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改命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食人之魔

改命游戏 绝代智障 2293 2019.08.29 21:30

  灰暗的颜色是这个房间内的主基调,谁都不会想到,外表光鲜亮丽的洋房里面竟然是这个颜色。

  在房内的正中心,凌风坐在一把木椅上,而爱莉丝则用一捆粗糙的绳子绑着他。

  “嘿,你弄疼我了!”凌风抗议道,“你就不能轻一点吗?”

  “第一次被绑都是这样,稍微忍耐一下吧,向我抱怨也没办法。”爱莉丝弯着腰把凌风的脚也绑上后,站起身来。“好了,就这样凑合一点吧。”

  关于爱莉丝为什么会把凌风绑在椅子上,而不是凌风把爱莉丝绑在椅子上,原因很简单,他被反杀了。

  二十分钟前

  “您,想吃了我。我说的对吗?爱莉丝小姐。”

  听闻凌风的话,爱莉丝虚着眼睛:“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得知我杀了一个警员,但这也不是你通过一些臆想然后故意在那里玩枪实则在威胁我的理由。”

  “哈,臆想?”凌风拿枪对准了爱莉丝,“我到底是不是臆想,很快就知道了。”

  “看来我们没得谈咯?”面对着黑洞的枪口,爱莉丝非但不怕,语气里反而还多出了一丝惋惜。

  “怎么,你还想跟我动手不成?”凌风一瞪眼,“你能杀我,你能秒杀我?我凌凌风今个儿还就说了,你要是把我秒杀,我当场就把…..”

  一个人影忽然窜到自己面前。趁着凌风没反应过来,爱莉丝一把拽住凌风举着枪的胳膊,然后….

  咣!

  侦探社的那一幕重现,又是熟悉的过肩摔。

  “我草…..”

  凌风发出了无能者的悲号。

  然后就出现了现在这一幕。

  “爱莉丝你是个好人我相信像你这样的好人是不会吃我的对吗?”凌风瞪大无辜的双眼问道。

  “现在给我发好人卡也没用了。”爱莉丝拍了拍手,“真是可惜,本来还想跟你多玩玩的。”

  “救命啊,救命啊!”

  “别喊了,我这栋房子位置偏僻,你喊破喉咙都没用。”

  “破喉咙,破喉咙!”

  “…….”爱莉丝看着大喊大叫的凌风,用颇为无语的语气说道,“你好歹也算是个高智商的犯罪分子,眼下到了关键时刻,不如用你们犯罪分子的思维方式跟我谈谈,如何?”

  “大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凌风挣扎道,“您老就当个屁把我放了好不好?”

  “不要跟我提屁这个字。”爱莉丝脸色微沉,“如果你想早点见到上帝的话,你大可以多说点这个字。”

  凌风马上闭嘴,一双卡姿兰大眼睛眨呀眨。

  凌风闭嘴以后,爱莉丝走到窗户旁边的厨柜,厨柜旁边的柜台上摆放着煤气灶和一些厨房用具。爱莉丝走到那里,从底下抽出一把菜刀,打开了水龙头一边清洗一边自言自语般说道:“愿意听我讲个故事吗?”

  小狐狸重新披上了羊皮,露出了温柔的一面。但偶尔反光的菜刀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凌风,所谓的小狐狸,也只是一层皮囊而已。

  至于小狐狸下的真面目,没人知道。也有可能有人知道,但他们都已经死了。

  这个情况下,当然是知道的越少越好,而凌风反其道而行之。他嘴角微扬,说道:“你是想讲十年前的血色之夜吗?嘿嘿…..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你自己的身世吗?”

  清洗的动作停下了,只剩下唰唰的水声。爱莉丝转过头,脸上一片平静:“你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还多,爱莉丝。”凌风嘿嘿笑道,“你以为我凭什么找上你,就因为你是个国际特工组织的组长?还是说就因为你负责过我的案件?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太天真了!”

  一瞬间,攻守互换。

  “爱莉丝!”凌风忽然癫狂般的喊道,“我找上你,就是因为你是十年前血色之夜唯一的活口啊,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的改命游戏真的是夜来爆炸案吧?哈!夜来爆炸案算他妈个屁啊?!只需要仔细的审查十年前的【血色暴君】和夜来爆炸案的受害者名单,找出里面的关联,就可以轻松的洞察真相!”

  爱莉丝关了水龙头,然后转身完全面对着凌风。

  她的双眼忽然之间充满死气,右手握着滴着水的菜刀,给人铺面而来的一种女鬼气息的感觉。

  “关联就是蒂娜啊!”凌风大笑道,“十年前那个女孩,在十年后的凌晨,经历了一模一样的事情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没错,如果林凡在这里的话,一定会狂骂自己蠢的像头驴。艾德琳之所以会把两个相隔十年的案子放在一起调查,就是因为蒂娜。

  十年前血色暴君的文件档案记录的是神秘老人一开始随即拽住了一位女病人,但是并没有说明那名女病人当时有多大。所以林凡下意识的以为女病人应该是个成年人,但如果林凡愿意再仔细审查一遍档案,并且去查查当时的受害人现居何地的话,他一定会发现端倪。

  而凌风之所以在这里重新提起,原因很简单,因为蒂娜是爱莉丝同父异母的妹妹。

  换句话说,是他父亲的私生女。

  爱莉丝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她紧握着刀柄,异瞳紧紧的盯着凌风。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的反应真好玩啊!”凌风的笑容愈发的癫狂,“本来我还以为你接近这个案子,是为了照顾蒂娜。但是我想我错了,你这样的恶魔怎么可能会照顾你父亲的私生女,你的目的….”

  “是吃了她啊,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凌风的笑声回荡在房间里,癫狂的笑声配上这灰暗的色调,使气氛愈发的诡异。爱莉丝看了凌风数秒,忽然尖着嗓子向凌风扑去。

  “我要杀了你!”

  小狐狸的外套彻底破裂,底下的真面目嚎叫着涌出----竟是个吃人的母狼。

  就在菜刀即将砍到凌风的时候,忽然背后传来了窗户破碎的声音。

  爱莉丝娇小的身影一顿,回头看去,一个女性身影站在那里。

  身影举起手里的枪,扣下了扳机。

  碰!

  一只针管扎在了爱莉丝的手臂上,显然这是一只麻醉枪。

  “你是……”

  意识的沉重反映在眼皮上,爱莉丝踉跄的走了几步,想努力的看着眼前的人。

  “好好的睡一觉吧,亲爱的。”

  碰,伴随着这样的话语,爱莉丝摔倒在地。

  “太慢了啊,混蛋!”凌风不满意的喊道,“身为公司的指派员工,我以为你的动作会快一点呢。”

  “时间太紧,而且我也得花点时间整理装备啊,毕竟我今天早上五点多才从那里逃出来的。”身影回答道。

  光线刺破昏暗,身影走了过来,使人逐渐看清了全貌。

  是蒂娜。

  ……..别告诉我你们以为艾德琳是公司的指派员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