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改命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强烈的希望,比任何一种已实现的快乐,对人生具有更大的激奋作用

改命游戏 绝代智障 3288 2019.09.09 23:57

  时间:晚上八点四十二分

  星夜夏美一个人落寞的走在大街上。

  晚风拂过了她的发梢,这位被誉为小天使的女孩也只有在这时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这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痛苦,希望,幸福,臆想,渴求等等的词汇凝聚在一起的表情---来自于青春期对一种懵懂事物接触的奇妙表情。

  现在的时间对于那些要过夜生活的人来说当然不算晚,但是对于一些好学生来说,现在这个时间可不是在大街上乱无目的的瞎逛的时候。

  星夜夏美是一个好学生,可她现在就在瞎逛。

  她现在很烦恼,这个烦恼没办法去跟远隔一条海岸的父母去说,也没办法跟家里照顾自己的女佣去说。这个烦恼混杂着奇妙表情中的奇妙事物,甜蜜而复杂。

  用大白话来说就是,这b恋爱了。

  恋爱嘛,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可有可无,算重要也不算重要。在他们这个年龄段,这种东西在每一个立场不同的人中都有不同的看法和意义。

  不管那些看法和意义为何,该恋爱的还是会恋爱,因为这些东西根本不重要。但问题是,如果这个东西触碰到了传统的伦理和秩序,那怎么办?

  比如星夜夏美,她发现她喜欢上了一个女人。

  这就很难受了。

  其实喜欢上一个女人,这对星夜夏美来说并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在噶米倭子国(自己体会),也就是她的故乡,女人和女人在一起并没有什么的----你要是顺着她的国家再往东跨个太平洋那么远的距离,你会发现,那里不但没什么,还特么光明正大的让你领证结婚。

  所以说,仅仅是因为自己喜欢上女人而让星夜夏美露出这样的表情,那是不可能的。毕竟是从那样【民风淳朴】的地方出来,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个而产生负罪感?

  星夜夏美之所以纠结,原因其实很简单。她身处一个文明的国家。

  当然了,在星夜夏美的眼里,所谓的文明只不过是固步自封的另一种形式。不过让她值得庆幸的是,她所在的学校是还是比较进步开放的。

  可即便如此,在这个国家里接触到的一些知识还是在潜移默化般的告诉她,她的想法有多么的丑陋和罪恶。

  尤其是当她看到一对【情侣】在大街上遭受到了人们异样的眼光的时候。

  其实这些都不算什么,你要是去翻翻类似于【不要在乎别人的眼光,要勇于做你自己】这样的心灵鸡汤,你也不会觉得这是个事儿。但问题是,星夜夏美喜欢的人,她有女朋友。

  这就更难受了。

  如果是在半个月前,那么星夜夏美其实不会这么难受的----她在网上认识了一名叫做肯尼的心理医生,并向他详细的咨询了关于同性恋这个问题。

  对于她的烦恼,肯尼的回答既科学又简单。

  “人们对同性恋最常见的误解就是:两个同性之间的人互相喜欢有好感,这就是同性恋了。但其实这是错误的。”名叫肯尼的医生发来信息告诉星夜夏美,“同性恋的概念有两种:一,指个体只对同性产生爱情和性【和谐】的现象。二,指非同性恋者和同性发生性行为的现象。如果只是对同性对象产生了好感,这并不代表你就是个同性恋。所以,我想再问一遍,你想表达的是否是你只是对她比较有好感呢?”

  “我不知道。”星夜夏美烦躁的敲着键盘,“能让我再想一想那种感觉吗?”

  “请便,但孩子你要注意,我是按时收费的。”

  这句话并没有让星夜夏美急躁起来,相反她依旧在回想她跟唐紫红在一起时的想法和心情。许久后,她才回道:“我不清楚,但我确实想跟她在一起。”

  “只是想在一起?”对方回的很快,基本上不出30秒就回了一条信息,“并没有别的想法吗?”

  “只是想在一起。”星夜夏美强调了一下,“一辈子都在一起。”

  “孩子,虽然你可能在别的地方听说了,我是一个比较出名的心理学家。但我的研究方向主要是社会心理学这一块,对于你的问题,我可能没办法做到比较完美的解答。”对方回道,“我所能告诉你的是,孩子,你并不是一个另类。追求美好的爱情是令人向往的,而追求它的人则是勇敢的。”

  “最后,孩子,我还想用撒旦的一句名言来劝慰你。”消息在电脑屏幕上显现着,犹如魔鬼的低吟,“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在那之前,放手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放手……去做我想做的事情?】

  星夜夏美着魔似的喃喃自语,片刻后,她按照交易内容支付了酬金,然后在评价里留了一句。

  “我知道怎么做了,谢谢你,医生。”

  就像鄙人在前面说的,这句话是半个月前说的,那时的星夜夏美的确是信心十足。然而这个年龄段的人不就是这么奇妙吗?不到一个月,所谓的自信心就被打压泯灭,只留下一颗孕育恶魔的果实,深深的藏在了心中。

  正因如此,星夜夏美才如此难受。她以为每天看到唐紫红和任小小秀恩爱的她已经失去了热情和信息,但她没想到,这并没有斩草除根---果实依旧在心里鼓动着,只需要一点水份,它就会生根发芽,然后长大。

  可惜,促使它发芽长大的人没了----星夜夏美试图再次联络肯尼医生,但这一次,对方却像失踪一样关闭了网上心理咨询的这个项目。这导致没有任何人能帮她出个主意了。

  被逼无奈之下,星夜夏美只能去翻一些网上的建议。但相信我,凡是网上众人诉说的道理,那都不是个道理。就算它是个道理,那也是由废话组成的道理。

  比如:

  【在女人最美好的年华,把青春和精力全部耗在这样的一个已婚男人身上,是不值得的,所以长痛不如短痛,在这场爱情里,他已经伤害了你,而你也付出了自己的感情,要分开,一定会很痛,有妇之夫能给你的实在有限,他不会带着你出现在公众面前,更不会给你任何承诺,即使有,也不会有兑现的一天,即使他真的把你娶回家,你能保证他不会再出轨吗,所以要学会适可而止。】

  再比如:

  【女人倒追男人是勇气,倒贴就是犯贱了。这里说的“倒追”和“倒贴”有什么区别?

  可以这么理解:倒追是“公子请留步,让我劫个色可好”;倒贴则是“我爱你,你怎么对我都可以,热脸贴了冷屁股,甚至被无情的拒绝,全都阻挡不了我对你的爱!”

  何必呢?】

  还比如:

  【我觉得喜欢一个人是我们的权利,在这个权利里我们可以无限放大。从理论上来说,我们可以喜欢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这并没有什么错误,任何人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喜欢是自己的事情,旁人没有任何权利进行干涉。尽管他是一个有女朋友的人,但那又怎么样呢?只要他们还没结婚,自然就还有机会】

  且不说这些鸡汤跟同性恋有没有关系,就算是把他换成她,身份角色代入进去,照样屁用也没有。

  所以星夜夏美看完天朝式鸡汤,她该不知道怎么做还是不知道怎么做。

  这也就是为什么,她一个好学生现在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荡的原因。

  用比较哲学的话来讲,她在寻找真理的答案,人类存活的意义,生命最原始的火种,以及宇宙中最终极的奥秘。

  用大白话讲,她他妈闲的没事儿干。

  拐过一个街道,星夜夏美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她竟然走回了学校。

  果然……是因为思念吗?

  如果凌风在这里,他肯定会说,屁的思念,明明是你只认识这条路。但所幸的是那个b不在这里,所以诸君就把它当成是少女的思念吧。

  微微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星夜夏美就准备原路返回。

  然而在她往回走的时候,靠近树丛的小路上,竟然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算命的摊位。

  一个戴着墨镜,留有八字胡的男人盘腿坐在那里。他弓着背,整个身体缩在那里,一身黑色的棉衣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坨不可名状物一样。

  这样的天穿棉衣不热吗?

  穿棉衣倒是不算什么,最值得吐槽的是男人眼前的摊位。所谓的摊位其实就是一块黄布上面放着一些铜钱和几本看上去颇有年代感的书,旁边还竖着一块旗帜,上面写着两句话。

  【六爻算命,鬼神吉凶】

  星夜夏美看了男人几眼,就收回了目光。来到这里久了,对于天朝的一些把戏星夜夏美也是略微的了解了一下。这种依靠人的侥幸心理所施展的骗术,星夜夏美当然不可能会上当。

  虽然不知道怎么会有骗子在这个地方摆摊,但是星夜夏美也不打算理会。她望着前方,正打算离去,然而这个男人叫住了她。

  “这位姑娘,我看你颇有心事。”男人的声音就如同用尖指甲去挠黑板一样难听,“要不要,我给你算一命?”

  星夜夏美停下了脚步,她看向男人,皱了皱眉的同时但也保持了最基本的礼貌:“谢谢,不过不用了,我家里还有些事。”

  “还有什么事能比爱情更重要吗?”男人嘿嘿笑道,“我敢断定,姑娘肯定是有心事的。而这心事,绝对是与爱情有关。”

  刚准备抬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星夜夏美的眼中出现了一丝好奇。她问道:“你又知道我的烦恼跟爱情有关?”

  “现在我知与不知那又如何?”男人尖着嗓子发出了难听的笑声,“如果姑娘肯让我算上一命,我知不知道我不知道,但我敢打赌,姑娘,肯定会知道。”

  “不知道,不要钱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