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晕伊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沈欢暗生情愫,天华潜藏私心

墨晕伊人 凛冬月寒 3074 2019.06.23 13:17

  容天华看了一眼天,再看了一眼面前的沈清蝶,微微的笑着,说道:“清蝶,你也不必着急做决定,看天色已经很晚了,不如早些歇息吧。”

  说罢,容天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抬头望向窗外,面色平静,淡然的说道:“世事善变,但心永远不会改变。”

  “凄凄惨惨自凄清,无边无柳萧侵衣。便是候得那缱绻时节,再予你深情也无妨。”容天华就站在门口处,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沈清蝶便是与他对视了一眼,显得有些忸怩,脸有些红润,端坐在椅子上,靠着桌沿,眼神有些涣散,心里想着现今和将来。

  容天华又是目光灼灼地看了一眼沈清蝶,便是大步一开,朝着屋外走去。

  沈清蝶便急道:“欢儿,去送送师兄吧。”

  沈欢应道:“小姐,早点回房休憩便好,奴婢替小姐去送送师兄。”

  说着,沈欢取下了一件丝绸褙子,给小姐披上,三步并作两步走出了房门。

  沈清蝶依旧坐在那里,有些发愣,自然听到了沈欢所说的话,却也没有出言阻止她。心里想着有沈欢能替自己送送师兄也未尝不可。

  容天华此时也并未走远,反倒在远处看着沈清蝶的书房,神情有些恍惚,看到了沈欢从书房里追出来,不由的笑了笑。

  “天华师兄,夜里有些凉意小姐不方便来送师兄,奴婢便自作主张出来送送你。”她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靠近了容天华。

  容天华将手背在身后,踱步而行,一边走着一边还夸耀起了沈欢。

  “欢儿,清蝶身边有你这样的知心姑娘,也不枉她对你一片真心相待了。”

  沈欢听完心里自然也是乐开了花,平时听惯了训斥,现在突然听到了容天华这样夸赞自己,到有些显得不好意思起来。

  “沈欢自幼跟随小姐,这些事情理应是该做的,师兄莫要笑话奴婢了。”说着,便用余光瞟了几眼容天华,看着他的侧颜。

  容天华身上那种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感觉,使得沈欢心里也有了些小九九,不由得随风荡漾起来。

  只听他转过头看了落在身后的沈欢,便是停下脚步,让她能跟上自己,再出言问道:“欢儿,在沈清蝶身边过得不差吧。”

  “小姐一直善待奴婢,沈欢也自然是真心为了小姐好的。”沈欢看着容天华向她身边靠了过来,开始有些拘谨了起来,倒是不敢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欢儿,”容天华柔声的对着沈欢说道,一边伸出手,掏出了一个东西,“这个发簪赠予你,这本来是想送给清蝶的,但是看她的私房,想必是看不上了,如今送你也无碍。”

  “这…”沈欢看着眼前的物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身为沈家的侍女,她不敢随便收别人赠予的东西,就算是书院师兄的。

  容天华见状也是微笑着,靠在了沈欢的身上,凑到她的耳边对着她细语的道:“自然也是有件小事情要劳烦欢儿帮帮忙了。”

  一边说着,容天华的手便不自觉的牵起了沈欢。

  沈欢通红了脸听完容天华所说的话,感受着他的鼻息,吹在了自己的脸庞,木讷的站在原地,不敢动,心里也是一团乱。

  “欢儿,你要多在清蝶那说说好话才是,这样我们才能早日喜结连理。师父那边也是,他老人家终究有些顽固了。”

  “你听明白了吗?”容天华侧过脸,盯着沈欢,脸就在沈欢面前几寸的地方。

  “奴…这样……”沈欢一时间有些不知所云,用另一只手掩面,低下头看着地面上。

  容天华对着她微笑着,伸出手揉了揉沈欢的脑袋,沈欢感觉到一种莫大的压力。

  容天华看了出来,便将沈欢手上的发簪拿了起来,替沈欢带了上去。

  “欢儿,你将这发簪带上。”

  沈欢就那样站在原地,有些心慌意乱,但是并没有阻止容天华的动作。

  “还真的挺好看的,小家碧玉般的气质。清蝶她平时金枝玉叶惯了,倒也不合适她,正合适你了。”容天华一边说着,一边端详着眼前这个害羞的人儿。

  容天华顺手捋了捋沈欢的头发,撩动着她的心弦,一点一点的敲打着。

  沈欢也有些把持不住,便是别过头去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天华兄,你这样……小姐……”

  容天华再一次牵起了沈欢的手,沈欢挣脱了几下,便是放弃挣扎,呆呆的看着容天华的脸,有些痴痴的。

  “欢儿,有些事情还是该有自己的打算才是。”容天华抓住机会,继续说道。

  “时候不早了,不必再送了,你也早些回去吧,注意安全。”一晃,他们便已经走出了沈家的范围。

  郁郁葱葱的山林在月色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寒气逼人,容天华的目光十分的柔和,再看了沈欢一眼便离去了。

  而沈欢便也就站在月色下呆呆的望着,直到他走远才赧然的离去。

  第二天。

  “小姐小姐。”沈欢一早便来到沈清蝶的闺房,呼唤着。

  “欢儿?清早何事无端喧闹?”沈清蝶也是早早便起了床,已经洗漱完毕正吃着早膳。

  “先生今日难得早起,说是要小姐早些去书院。”沈欢看向沈清蝶的神情显得有些不自然,但是沈清蝶倒也并没有在意。

  沈清蝶露出了难以捉摸的表情,便问道:“阿爹这是怎么了?”

  沈欢摇了摇头回应道:“欢儿不知道,小姐早些用完膳,好陪着小姐上学堂去。”

  沈清蝶想了想,一抬头便无意看到了刚踏出门的沈欢的头上。

  顿时有些疑惑,就叫住了沈欢。

  “欢儿,你头上这发簪还挺好看的啊,平时没见过。”就像沈欢了解沈清蝶,沈清蝶自然是对自己贴身侍女也是了如指掌的。

  沈欢刚跨出门槛的脚顿了一下,便是收了回来,原地愣了一下再转过了身。

  “小姐…”沈欢也是未有料到,这仅是一下子的功夫,便已是被沈清蝶所察觉到一二,只得是撒个谎来圆。

  “前些日子奴婢家里来信,这发簪就是家父托人送来了,便是带在身上,以念双亲。”沈欢一边说着,一边便是用手轻拂了一下。

  沈清蝶眨巴了几下眼睛,并没有过于深究这话里所说的真伪,倒是有些关心沈欢的情况。

  便是走到了沈欢的身旁,伸出手帮着清理着她的发梢,眼神中有些宠爱的感觉。

  还没等沈欢继续说什么,沈清蝶便在次开口问道:“令尊令堂可好?”

  “回小姐,都尚可,身体安康。”

  沈清蝶伸出手,摸了摸沈欢头上的发簪,摇了摇头,从自己的首饰盒中取出一件,帮沈欢换上,同时心疼的说道。

  “这这发簪未免显得有些单薄了,再赠你一支,这你先好些收着吧。”

  沈欢也是有些措手不及,见状也不敢违背便诺道:“诶,听小姐的话。”

  她走出门,回头看了一眼沈清蝶,偷偷的将原本的发簪包好,收了起来,嘴角抿出一丝笑意,想着小姐没有发现其中的奥妙便好,不然可会有大麻烦了。

  半个时辰后,沈清蝶和沈欢一路走到了书院所在的山林边。

  沈家和书院也不过是几墙只隔,但被山墙,小路所阻隔开,走过去却是要绕几番路才可。

  书院所在之处虽与那沈家大院相隔不远,却已然换了一种风景。

  要说那沈家是风光秀丽,郁郁苍苍显得与世无争,一派祥和的气息。那么这书院就有一种大侠的风范,一片肃杀宁静,各建筑错落有致,像是将这山间的景色都破开了一般。

  如今刚过了辰时,太阳已经艳艳的照在了书院的照壁上,显出一丝厚重的感觉。

  照壁上的砖雕刻着沈源之当年独自进京,面见皇帝的场景,照壁两边刻着一副对联。

  上联书“饮书造化引龙迹”,下联道“排卷气运作凌霄”,这是当今皇帝亲笔所赐。

  院外。

  “欢儿,并未见到阿爹来呀。”沈清蝶在院子前张望了两眼。

  沈欢也是并不知情,便凑到了沈清蝶身边,说道:“今日这自是不同寻常才对。”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沈清蝶也是有些纳闷,四处看不到人影,但也别无他法。

  沈欢却没有想小姐那般,瞥了几眼,便瞧见了林间有一熟悉的身影。

  她一只手扶着墙,一只手按压在自己的肚子上,面色显得有些狰狞对沈清蝶请求道:“小姐,奴婢不知为何突然腹痛,怕是内急,要先去一番了。”

  “嗯?”沈清蝶见状,伸手捂住了鼻口,挥挥手道,“但去无妨。”

  只见沈欢便向书院外的山林中跑去,沈清蝶自然也无心去看她,又看了一眼书院门前,忽的听到了几声喧闹声。

  沈清蝶皱起了眉头,这沈源之一直管教森严,教导师兄弟姐妹之间应睦相处才,心里想道:“这怎的有这些吵架的声音,要是被阿爹知道,怕是要大发雷霆。”

  看了一眼天,这个时候沈源之说是有事,却也还未到书院,沈清蝶本着要赶在阿爹来之前解决问题,好让同门师兄弟免受些皮肉之苦。

  沈清蝶几步便走到了书院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