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的名字是我心上的样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相遇(下)

你的名字是我心上的样子 菱小歌 2309 2019.04.17 14:40

  周笑笑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除了吃以外就尤其喜欢写东西。她的在何欢眼里明明很一般的作文,却总是被语文老师表扬后在班上念给全班同学听。那个时候何欢真的怀疑他们语文老师是不是受了周笑笑什么贿赂,或者是威胁。不过后来他不得不承认,语文老师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那天何欢比约定的时间晚到了半个小时,当他带着陆缺鼻青脸肿地出现在周笑笑眼前时,周笑笑之前的愤怒一下子全部变成了不可思议的疑惑。毕竟,陆缺从上课第一天应老师的要求介绍了自己的名字以外,就一个字也没有说过。

  一开始同学们都以为他是害羞,那个时候大家都还看不懂他目光中的冷漠,所以直到遭到他的拒绝亲近后,大家才知道他其实并不是害羞,他是真的,不想跟他们来往。

  年幼的时候所有人都还不知道自尊心是个什么东西,然而那人类生来就有的东西却不会因为你的年龄而停止作祟,那些被陆缺的冷漠伤了自尊心的同学们很自然而然的开始看他不爽。

  后来又不知道他们是在哪里听到的谣言,说陆缺是那个带他们来到新镇的老者的私生子,说她妈妈是小三。又加上陆缺的妈妈和那个老者并没有出来辟谣,所以各种难听的话都有。

  那天,正是因为这些难听的话,陆缺跟镇上的小孩子们打了起来。他们似乎是约好的,一大早便一小群人堵在陆缺买早餐的路上,将那些难听的话说得格外大声。

  何欢看到的时候,陆缺已经和那群人扭打在一起了,准确的说,是被打,毕竟,他才一个人,又那么瘦小。本来何欢一开始是不想管的,先不说他还急着去赴周笑笑的约,就说他在镇上和他们的关系,他也应该站在那群孩子那边。

  不过后来,何欢又觉得这么多人欺负一个人,自己就这样视而不见不太好,所以他就想拉架。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竟然又打了起来,而且,他竟然和陆缺一派了。好在他从小就对三十六计中的走为上策格外熟悉,所以带着陆缺跑了过来。加上那群人似乎已经满足了,就没再追他们。

  “何欢,怎么回事啊?”看着鼻青脸肿的两个人,周笑笑有些害怕,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何欢。

  何欢没有回答,只是在和陆缺喘着粗气对视了一眼后一起放声大笑起来。剩周笑笑不明所以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两人。

  那天,一向对人疏远的陆缺竟然跟他们一起去爬山。

  “我叫何欢,欢笑的欢。”何欢说完,又指着周笑笑对陆缺说:“她叫周笑笑,欢笑的笑。”说完,还不忘小声地补一句:“她的名字是跟着我的起的。”

  “什么欢笑的欢,欢笑的笑,”周笑笑听到何欢后面的那句话,不悦地说:“分明是欢天喜地的欢,笑口常开的笑,我们的名字没有一点关系。”

  “我知道,”陆缺目光落在周笑笑身上:“我知道你是周笑笑,老师念过你的作文。”

  这是陆缺第一次和周笑笑说话,他说,我知道,我知道你是周笑笑。就像很多年后,他说,我知道,我知道她是周笑笑一样,平淡无奇。可是他没有说的是,她是他到这里后第一个记住的人。也许就是因为这样的开始,才让他们这一生注定有未说出口的误会。

  陆缺的声音无疑是好听的,那个时候周笑笑就觉得,陆缺不爱说话真是浪费了一副好嗓子。

  “你呢,你为什么叫陆缺?”何欢小心翼翼的问着,何欢其实是细心的,他知道陆缺虽然跟他们同班一个星期了,可是平时不与人来往,所以刚刚才主动做了一次自我介绍,可是他实在不知道,陆缺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

  爸妈告诉他,父母给孩子取什么样的名字,就代表他们对孩子寄予什么样的希望。比如他的名字和周笑笑的名字,就代表了何爸何妈和周爸周妈希望他们两个一生喜乐无忧,就像周笑笑说的一样,欢天喜地、笑口常开。

  可是陆缺的名字,又有什么样的意义呢?按理说,“缺”字在中国的字典里,可不是什么好的字眼。

  陆缺摇摇头,八九岁的孩子,估计除了何欢和周笑笑,没有谁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叫那个名字了吧。

  “但是我妈妈不是小三,”陆缺看着何欢和周笑笑,第一次试图努力证明什么:“跟我们一起的是我外公。”

  “你爸爸呢?”何欢忍不住问,那个时候,他们以为一个家就应该是有爸爸妈妈的,他们不知道的是,陆缺从来不认为一个家需要爸爸,因为从他出生以来,他就没有见过他爸爸。

  “不知道。”陆缺摇摇头,他真的不知道,因为从来没有人跟他提起过。

  那天,他们从山脚聊到山顶,再从山顶聊到山脚。不知道是因为蜿蜒的山路,还是漫长的时间,反正,从那以后,似乎一切都变了。陆缺不再是一个人,何欢和周笑笑不再是两个人。从此在新镇的小巷里,便都是三人行。

  也是那天,周笑笑才发现,原来,她和陆缺的距离那么近,近到只要一推开房间的窗户,就能看见陆缺的房间。

  那天回去吃过晚饭后,周笑笑觉得有些累,就比往常提前了些进房间休息。她在打算睡下时突然听到对面传来细微的哭泣声,于是循着声音打开了窗户。

  她看到陆缺的妈妈激动地和陆缺说着什么,而陆缺就只是平淡的低着头。说了一会儿,他妈妈蹲下来抱住他,也就是这时,陆缺转头看到了周笑笑,他的眼神明明那么平淡,可周笑笑却做贼心虚般的急忙关了窗户。

  也就是从那天起,也许是害怕陆缺再受伤害,陆妈妈开始跟镇里的人有了来往,她带着礼貌的微笑面对所有人,她那样的微笑总是让人无法拒绝。

  后来,所有人都说她是个可怜的女人,既要照顾年迈的父亲,还要照顾年幼的孩子。之前的那些难听的话,全都变成了夸赞和怜悯的话。有时候,其实并没有多少人会去关心真假和对错,三人成虎在哪一个时代都管用,当有人说你是坏人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你是坏人,当有人说你是好人的时候,所以人都觉得你是好人。陆妈妈似乎早已明白这一点,所以她并不太在乎后来这些人对她的夸赞和怜悯,只要,她爱的人,不再受伤害就好。

  不知道是因为陆妈妈的举动,还是因为何欢一直护着陆缺的行为,班里的同学对陆缺都没有了敌意。虽说陆缺还是跟以往一样沉默,但现在也会跟何欢和周笑笑说话,时间一久,大家似乎也都习惯这样的陆缺了。

  一切,都慢慢地好起来了。

  “笑笑,你要参加吗?”陆缺的声音将周笑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周笑笑还来不及开口,何欢就夸张地笑起来。一边造作地前仰后翻,一边说:“就她?五十米她都跑不完!哈哈哈……”

  “何欢!”周笑笑一脸愤怒地站起来,一巴掌拍在何欢的身上,咬牙切齿地说:“信不信我揍你!”

  周笑笑用力过猛,何欢吃痛地附下身,痛苦又无奈地说:“打都打了我能不信吗!每次都这样!”

  “还不是因为你每次都欺负笑笑。”陆缺说着,脸上依旧是平淡的表情,他的样子,就像一个说公道话的客观者。

  “陆缺,你怎么越来越像我爸妈了,总是偏袒周笑笑。”

  “因为我美丽善良惹人爱,你无耻下流招人厌。”周笑笑说完,对着何欢得意地做了个鬼脸。

  “周笑笑,你真以为我治不了你是不是。”何欢把手放在周笑笑头上,看似很用力其实有分寸地将她的头发揉乱。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时候还矮周笑笑一个头的何欢居然已经比她高出了许多。有一次她不小心撞在他怀里,才蓦然发现何欢已经长高了那么多。

  何欢应该是早就长高了吧,从他第一次揉她的头开始,他应该就已经比她高了。可是至于是什么时候,周笑笑不知道。何欢也不知道。

  这时的周笑笑已是短发,她挣扎着从何欢的魔掌下逃脱出来,顶着一头杂乱的头发用力甩了甩头,她还来不及瞪何欢一眼。就被一只手从后面揪出了教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