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家小女儿是锦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三章 去送贺礼

农家小女儿是锦鲤 九色卦 2027 2020.09.16 17:39

  楚煜疼爱女儿,柳逸现在不管是哪一处,作为女婿,都是无可挑剔的。

  “师父,我就是怕潼潼后悔,她总是跑得没有影子,害我担心。”

  柳逸黑白分明的眼睛全是失落,他真的喜欢楚未央,怎么要躲着他呢。

  “你就像个大姑娘,害我几年都没有编哥玩了~”楚未央见他皱眉的样子,还是直起身子来。

  她现在都高到白箐的耳朵旁了,经常在外面,皮肤虽然好,可是没有白箐那么细腻。不过,她也是远近闻名的美人,谁都抢不走柳逸!

  “我哪有嘛,还不是你~”柳逸见到她就笑得找不着北,真想现在就成亲,免得被别人觊觎了。

  “好了,你们俩快去玩~”楚煜见到他们积高兴,老天爷真是开眼,当初御史千金来了几次,后面御史就被降职了,她再也没有来过。

  现在白家村的人,看到颍南有钱了,除了白富,有些眼红的人都想来,被他和村长合计挡住,所以不必担心。

  楚未央这才过去拉着柳逸的手离开,柳逸已经得到家里人的许可,所以他们早就是公认的一对了。

  她看着软萌的弟弟,一步步变得俊朗,再变成她喜欢的模样。上一世,一定是为了补他们的遗憾,这一世才会提前遇到。

  楚璋见到柳逸又拉姐姐的手,把怀里的书都丢在地上:“哼!”

  “璋儿,你又乱丢!”楚未央过去把书捡起来,楚璋转过身子不接,她就去揉楚璋的脸:“我的好璋儿,姐姐好喜欢你啊~”

  “哈哈~我才是姐姐的宝贝~”楚璋从出生起,就是被疼爱长大的,他什么都好,就是不喜欢柳逸拉楚未央的手。

  “璋儿,快叫姐夫~”柳逸总是不厌其烦的教他,每次楚璋都叫他全名。

  “柳逸!再拉我姐姐的手,我就跟你比对子,比读书写字画画弹琴!”

  楚芯儿找了半天,这才见到他们三个:“璋儿,你又开始咬文嚼字了。”

  “小姑姑~”三个小的见到楚芯儿特别高兴,围着她乱转,楚芯儿眼睛都要转花了。

  楚璋就是白箐男版的样子,多了楚煜深邃的眼睛。楚未央总说楚璋圆了她的梦,她总是期待能跟白箐一模一样,后面还是变了一些,但是也是美人~

  “走,咱们带璋儿去练拳~你这样粉雕玉琢,被拐走了怎么办!”

  楚芯儿每次就喜欢逗楚璋,小男娃比女娃还要精致漂亮,简直是过分。楚未央和柳逸一致同意,楚璋开始疯狂逃跑,还是被拖去练拳。

  嘤嘤嘤,人家喜欢文弱的东西,读书画画多好啊,练拳好累的!白箐在边上看他们耍拳,楚璋每次都是哭着就笑了,然后跟着练。

  楚煜看着家里其乐融融,还好当初同意柳逸和楚未央在一起,北誉王做主婚人,给他们提前定亲,不然楚未央要被选去宫里做秀女,想想都心疼。

  小四跟着豌豆过来辞行,晴儿要嫁人了,所以楚未央想去。可是现在颍南到处都虎视眈眈,楚煜和白箐舍不得,所以就让他们代劳。

  楚芯儿收好刀过来,她见过豌豆几次,每次都很温柔。大家都是受过罪的人,所以知道彼此不容易。

  “四叔叔、豆婶子,辛苦你们跑一趟了~”楚未央准备了好多礼物,晴儿嫁人太早了,她还想十八岁再嫁给柳逸呢。

  “放心,一定做好。”豌豆笑得特别温柔,楚煜和白箐给了足够的银两,够他们花销。

  楚芯儿看着他们出门去,心里不是滋味,最后还是去教楚璋练武。楚璋心里苦啊,他的纤纤玉手,要经受暴风雨的摧残了。

  白家村,那些想靠着白箐发财的人,后面希望都落空了。他们觉得都是白富惹的祸,当初那么对人家母女,现在金蛋变成凤凰蛋,比什么都值钱。

  白富每天都在叹气,头发都花白了,他等了几年,一点回应都没有。当时在街上听说颍南,他就想起来楚煜是侯爷,又打听了一些,大概猜出来就是他们。

  可是他每天都在等,还是没有人给他送钱来,现在村里都知道了,也没有哪家沾光。白芷每天都干活,又肥又黑,在院子看到更是讨厌。

  白芷从地里割猪草回来,鞋子都没有穿,身上就挂破布塞着点棉花,头上的癞子很严重了,脸上有疤,肚子还溜圆。

  杨翠娥都觉得奇怪了,每次就给吃些干饭,还做事情,白芷怎么还是胖的。

  “哇~爹~芷儿好苦啊~”白芷背着背篼进来,见到白富在看她,以为好日子回来了,就开始装哭。

  白富本来就烦,把她打出去,把篱笆关了,听着声音就讨厌。白芷大张着嘴,模样比叫花子还要狼狈,不敢出声。

  她都忘记了,白富不是爹,亲爹早就被风吹去旮旯缝里,找都找不到。

  杨翠娥也从地里回来,见到白芷蹲在篱笆门口,样子特别滑稽,装没有看到。

  白芷前几年总说自己是小姐是郡主,骂村里全是穷鬼,要套着绳子拿竹片打才干活,还挣断了好几根。

  “娘~芷儿真的又饿又冷,每天干活好累。你跟爹说,给我些好吃的,穿得暖和点。”

  白芷跑过去抱着杨翠娥的腿,现在不到杨翠娥的肩膀,白澜比她高多了。

  “娘~怎么又丢野种出来了?”白澜现在模样出来了,白芷站在旁边,就是癞蛤蟆和天鹅的区别。

  “谁知道呢,你瞧她,每天脏活累活全都干,还撑肥这副嘴脸。”

  杨翠娥踹白芷去地上,“你不是很能吗,不是大小姐和郡主吗,也不撒泡尿看看,丑八怪贱命一个,叫花子的女儿,找你死鬼老爹要。”

  白芷开始装哭,被打了嘴巴才闭嘴。转头去看白澜手里的肉饼香气,口水都流了,她记得小时候仰着期待的小脸去看白澜,就有吃的,照旧跟着做。

  “呸!丑鬼,离我远点。”白澜知道她想吃肉饼,在地上踩了几脚,踢去外面,白芷手脚并用地跑去捡,不管脏不脏,就开始狼吞虎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