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改命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邀请

改命游戏 绝代智障 1772 2019.08.12 18:00

  但是,在第一声枪声响了后并没有结束,紧接着,又有几声枪声响了起来。

  砰!

  砰砰砰!!

  砰砰!!

  砰砰砰!

  高卢鸡哥哥一边听着一边用手指在墙上敲着节奏。

  “这是….摩尔斯电码?”

  “嗯。”唐彩嫣何等聪明,在第二声枪响后她也意识到了什么,“英文字母的组合吗?”

  “Alltheprisonersassembledatthebottomofthethirdfloor。(所有囚犯来三楼最底下集合)”

  枪声总共十二下,结束后,高卢鸡哥哥默默的说出了上面那句话。

  唐彩嫣也思索起来:“去最底下集合吗?”

  “这跟我们的计划有冲突。”高卢鸡哥哥摇摇头,“先不论放出枪声的人到底是不是警察,就单说这放枪的人估计也没安好心。要知道,听到的可不仅仅是我们。”

  “还有那一直隐藏在暗处的重度监狱犯。”

  “不错。”唐彩嫣点点头,“虽然不知道重度监狱犯到底能不能破解枪声,但是响了这么下,还是这么断断续续的,想来也会觉得不对劲。”

  “所以我们就没必要听从放枪人的指令。”高卢鸡哥哥再次背上高卢鸡弟弟,“那么我们也该….”

  “很抱歉,我打算去下面看看。”

  唐彩嫣没有动,而是依旧站在那里,眼神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听到唐彩嫣的话,高卢鸡哥哥的眉毛紧紧皱在一起。

  “美女,我想你是很聪明的。”高卢鸡哥哥说道,“不管是之前揭露我的伪装,还是跟我计划的合谋都让我很欣赏你。”

  “但是现在,你为什么会做出这种愚蠢的选择?”

  “我们来从单纯的逻辑法进行推理吧。假设放枪的人是警察,那么他的目的很明显,他已经拿到了武器,想把我们所有囚犯引过去干掉。”

  “假设放枪的人是重度监狱犯,或者说有可能警察已经跟重度监狱犯在一起了,那么目的也很容易看明白,就是想干净利落的杀掉我们。”

  “ok。”高卢鸡哥哥打了个响指,“就算这枪声真的是囚犯放的,他的目的也真是为了让所有囚犯集合。但是警察和重度监狱犯都不是傻子,或者说被关入这所监狱的基本上就没有傻子。到时候的底下三层怕是要一片混战。”

  “所以。”高卢鸡哥哥看向唐彩嫣,“哪怕是这样,你也要改变我们已经制定好的计划吗?”

  唐彩嫣并没有被高卢鸡哥哥的话动摇,她只是平静的看着他。

  “大家都不是傻子,何必用这种粗浅无聊的逻辑法来说服我呢?”唐彩嫣叹口气,“我就不揭穿你这个逻辑法有多大的漏洞了,单是用数学的逻辑法来处理现在的问题,呵….我看你这家伙狗改不了吃屎啊,非得把我当成傻子耍是吗?”

  “美女,我没有这个意思。”高卢鸡哥哥摆摆手,“我想说的是….”

  “不管你想说什么,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唐彩嫣后退了几步,“你保重。”

  “喂,等…..”

  高卢鸡哥哥还想说什么,但是唐彩嫣决绝的走入漆黑的拐角里。

  一方面,她已经明白跟高卢鸡哥哥在一起无异于与虎谋皮。

  另一方面,她也已经听懂了这枪声的另一层含义。

  ---------------------------------

  摩尔斯电码(又译为摩斯密码,Morsecode)是一种时通时断的信号代码,通过不同的排列顺序来表达不同的英文字母、数字和标点符号。它发明于1837年,发明者有争议,可能是米国人塞缪尔莫尔斯或者艾尔菲德维尔。摩尔斯电码是一种早期的数字化通信形式,但是它不同于现代只使用零和一两种状态的二进制代码,它的代码包括五种:点、划、点和划之间的停顿、每个词之间中等的停顿以及句子之间长的停顿。

  当然了,这是早期的摩尔斯电码,暂且不说它的复杂程度,就说它那种设计方式,怕是要有不少停顿连贯才能组成一句短小的句子。

  所以经过长时间研究,米国人萨默尔对其进行了精简的改良。于是摩尔斯电码不再是一种单单靠停顿对比音标最后排列句子的复杂多余密码。

  但是精简并不意味着摩尔斯电码很容易掌握,恰恰相反,精简的摩尔斯电码更难掌握,而它表达的意思从短句切换变成了一语双关。

  “Touslesprisonnierssontàtroisétagesdelarmurerie。(所有囚犯来三层走廊深处的武器库门口集合)”高卢鸡哥哥放下高卢鸡弟弟,“Non,cestunautresens?Cettefemme,quiaditdenepaslatraitercommeuneidiote,maprispouruneidiote,nest-cepas?(呵,不就是排列成中文又是另一种意思吗?那个女人,口口声声说不要把她当成傻子,结果她把我当成傻子了是吗?)”

  高卢鸡哥哥放下高卢鸡弟弟:“Ilnyapersonne.Tunetelèvespas?(行了,这里没人了,还不起来?)”

  “Tunepeuxpasêtrecommeunfrère?(你就不能有个当哥哥的样子吗?)”高卢鸡弟弟不满的站起来,“Tupeuxprendresoindetonfrèredetempsentemps?(偶尔照顾一下当弟弟的不行吗?)”

  “Arrêtetesconneries。(行了,别废话了)”高卢鸡哥哥说道,“Leplanprovisoireaéchoué.Onvachangernotreplan。(临时计划失败了,我们现在要变更我们的计划)”

  高卢鸡弟弟耸耸肩:“Cesttoiquidécides。(反正你说了算)”

  高卢鸡哥哥抬腿走进之前唐彩嫣走入的漆黑走廊,眼神里闪烁着嗜血的光芒。

  “Allons–y(走吧)”高卢鸡哥哥发出了冷笑,“Voyonsvoirlaluttedesidiots(让我们见识下愚蠢人的挣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