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先生先生我是你娘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尴尬的课堂

先生先生我是你娘子 海边的千羽 2159 2020.03.22 23:03

  一阵清脆的铃声将沉浸在佛跳墙的美味中不能自拔的我从美梦中喊醒,我抓吧抓吧头发。

  心中有点不舒服,刚梦到大口大口地品尝佛跳墙,然后就被万恶的铃声吵醒。

  我喜欢上课,我喜欢睡觉,但是我不喜欢早起。

  无奈,无奈,我的课基本是早课8:00必须开始上课的那种,不然就算我迟到了。

  我这样热爱工作的人,怎么可能会迟到呢?

  忍着起床气,慢慢悠悠站起来,脚下白色的地毯软绵绵,右手抚摸过的眼睛艰难地合闭,再次睁开。

  阳光已经透过窗帘爬到了壁橱上,闪晃晃的。

  今天又是晴朗的一天。

  没想到,我和薛好好已经和平相处了2周了。这是第三周的周一,时间挺快的。

  不用想,薛好好肯定在厨房准备早餐呢。

  不信,你细闻下空气,有股白粥的味道,夹杂着煎蛋的香甜。

  细品薛好好精心准备的早餐——我昨晚已经点好了今早要吃的东西——白粥、煎蛋、青菜、豆沙包。

  饱餐过后,我和薛好好一起返校。

  没错,依旧在离校还有500米的地方,我放薛好好下车,领证了也不能一同出现。

  这是我被举报后第一次面对学生。

  尽管有证护体,但是该有的麻烦一个不少。

  这不,刚走进教室,便发现学生在交头接耳,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我也能猜出她们在说什么——无非就是我师德有问题,我师风不行,我以期末成绩诱惑薛好好服从我,等等这些。

  那天我在网上看到了。网络上各种谩骂,各种言语咒骂。

  果然键盘侠是不用负责任的,随便张张口,无需证据,就开始成为道德之神,正义之眼。

  好像众生均有罪,只有她们才是最善良最正义的那群人。

  可惜,网络这东西,很多时候被有心人利用,由好变坏,就是一瞬间而已。

  昨晚我已经想过如何应对了。不要怕!林一白,你是最厉害的!

  “同学们,我们上课了。今天要讲授的课程是但丁的《神曲》。”我按照平时的进程和语速进行。

  不过,明显感受不到之前的热情和尊敬。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讲台下还有人在叽叽喳喳:“怎么她还能来上课?不是被举报了嘛?”

  “就是就是。我就觉得她有问题,长相甜美,没有男朋友,原来是喜欢对自己的学生下手啊。”

  “竟然喜欢老牛吃嫩草!不要脸!”一个女生气鼓鼓地说。还时不时拿斜眼看我。

  我知道这几个最有意见的小女孩,平时粘着薛好好最多之一,哪里能接受自己的男神和自己的老师在一起,重点这个老师颜值一般,还特严格,比男神大很多岁。

  苍天可鉴,我比薛好好小2岁好嘛。我明明92年的啊!薛好好那货90年的,OK?

  我怎么知道他生日的?结婚证上有啊。我那天可是恨不得把眼睛嵌进去看看证是不是真的。

  然后失望到绝望。直呼惨兮兮!

  这群小女孩什么在想什么?什么眼神啊!

  我停了2分钟,一言不发。

  没有我声音的教室,只听见那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的声音,甚至刺耳。

  等了许久,大概有2分钟的样子。教室总算静下来了。

  学生开始有点紧张,连气都不敢大喘。

  刚才不是还有激动,天不怕地不怕嘛?

  我也不是那种会以此惩戒学生的老师。

  本人立志当一名平易近人的好老师——课上严格,课下温和,行为举止有原则有底线。

  争取早日成为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

  我思考了几秒钟,推了推眼镜——平时上课特意戴眼镜,以凸显我的严谨严肃风格。

  “想必各位同学都知道我上周的事情,本来恋爱是老师的私事,但是鉴于网传我的恋爱的对象的特殊性,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我被人举报了。但是,我身为一名老师,我深知教师红十条,我也绝不会知法犯法。这一点我可以保证”我声音逐渐加强,变得铿锵有力。

  我环视了下教室,发现学生都低着头在听,就接着说:“谣言这事,来了就躲不了。我本来想躲过去就行,不曾想,不能如愿。重点是我有自己喜欢的人,我也在上上周结婚了。我和我先生婚姻生活幸福美满。所以,老师麻烦各位同学,以后不要再将我和薛好好同学放在一起讨论。”

  教室悄咪咪的,一点声响都没有。回荡着的都是我的声音。

  “大家也知道,我有朋友是律师,我不想事情变得过于尴尬。“

  “谣言止于智者。希望大家不要作乌合之众了。我也不想因为私事占用大家宝贵的学习时间。这件事,就到这里。我们接着上课。”

  课堂一片寂静,我摇了摇头,继续上课。

  “《神曲》全诗为三部分:《地狱(Inferno)》《炼狱(Purgatorio)》和《天堂(Paradiso)》,均以长诗的形式,叙述了但丁在人生的中途所做的一个梦,以此来谴责教会的统治……”

  这大概是我入职以来第一次上课讲了这么多私密的话语。

  平日里,我始终觉得课堂应该是分享知识的地方,而非可以聊聊家常的地方。

  生活中的话语应该放在课下进行。

  脑袋里竟然飘过薛好好昨日说话的情景。

  他说:““哎呀。白先生。你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我保证以后这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他举着右手,眼睛真诚,态度十分诚恳。

  可是今天呢?他去哪里了??

  好不容易上完一大节课,我感觉很累,是作为教师以来,第一次这般的感觉自己要虚脱了。

  明明不会成为众矢之的。

  怎么遇见薛好好以后,我就什么都不好。(你吃饭变好了啊!)

  薛好好今天怎么没来上课?

  看我不记他旷课。我就不姓白。

  当我回到自己的小宝马车时,才见薛好好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脸蛋红扑扑的,汗水亮晶晶的,从额头往下淌。

  他一脸微笑,声音都愉悦:“白先生,你总算上完课啦。我等了好久啊。后面跑过去打球了。”

  好吧!男人都是骗子!

  还说保护我!自己去打球了。

  我脸一黑,语气十分不友好:“那你接着打球去,然后自己打车回家吧!我还有约。”

  实际上,我根本没约。李菲菲今天也是要上班的。

  回家就要被问婚姻生活。

  想来想去,我还是直接回小公寓好了。

  留下薛好好一脸呆萌的样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