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水浒:开局迎娶扈三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落难的及时雨

水浒:开局迎娶扈三娘 痴客而已 1 23 22952022.09.09 22:00

  郓城县县衙内,三班衙役列于两旁,县衙门口里三圈外三圈的围着一大群百姓,县令时文彬正在堂上坐蜡,堂下一个婆子撒泼打滚,嘴里不停的鸣冤叫屈。

  “人命大如天,若县尊大人只顾回护那宋江,不肯与老身做主,只得去州里告状,只是我女儿死得甚苦啊!”

  那婆子扯着嗓子,表情夸张的朝着时文彬鸣冤叫屈,只这其中究竟有几分是为了那不知从哪里拐来的女儿,却是无从知晓。

  及时雨——宋江交游天下,攒得偌大名声,平日里亦是仗义疏财,这县衙内的长官衙役都念着他的好处,县令时文彬亦是与其教好,有心要出脱他,只如今却和水浒原文中情况不同,没有了可以用来顶罪的唐牛儿,是以这时县令虽被那阎婆顶得厉害,但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堂下此时还有一人,乃是宋江同房押司张文远,生得眉清目秀,齿白唇红,平昔只爱去三瓦两舍,飘蓬浮荡,学得一身风流本事,更兼品竹弹丝,无有不会;因前些日子宋江带其来阎婆惜阁楼吃酒,一来二去便勾搭成奸。

  如今情人身死,这张文远虽与其没有多少真情,但在报仇的同时又能把宋江拉下马,却也是其乐见其成的。

  便听得这张文远出列说道:“县尊大人不与他行移拿人时,若这阎婆真上司去州府告状,倒是利害,详议得本县有弊,倘或上峰来提问时,小吏难去回话,县尊大人亦是难以交代。”

  县令时文彬虽有心相觑,但如今满县百姓在衙门前看着,只得押了一纸公文,差雷横与李云两位都头当厅发落,前往城外宋家村宋太公庄上拿人。

  却说雷横与李云出了城门,朝着宋家村而去,一路上雷横虽有心与李云搭话,欲让其网开一面,但李云只无论如何都不作理会。

  自上任这郓城县马军都头近一年来,李云处事严明,从不徇私舞弊,便是前些日子县丞大人的侄子犯事,也被拿下了大狱,是以这满县的人对其是又敬又怕,被唤作——冷面都头。

  到的那宋太公庄上,便见得李俊叫手下军士将四下退路围了,也不与雷横分说,便自领着一帮自公人入庄缉拿宋江,喊道:“仔细搜查,如宋押司这般精明人物,庄内必有后路,把各处都搜全乎了,看看有无藏身的地窨子。”

  庄门口的雷横闻言,只心下一沉,看了眼一旁颤颤巍巍的宋太公,暗道:完了!!!

  雷横只未想到,这李云确实如此的精明,这郓城县内宋江与雷横的关系最为亲厚,往日里吃酒时宋江曾言:我家佛座底下有个地窨子,上面放着三世佛。佛堂内有片地板盖着,上面设着供床。你有些紧急之事,可来那里躲避。

  果然不到一炷香时间,便见着李云自佛堂内拿出一人,蓬头垢面、衣衫凌乱,不是宋江又是谁。

  雷横瞧着宋江被拿获,忙快步上前,朝着李云拱手道:“李都头,既已拿获不急一时,且容我与宋押司说几句话如何?”

  李云瞄了眼雷横,心知其是何想法,只也不愿拆穿,李云虽是铁面无私,但对宋江往日为人亦有敬佩,只要人拿回县衙了,至于后面时县令与这雷都头怎样相觑,便与他无关,只道:“某只管拿人,其他的某不管,雷都头既有话说便说罢,莫耽误太久便是。”

  说完此言,李云便自往外走,只立在庄门口能瞧着雷横与宋江的地方,见李云走远,雷横便朝着宋江问道:“公明哥哥,究竟是怎样一个情况?”

  此时宋江面色晦暗,心头阵阵苦水翻涌,只长叹一口气,将个中情况与雷横说了清楚。

  雷横听罢,却是感叹道:“哥哥却是糊涂啊,那刘唐亦寻过我,某便是分文未取,当场便把书信烧毁了,只这也不算什么,哥哥既杀了那婆媳,为何不来寻我,那唐牛儿却能帮上了甚忙?”

  宋江闻言,只心下道:若换做半年前,某定来寻你解救,只如今你之言行举动,比之那李云更为正派,某却哪里敢来寻你。

  心中虽是这般想,但此时宋江亦知雷横是其最后的救命稻草,便拉着雷横的手说道:“兄弟,如今宋江蒙难,若有办法还请救宋江一命。”

  雷横沉吟片刻,道:“小弟若不是想救,何苦与哥哥说这些,只小弟接下来要问的,哥哥定要如实相告。”

  宋江听罢,直一脸郑重的点头,便听得雷横问道:“其一,晁天王的书信与那金子可曾处理妥当了?其二,那阎婆惜果真与张文远通奸?其三,庄上银钱可足?”

  “书信昨夜某已烧毁,金子也叫父亲大人熔了,那阎婆惜与张文远确实通奸,四下邻里都能证明,庄上亦有银钱,需打点处,兄弟尽管相取。”宋江忙应道。

  雷横听罢,心中有了思量,便道:“哥哥此番犯得上杀人的罪过,小弟只能往轻判处使力,从此刻起,便请哥哥忘却晁天王送金子书信一事,只一口咬定撞见那张文远与阎婆惜通奸在床,才怒而杀人,如此那张文远的话便做不得数了,早先堂上我观时县尊也有心相觑哥哥,哥哥只管按小弟的说法行事,别的都由小弟来打点。”

  宋江闻言,直拜道:“上下官司之事,全望兄弟维持。金帛使用,只顾来取;此恩情天高地厚,来日相逢,宋江必以死相报。”

  “小弟只为义气,哥哥无需这般,这事都在我身上。”雷横自拱手道,见话说的差不多了,便朝着庄门外的李云点了点头。

  李云领着一帮公人将宋江缉拿出宋家村,雷横落后几步,寻着宋太公说话,此时这老汉三魂已丢了两魂,一脸的悲苦。

  雷横与其宽慰一番后,道:“下面我说的话,太公切记,尽快去办,其一,央人马上去将那铁扇子宋清兄弟寻回来;其二,待宋清回来时,太公取五百两银钱与他,送二百两与时县尊处,求其相觑公明哥哥,送二百两与那阎婆,那阎婆惜本就是那阎婆的摇钱树,昔日养着也不过为钱财而已,今那婆媳既死,她又得了银两,再叫宋清好言一番,劝其撤诉,最后一百两让宋清兄弟散于县衙公人与那阎婆惜阁楼四下邻里,让那些邻里咬定阎婆惜与张文远通奸,太公可明了?”

  宋太公听罢,直朝着雷横拜谢,道:“都头言语老朽已记下,宋江这贼子能交得都头这般患难兄弟,也不枉他此生了,老朽拜谢。”

  雷横忙扶住宋太公,只道:“当不得,太公只尽快寻回宋清兄弟,办妥事情,县衙内自有某张目。”

  说完此言,雷横也不在耽搁,快步出庄,朝着李云的大队人马追去。

  ......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