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的名字是我心上的样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独处(上)

你的名字是我心上的样子 菱小歌 2111 2019.05.12 20:15

  昨天的落雪给周笑笑带来了快乐,但同时也带来了疾病——感冒。

  从昨晚开始,周笑笑的鼻子就有些堵,还不时地流鼻涕,眼睛也水汪汪的,鼻子一流,眼泪就跟着一起流出来。周笑笑就这样因为感冒一夜无眠。

  本来之前说好今天跟爸爸妈妈一起去拜年的,可经过昨晚这么一折腾,今天早上周笑笑一点力气也没有。

  她不想让爸爸妈妈发现她感冒了,因为她不想吃那讨厌的感冒药,她更不想去打点滴。所以当爸爸妈妈叫她起床出门的时候,她假装赖床的样子,不愿意起来。

  周爸周妈实在叫不起她,就留她一人在,家拜年去了。

  周爸周妈走后一个小时,大约十点二十多分,周笑笑家的门铃响了起来。

  周笑笑本不想去开门,可门铃却执着地响个不停。

  无奈之下,周笑笑只得裹着自己的大棉被,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带着一张毫无生气的脸开了门。

  “谁呀?”

  周笑笑问着,用因为感冒流泪已经红肿了的双眼往门口一看,陆缺的脸便映入眼帘。

  陆缺端着一盘还冒着热气的红烧肉站在门口,看着周笑笑的这幅模样,之前微扬的唇角突然垮下来。

  “吃药了吗?”陆缺问着,走进屋将红烧肉端到了厨房。

  “嗯?”周笑笑还有些懵,为什么一开门陆缺就问她吃药了没有。

  陆缺从厨房走出来,扫视了一圈屋里,然后问周笑笑:“叔叔阿姨没在家吗?”

  周笑笑将身上的棉被裹了裹,吸着鼻涕回答:“他们拜年去了。”

  “药在哪里?”陆缺突然严肃地问。

  “嗯?”周笑笑又懵了。

  陆缺无奈地叹了口气,一边将周笑笑往房间里推,一边温柔地问:“感冒药在哪里?”

  周笑笑一听到“感冒药”这三个字,立刻停下了步伐:“我不吃药。”

  说完,又赶紧补充到:“我没感冒。”

  她看到陆缺盯着正裹着棉被的自己,吸着鼻涕嬉笑到:“我就是……”

  “阿嚏!”

  那个“冷”字还没说出来,周笑笑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她打完喷嚏,不好意思地对陆缺笑了笑,苍白的脸上泛起一缕红晕。

  陆缺将周笑笑带回床上,让她躺着好好休息,然后就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了。

  陆缺这一系列的动作让周笑笑已经有些懵圈的脑子一下转不过来。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陆缺的脚步声已经消失在屋里了。明明之前陆缺问她感冒药在哪里时,她还很抗拒,但现在陆缺走了,周笑笑居然很后悔没有告诉陆缺感冒药在哪里。

  除了后悔,周笑笑还有些失落——陆缺居然,就这么走了!

  也许是感冒的作用,也许是受了陆缺的刺激,周笑笑突然觉得有些委屈,她突然想有个人陪着自己。与此同时,周笑笑的肚子突然毫无征兆地叫了起来。

  周笑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觉得它很不争气。人家都说生病了的人食欲不好,可怎么她却准时地感到了饥饿。

  正在周笑笑躺在床上犹豫着要不要收拾一番去何欢家蹭饭吃时,她突然听到房间外响起了脚步声。

  爸爸妈妈不在家,陆缺刚刚走,家里除了自己不会有其他人

  可能是自己听错了,周笑笑想着,脚步声却更加清晰了,而且正逐渐逼近自己的房间。

  周笑笑紧张起来,她急忙拖着病体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反锁了自己的房门。

  正当她打开窗户准备对着陆缺的房间叫救命时,门外突然响起了转动门把手的声音。但由于她之前将它反锁了,所以门并未打开。

  但门外的人还不死心,还在一次次地尝试开门。

  周笑笑听着门外传来的响声,看着不停试图转动的门把手,终于带着哭腔放声大叫起来。

  “陆缺!”

  “陆缺!”

  “陆缺!”

  周笑笑对着陆缺的窗户,拼命地叫着。她以为陆缺会听到她的声音,出现在窗户边。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陆缺的声音,居然在她房间门外响起来。

  “笑笑,开门啊,笑笑,是我。”

  周笑笑听到门外陆缺的声音,一颗悬起的心突然放下来,她急忙跑去开了门,一下扑进陆缺怀里,紧紧地抱着陆缺。

  被她这么一抱,陆缺的双手愣在原地,变得不知所措。陆缺的双手在放下和抬起之间反复徘徊,正当他决定给周笑笑一个温暖的拥抱时,周笑笑一下脱离了他的怀抱。

  在缓和了恐惧的情绪后,周笑笑抬头看着陆缺茫然的脸,突然觉得自己很丢人。不过,同时周笑笑也觉得很搞笑。所以,周笑笑吸着鼻涕,哈哈大笑起来。

  之前还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转眼之间居然开怀大笑,这样在短时间内判若两人的转变让陆缺一时半会儿反应不过来。

  看着只穿着睡衣,吸着鼻涕的周笑笑,陆缺再次让她回到了床上。

  他吸取了教训,晃了晃手上的感冒药,柔声说:“我去倒水。”

  这一次,周笑笑没有再吵嚷着不吃药,她乖巧地点了点头,无声地笑起来。

  正当她端起陆缺倒来的水,拿起陆缺买来的药时,她的肚子再次“咕咕”地响起来。

  周笑笑尴尬地抬头,用力扯出一个生硬的笑容,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地看了看陆缺。

  陆缺却抢走了她手中的药,然后忍不住笑起来。

  笑罢,缓缓说道:“把热水喝了。”

  见周笑笑听话地一口气喝完了热水,陆缺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颗“真知棒”递给周笑笑。

  周笑笑接过棒棒糖,开心地说:“荔枝味的!”

  陆缺微笑道:“你一直喜欢吃这个。”

  “嗯嗯。”周笑笑点点头。

  陆缺揉了揉她凌乱的头发,柔声道:“我去做饭。”

  陆缺说完,转身向门外走去。

  陆缺走了,周笑笑却不淡定了。

  因为,这是第一次,陆缺摸她的脑袋。

  以往都是何欢会摸她的脑袋,揉她的头发。

  同样的动作,怎么何欢做起来那么让人讨厌,可陆缺做起来,居然,那么温暖!

  周笑笑含着荔枝味的棒棒糖,右手摸着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一股甜蜜的味道从嘴巴一直涌入心田。

  后来,当周笑笑每一次吃起荔枝味的棒棒糖时,便会想起这个在她感冒时给她买棒棒糖的男孩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