闭上眼缓了缓。

  伸出手看看,黑色已经爬满了两个手臂,平时只能穿着长衣服来掩盖着,她看着有些心悸,想着多忍忍吧,就快到了。

  沈咚看着也是心疼,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出言安慰才好。

  倒是沈清蝶不以为意,反倒看向沈咚出言问道:“咚儿,今日为何穿着如此不同,难道是船上有什么聚会吗?”

  沈清蝶打量了沈咚几眼,这一个月过去了,沈咚变化却挺大的,她能感觉出沈咚肉眼可见的有一点点胖了。

  可就船上的伙食怎么可能胖啊,再看沈咚的肚子好像是有些微微的隆起了,沈清蝶心里也是大致有了猜测,再结合沈咚当初求自己时的焦急,大概八九不离十了。

  沈咚笑着回应道:“本来就要和姐姐说的,今日午后靠岸,便是到了目的地,要下船了。”脸上止不住的有些兴奋洋溢着。

  沈清蝶听着也是含笑:“那果真挺好的,也不枉坐了这么久的船了。”说着看向了窗外。

  应该不久之后就能找到神医来治自己的毒了吧。

  沈清蝶不经意的一瞥看到沈咚出奇的在腰上挂着一枚玉佩,好像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这并不是书院中的物件。

  再看了看沈咚的肚子,沈清蝶其实十分的好奇的,想知道这孩子的父亲到底是什么人啊。

  沈咚感觉到沈清蝶的眼神一直再看,倒有些不好意思:“姐姐,妹妹等下也帮你打扮打扮,姐姐天生丽质,比妹妹好看多了。”

  她以为沈清蝶是因为自己有化了淡妆,也想要打扮一下,虽然沈清蝶中了毒,手臂都发黑了,但是依然是爱美的。

  沈清蝶也是很自然的顺着她的话点了点头,既然今天就要下船了,那也该稍微拾掇拾掇才好。冲着沈咚微微的笑了笑。

  ……

  下了船,沈天已经将一些事情都安排妥当了,迎面便是走过来几个衣冠楚楚商人样的人,对着沈天一行人打着招呼。

  沈天笑着迎上前去:“云兄别来无恙啊,许久未见倒是胖了不少啊。”

  “哈哈哈,沈天老弟说笑了,早就等你们了,都安排下去了。”

  沈清蝶在后面看着,心里嘀咕着,沈天怎么到哪里都有认识的人啊,果真是出门游历过的,见多识广了,小声的问着沈咚。

  “咚儿,咱们这是到哪了啊?”看着周围的行人,感觉各个都是精神抖擞优先的样子,可和北方京城的那些人大有差异。

  沈咚也是凑过来,小声的回答道:“咱这是刚到淮南地区,据说这边山水很好,最适宜出美人了咧。”

  看着沈咚有些兴奋的样子,沈清蝶心里也是舒坦着,向前看了看沈天。

  “老弟,你这就不厚道了吧,来都来了怎么也该去坐坐啊。”

  沈天一脸的为难的样子,指了指沈清蝶小声凑过去说道:“云兄,此行实在是耽搁不得,恕小弟不能与云兄畅饮一番了,要尽快的见到神医啊。”

  云兄大力拍了拍沈天的肩膀,虽然心里不乐意,但也表示理解:“行吧,确实不能耽误了,马车已经备好了,速速登程吧。”

  沈天抱拳鞠了一躬致歉,便是领着沈清蝶上了一辆马车,挥手道别。

  “小叔,你好像对这边都很了解的样子啊。”沈清蝶歪着脑袋表示好奇。

  沈天微微一笑:“来之前早就做足了准备了,曾经也是经过过这边地区。”

  他看了看沈清蝶,这才准备和她介绍一番:“此行所见的神医,医术精湛,但是为人略微有些古怪,到时候你可要放低姿态一些。”

  沈清蝶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她自然是不会用大小姐的姿态去见神医的。

  马车徐徐的便是进到了山中,一片绿油油的山便是在四周耸立着,山下就有湖,湖水清澈,依稀可见一些大鱼在游来游去。

  再过了一段时间,便是到了一个镇上,刚刚过了晚饭时间,镇上依旧有些人来人往的,足以显现,这个镇子的不凡。

  沿途问了问路,一路走过了农田当中,一直到山下的一间屋子前。

  沈天轻轻的敲了敲门,但见大门并未锁上,听见屋内传来一声沉闷的声音:“有事的话便进来吧。”

  沈天一看,这个神医好像并不是很拒人千里的感觉,便赶忙领着沈清蝶就走了进去。

  一进门,便被院子里沁人心脾药香给折服了,他站着深吸了几口气,感觉到赶路时的疲劳的减轻了不少,不亏是神医家的院子啊。

  进到大堂内,装饰十分的朴实无华,但能看得出,这些家具的用料绝非是普通的木材,再细细的品了品屋内的香气,是药味和熏香味一起的味道。

  从侧屋子中,走出来位老者,虽然胡子已经是斑白,但是气色却十分的容光焕发。

  身穿一袭黑袍,手上拿着个小茶壶,眯着眼睛打量了沈天几位。

  “看穿着是外地人吧,怎么来老夫这个小家小庙了?”老者走到一边,随意的坐下看着沈清蝶他们。

  沈天赶忙上前行礼道:“您就是灭论神医吧,都在江湖中听闻您医术精湛,对治毒也颇有研究,特来向您求医的。”他深深的作揖着。

  沈清蝶也是跟在后面向着灭论行礼道。

  灭论却什么也没说,就是静静的喝着茶,看着眼前几位。

  沈天见他并没有动作,以为是没有显现出自己的诚意,赶紧的让沈咚拿出行礼来,将里面一个小盒子取出,在灭论面前打开。

  里面赫然便是放着上好的金条若干,看成色都是上品,沈天此次出门也是带足了盘缠。

  灭论凝神看了看,依然没有说什么。

  沈天弯腰鞠躬,诚恳的说道:“您是神医,自然是对这些金银之物不会太有兴趣,这些不都是来孝敬您的,只是这毒确实找不到办法,恳请您能看看。”

  沈清蝶也是有些心里焦急,好不容易见到神医了,要是说他不愿意救治的话,那一切都白忙活了,她此时只能心里干着急着。

  灭论打量了沈清蝶几眼,看到她乌黑的手,也是微微的皱眉,沉声道:“伸出手来。”

  沈清蝶照做,将自己两只手都摆在灭论面前。

  灭论什么也没说,走到了沈清蝶面前,抓起她的手捏了捏,翻着看了看,又看了看沈清蝶的面容,走回到位置上。

  “今日已经晚了,你们在院子找个屋子休息一晚,明天早上来正堂找老夫,不许迟了。”灭论说着,便是从盒子中拿走了一块金条,其余的推给沈天。

  “这些钱你们拿回去吧,在这里行不通的。”说着便是回头走回到屋子里去。

  沈天努力点了点头。灭论走后,便是有个妇人走出来,对着他们行礼道:“诸位,里面请吧。”便是带着他们到了两间房屋内安顿,随后便离开了。

  他们赶路也是身心疲惫,都早早的休息了。

  ……

  “伸出手,”神医灭论虽然是微笑着的,但是总给人一种拒人千里的感觉。“放松下来,让脉象可以清晰一些。”

  沈清蝶照做着,沈天在一旁有些担心的看着。

  灭论闭上眼,细细探查了一番,但是面色却并不是很轻松的样子。

  抬头看了看沈清蝶,问道:“这毒不简单,你是不是一直有中药调理着的。”

  沈清蝶有些惊讶,点了点头:“太医开的方子,但是没有不能根治。”

  灭论微微的嘴角上扬:“皇宫那几个太医,医术本就是小巫见大巫,没法治也正常。”说着话便是有些傲气。

  沈天刚想拍马屁,便是被灭论伸手给制止了。

  “你所服用的中药不过是能缓解你气虚的症状,对你的毒丝毫的没有用处,老夫这里倒是有个方子可以试一试。”

  沈清蝶十分的惊喜。

  “但是,药引却有价无市,若是要为治疗你的毒不落下病根的话需要是新鲜采集的。”

  灭论说着便是看向了沈天:“那味药材只有在顶山山崖峭壁处才会有少量盘踞,就算是连本地人都少有踏足那片地区,九死一生啊,此外别无他法。”

  “不行,”沈清蝶大喊道,她不能因为自己的病让沈天去送死吧,她看向沈天,“大不了就不治这个毒,这不是还是好好的吗。”

  说完,沈清蝶便是起身谢过灭论,就要离开,却被沈天一把拉住。

  沈天有些歉意的对灭论说道:“这等小事自然无妨,恳请神医告诉在下药引在何处取。”

  沈清蝶大叫,便是拉着沈天到门口:“小叔,你怎么能去冒这个险,不去也罢。”

  在屋内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此毒虽慢性,但若是不治必死无疑,此药引缺不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