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锦上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7章 被擒

锦上添 弥香君 2033 2019.05.25 12:00

  她吐出一口血来,只觉得双腿颤颤,竟靠着树干“噗通”一声跪在了泥土之中。

  不是因为她诚心想跪,实在是因为那一撞,她五脏六腑像是被人绞碎了一般,浑身竟连半点力气都没了。

  顾华杉仰视着静姝,咳嗽了两声,随后才缓缓道:“静姝姑娘……真是……好…武艺。”

  静姝莞尔一笑,吐出的话却让顾华杉想死。

  “华杉姑娘,你好像真的惹世子殿下生气了。”

  赵高沐已经不急不缓的走了过来,他身形高大,隐约给人强烈的压迫之感。他那双好看的眼睛此刻却是笑意,只不过那笑意却不达眼底,竟看着有些阴沉沉的。

  赵高沐俯视着华杉,慢条斯理道:“顾华杉,还跑吗?”

  顾华杉摆手,艰难吐出一口气来,“不跑了。跑不动了。”

  “你说这话,本王还真是不知该不该相信你了。毕竟华杉姑娘舌灿莲花言而无信。万一不小心,又被华杉姑娘给骗了,岂非叫我很没有面子。”

  顾华杉颤巍巍的举起一只手来,指着天气若游丝道:“我发誓——”

  “我不要你发誓。”赵高沐突然伸出一根手指按住她的唇。

  那人蹲下身来,似笑非笑,“你这个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只怕连老天都要骗。我实在是信不过。李青,拿绳子过来。”

  顾华杉听见那“绳子”两个字,便知又是在劫难逃。

  谁知赵高沐这个人心思歹毒,超过她想象。

  赵高沐亲自将她双手绑起来,然后他骑着马,她追在马后,两个人中间用一根绳子连接。

  顾华杉有种不好的预感,颤着唇问道:“赵变态,你要做什么?”

  赵高沐淡淡一笑,“等下你就知道了。”

  话音刚落,赵高沐手里长鞭一扬,狠狠抽在马儿屁股上。

  顾华杉瞬间便拖拽了出去!

  山道难行,满是荆棘和石子儿。

  偏偏赵高沐成心找她泄气,当然更不能让她好过。他手里拿着绳子一头,时而跑得飞快,时而又慢悠悠的停下来,顾华杉只能跟在马屁股后面,一会子小跑,一会子慢走。

  不出一个时辰她便累得气喘吁吁,她脚下起了几个水泡,手腕上更是红肿一片,似乎勒破了皮,正隐隐渗着血。

  顾华杉死活不服输,硬是咬着牙一声不吭。

  终于到了一处破败的茅舍前,虽说看着断壁残垣,杂草丛生,唯独却有个遮蔽的地方。地上也算是干净。

  赵高沐大手一挥,示意众人停下稍作休憩。已是傍晚时分,天边霞光万丈,落在青黄一片的树林之间,隐隐像是金屑。

  夕阳西沉,眼瞅着天快黑了,李青等人从山间抓来了野兔野鸡,又有人捡来了干树枝,就在平地上架起了火。

  顾华杉再也没了力气,直接一屁股便坐在了草丛上。

  她面色绯红,脸上全是汗水,秋日的冷风一过,吹在身上倒更觉刺骨。

  顾华杉盯着那坐在树下喝水的赵高沐,内心骂了他千万遍。

  谁知那人刚好抬眼与她目光撞在了一起,顾华杉只觉得眼皮微跳,心中火气直往心间拱。奈何如今我为鱼肉人为刀俎,还是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为好。

  这样想着,顾华杉随后转过头去。

  赵高沐此刻闹了这么大半天,气也消了,不过是看着顾华杉那不服输的劲头,有些拉不下脸来。

  那女人即使沦为阶下囚了,仍然一脸高傲,他还真想将她逼到极致,看她身上是不是仍旧是这么一股子狠劲儿。

  两个人各自腹谤着,谁也没动。

  倒是一侧的静姝看见这样的场景,觉得有些好笑,遂拿着水囊起身,款步走到了华杉跟前。

  “姑娘,喝点水吧。”静姝手巧,用一旁摘下的树叶折了一个漏斗状的像杯子一样的东西,半蹲着喂给华杉水喝。

  华杉犹豫了一下,终究是口渴难耐,埋头喝了不少。

  赵高沐见此,冷哼了一声。

  华杉问:“此去南景王府还有多远的路程?”

  “大约还要走十天。”

  顾华杉怒从中来,咬牙切齿道:“赵高沐不会要这样玩我十天吧。”

  静姝掩唇而笑,“我们世子殿下人美心善,只要姑娘服个软,殿下一定不会再捉弄姑娘。”

  “人美心善?”顾华杉眉头高高皱起,“你认真的?”

  静姝点头,“要不然殿下怎么会在逃离京城的路上,还冒着大火去把姑娘给救出来呢。”

  顾华杉冷笑道:“若我的仇人躺在那里,我也会把他给劫回来。没完没了的折磨他。”

  静姝轻轻一笑,不作回答,只是劝道:“姑娘如今已经沦为阶下囚,何必为了逞一时口舌之快,图嘴上意气?我们殿下向来吃软不吃硬,姑娘不妨换一种方式试试。兴许我们殿下便会放了姑娘。”

  顾华杉皱眉,“你是让我向赵高沐低头?”

  “华杉姑娘在尚书府待那么久却能游刃有余,不会连能屈能伸的道理都不懂吧?世子殿下对待姑娘究竟如何,姑娘心知肚明,您又何必处处跟世子怄气。”

  顾华杉默然不语,静姝离开没多久。

  她自己也在想,硬的已经来过了,不如来点软的。兴许赵高沐吃这招?

  静姝说得对,没必要逞口舌之快让自己遭罪。

  大约是知道赵高沐不会真的杀她,她便有些肆无忌惮凭着性子了。

  正想着事情,远远的飘来了一阵肉香。

  华杉抬眼去看,只见李青他们烤的兔子肉已经一片焦黄,看着便外酥里嫩,还滋滋的冒着热气。

  经过一下午这么折腾,华杉早已饥肠辘辘,她一动不动的盯着那金黄一片的烤兔腿,心中暗暗发誓:为了烤兔腿,她顾华杉忍了。

  不就是赔笑吗,她顾华杉这些年在尚书府做得还少吗?

  似是感应到顾华杉火辣的视线,赵高沐转过头来,只看见那人盯着他,半晌,唇边浮起一抹比哭还要勉强的笑。

  赵高沐瞪着她愣了一下,眉头轻蹙,有些不懂怎么上一秒还像是要把他剥皮抽筋的顾华杉,怎么此刻突然转了性子。

  这兔腿的威力竟然这么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