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鸢尾鸩:长安妃改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鸢尾鸩:长安妃改嫁 晏影时 2214 2019.03.15 23:33

  扶若望着那人已离开的空地,见他走之前还回头望向舞姬群中一眼,思虑半分才转身离开。

  “王爷~”

  戊绫撒娇般跑来他身边,却不想,结结实实挨了一耳光。

  力量之大使她摔在地上,捂脸回过头惶恐着,“王爷,我又做错了什么,你,你这是为何?”

  他弯下腰,紧紧掐着戊绫脖子,咬牙切齿,“谁让你想的法子出风头?谁允许的!”

  “不,不是的,不是的王爷,”他猛地松开挣扎的女人,说是甩开都不为过,那双手已经背着握成了拳,转过身不看她,心中气愤,耳旁还是戊绫委屈的声音,“是,是轻尘说为了不抢我风头,让所有人戴的,都是她说的,我就信了,不关我的事!王爷你相信我!”

  戊绫哭喊着跪在他脚边,不断扯着衣摆摇晃。

  一听这番话,他才想起方才那毒,明明是控制着昭娣,怎么变成了青萝,白白浪费一个人才。

  一脚踢开戊绫,拽过被拉扯的衣摆,愤而走进舞姬群中,“都给我把面具拿下!”

  他一眼扫见昭娣,语气竟平缓下来,仰起头闭着眼,深吸一口气,“除了轻尘,所有人,全部退下。”

  戊绫不愿,还跪在那喊着,“王爷,你为何。。。”

  “滚!”

  欲伸手去复抓衣摆,倒被这声怒吼吓得缩回手,只好被旁人扶起,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众人皆退,园中只留二人。

  “轻尘姑娘啊,呵,好大的本事。”

  他冷笑,心里又气却不得不佩服。

  之前真是小看她了。

  “王爷缪赞了,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她虽谦卑,气场仍在。

  “呵呵,小计,这就折损了本王最具杀伤力的舞姬?”

  培养一个武功精湛的女子,可知多不易。

  昭娣拂着衣袖坐在台边,两条玉腿在空中摇晃,“奴家可什么都没做,是她自己倒霉。”

  他一把扯起昭娣手腕,不理会她轻微的受惊,两指搭在脉搏上,沉思片刻,“你竟能控制毒性,这代价你难道不知?”

  “不过区区折磨,”她拽回自己手腕轻轻揉着,“成大事者,必先苦心志,劳心骨呀。”

  扶若大笑,手掌覆上她左肩,一阵使劲。

  剧痛传来蔓延全身,她怒目直视扶若。

  此人简直是有虐待倾向。

  “疼吗?敢破坏我计划的,你是第一个,再有下次,本王可绝不轻饶!”

  甩开手,昭娣闷哼一声,望向他离去的背影,微喊道,“轻尘甘愿效忠四王爷!”

  背影一顿,继而大步离去。

  冷风吹起,昭娣不禁打了个寒颤,天上纷纷扬的又下起了雪。

  她揉着酸痛的左肩,眼里一片狠意,“不得不一一斩断你,那可人儿的路了。”

  回到闺房已是深夜,扶若房内也熄了蜡烛,她好半天才打发金环先睡去,自己一人亮着烛火给左肩上药。

  耳畔一动,她警觉屋顶有人,立刻吹熄了蜡烛,起身迅速离开铜镜前。

  “啪。”

  极轻的脚步声落地,轻轻在房内搜寻。

  一根金线破空而出,紧紧勒住那人手腕,昭娣没看他,径直对他动起手来,二人在房内迅速交手,衣袖拂摆皆看不清容颜。

  金丝突然被那人紧紧勒住一拉,昭娣被他牵扯,搂入怀中。

  “扶苏?怎么是你。”

  少年轻笑,“果真是你。”

  她收回金丝看向扶苏手腕,已是一道浅浅红色的勒痕。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二人坐下,昭娣拿起他手腕上着药,耳里听他说着近日的事。

  自她跟随扶若走后,妆衔坊一时大乱,先是扶苏去闹了一番,又是宁弘跑去威胁众人查清买主身份,扬言否则就血洗妆衔坊。

  三拨人在长安城查找了数日,皆无果。

  直到今日,舞姬们献舞,扶苏说他是心有感应,觉得人群中有他似曾相识的感觉,很是强烈,在扶苏即将离开之前,蒙着面的昭娣确实一直在望着他。

  为解困惑,他悄然隐没王府中,才看见之前他未曾想到的一幕,那自己从小护着的弟弟,原来是这般阴狠之人。

  还给昭娣下了毒。

  “所以,你的毒...”

  “放心吧,死不了,而且你忘了,我本来就有毒在身,不怕多这一种了。”

  她很无所谓,可他却心疼。

  “昭娣,”扶苏急忙捉住她要收回的手,“如果我没猜错,方才献舞那一幕,原本他要设计害的人是你对不对?”

  她敛下眼眸,不知究竟该以何种心情面对他,突然抬头浅笑,“你放心,我没那么容易被人设计,赶紧回去吧。”

  扶苏见她起身到门边,一副赶自己出门的样子。

  “你还是这样,为何一定要欺骗自己...你对本王,当真没有一丝...”

  她却一笑,“长安王爷倒是自信的紧,以为奴家跟外界平庸女子一样?”

  “不,你不一样,你从来就跟那些人不一样,她们只懂追在本王身后倾慕,可你,在我中毒不惜剐了自己肌肤喂我血,你再惧黑暗,还依然守我塌下。”

  他含情脉脉,眼里一片怜惜柔情。

  饶是昭娣再强硬的女子,也轻易被孵化。

  见她不说话反驳,扶苏更惊喜,“你默认了?你心里有本王,在王府就是,本王知道你不是原来的温昭娣,可本王不在乎,因为本王只要你,你这个人的灵魂。”

  昭娣抬头看他,眼前少年郎的眸子不似初见时冰冷厌恶,可她还是忘不掉此人是长安王爷,府中妻妾成群,。

  未离开王府之前,她便时常看到扶苏与那侧妃相搂恩爱,那柔情是给予过别人的。

  想到这,差点动情的昭娣,又突然坚定了。

  “纵然我心里有你,我也不会接受,”她亲眼看着扶苏眼里的炽热慢慢消退,“从前在王府,我眼看着你对我那好妹妹百般恩爱,如今再同样这么对我,抱歉,我觉得恶心。”

  他心伤,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昭娣也自知是在难为他,一个古代王爷,三妻四妾不是正常。

  所以她不会强迫,只会远离,恰恰是这份不愿争夺敬而远之的态度。

  让扶苏更不舍。

  明晃晃的月,夜色更增浓郁。

  扶苏还是离开了。

  她这才瘫软地上,微喘着粗气,献舞前服下的半解药方才就已经出了副作用,腹痛难忍,心口如刀割之烈。

  她用尽捂住胸口想要爬去床上,可那药效实在厉害,痛得她无法呼吸,半步都挪不动了。

  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生怕扶苏还是没离开,可是。

  身后突然跑回来一个人,紧紧将她抱起于床榻,“每次都这般对自己。”

  他真的还在。

  “扶苏,我疼,别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