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全境污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哭泣女

全境污染 白胡子的猫 2722 2019.08.06 17:57

  “女人?”

  众人面面相觑,万老伯哈哈一笑,拍了拍夏仁的肩膀:“年轻人还挺痴情,说吧,是谁,看看我们认不认识。”

  夏仁扭扭捏捏,欲言又止,止言又欲,在众人的目光中墨迹了半天,才小声说道:“她的名字叫孙爱红,就住在那栋楼,七层。”说着手指向远处的居民楼。

  “连楼层住址都知道了。”旁边另一位带着眼镜的老大爷打趣了一句。

  他们平时全都是几个老头子聚在一起,很少有年轻人愿意主动凑上来,所以难得来一个,棋艺还这么高超,只要不是什么大问题,闲着也是闲着,都愿意帮。

  “孙爱红啊……”万老伯咂咂嘴,正要向继续说下去,忽然想起了什么,停住了。

  “孙爱红,不就是那个孙爱红吗?”

  几个老头互相对视一眼,脸色都有些古怪。

  “你们不认识她吗?”夏仁装作着急的样子,明知故问。

  最终还是张教授咳嗽一声,望着他语重心长的说道:“你知道她的具体情况吗?”

  夏仁当然知道,但为了知道的更详细,他还是迟疑地说道:“她,好像是个单亲妈妈,有一个四岁大的女儿,不过没关系的,这些我都能接受!”

  这一招抛砖引玉是夏仁在看棋的时候计划好的。

  他一个陌生人,想要跟一帮老人打听孙爱红的信息,直接问肯定是不行的,但若是装作痴迷上她的样子,那么这些热心肠的老人肯定不能看着夏仁往火坑里跳,届时只要是他们知道的,任何有关于孙爱红不好的事情,都会主动跟夏仁讲出来。

  张教授面色更加古怪,问道:“你们是怎么好上的,她如何跟你讲自己的身世的?”

  夏仁想了想,将中午孙爱红准备陷害他时讲的话搬了出来:“她说她婚后的生活很不愉快,尤其是在有了孩子之后,丈夫对她就更是冷淡……”

  “唉,果然是这样。”张教授叹了口气,“那个孙爱红,你看着年轻,其实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

  “怎么会……”夏仁惊讶道。

  确实是很惊讶,虽然平诗晴已经提醒过他,但夏仁感觉充其量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样子。

  “你不知道。”万老伯在一旁接过话头:“她在我们小区可是很有名的,当初搬来的时候不过三十岁,但是听说不能怀孕,婆媳关系一直不好,经常被她婆婆当众数落。”

  “迫于压力,夫妻两人从孤儿院领养回来一个男孩儿,她一直把那个孩子当成亲生的养,最初的几年一点事没有,后来老太婆去世,同年,快四十岁的她竟然怀孕了。我们都以为她的苦日子到头了,可是自从女儿出生后,她就仿佛变了一个人,对小男孩的态度越来越差,到最后出去玩只带女儿。她丈夫也经常出差,每次留小男孩一个人在家,没有人做饭,就在小区里闲逛,我们谁碰见了,就领他回家吃一顿。”

  “也有人讲过她,但是不管用,就这样过了一两年,她竟然开始趁着丈夫出差不在家,跟别的男人勾搭在了一起,偶尔还领回来过夜。这种事我们也不好明着跟她丈夫说,可没曾想到,她开始变得更加过分了,就连我们小区的有妇之夫也不放过,用的办法就是装可怜,跟男人将她生活多么悲惨,丈夫没有责任心,孩子又体弱多病,这经历一讲出来,配合她的容貌,没几个男人不心生怜悯。”

  “这还没完呢。”另一个老头不知道是不是儿子被勾搭过,语气愤慨:“前两个月她甚至……”

  “老牛!”张教授表情变得严肃,“那事儿警方都说是意外,咱们就不要在这里瞎讲了。”

  姓牛的老头明显是个暴脾气,当场就梗着脖子反驳:“怎么是瞎讲了,她就是故意把孩子锁在车后备箱里闷死的,全小区都心知肚明,还不能让人说了?”

  “你……唉。”张教授连连摇头。

  夏仁听完,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现在最在意的反而不是小男孩的死因了,而是另一件在此之前从未想到过的事情。

  “张教授,那个死去的小男孩叫什么名字?”

  “叫李轩。”众人看着他激动的样子,心想难道是意识到自己被欺骗了感情,承受不住崩溃了?

  “谢谢你们,我想起还有点急事,下次再来。”

  得到了答案,夏仁从座位上站起来,迫不及待的快速离开。

  头顶烈阳高照,高温烘烤着他的每一寸肌肤,然而随着心中的猜想越来越清晰,他只感觉到一阵彻骨的寒冷在四肢蔓延。

  从见到小男孩的那一刻起,夏仁就在思考一个问题。

  继承刘老太记忆的感染体是因为孤独,最后想要见国外的儿子一面,所以才不舍得离开那间房子。她每晚在楼道中徘徊,挨家挨户的敲门,只为了找个人说说话。

  那么小男孩呢?驱使他留在妹妹身边的原因是什么?

  之前看到梦境中最后一个画面,感染体留在路中间,引诱李欣过去的时候,夏仁还有些看不明白。

  如果小男孩真的喜欢杀人,那么早就对夏仁表露出攻击性了,孙爱红虽然是小男孩生前的养母,但后者想要她出意外也是件很简单的事。

  问题的关键在于李欣。

  同样的道理,李轩如果想要妹妹死,那她早就死了。

  “她真的是从小体弱多病吗?”

  李轩的死不是被孙爱红杀的,他爬进后车厢,是为了跟母亲她们一起外出,保护一个人。

  “我虽然怀疑,但是没有证据!”

  夏仁再次来到第三人民医院,远远的停下了脚步。

  “我该怎么继续调查下去?”

  夏仁一时间犯了难。

  “如果事情真的如自己想的那样,那就势必要和警司接触,可我如果报警,等于是把自己也拖进去了。”

  他的身份是个大麻烦,从停尸房走出来的那一刻起,夏仁这个名字就等同与一个死人,再也不能暴露在阳光下。

  夏仁拍拍脸,让自己冷静下来,重新回顾了一遍这个事件的全部经过。

  他一开始发现了感染体的踪迹,然后赶过去发现又消失了,病房里只有孙爱红母女,之后为了继续寻找线索,他跟着孙爱红回家,若不是心中早就有了警惕,差点就坏了大事……

  事情想到一半,夏仁发现了问题所在。

  “我最初的目的是为了封存感染体,系统给的任务也是这个,甚至了解小男孩身世的目的也是为了找到办法降低他的抵抗值。”

  “如果可以,我甚至不用和任何人接触,只封存感染体就也算完成任务!”

  不知不觉间,他发现自己本末倒置了。

  “必须要将这种想法纠正过来,我不是警司,我只负责封存感染体,这种事大部分人都不可能理解,我若是贸然参与其中,可能会让我遇到不止来自感染体的危险,就像这次一样。”

  根本上来说,李欣小姑娘会怎么样,和他根本没有半毛钱关系,帮不帮对他来说都一样,反而帮了的话还会牵扯上意想不到的麻烦。

  但是……

  “我终究还是人类。”

  是人就会有七情六欲,一只可爱的小萝莉头裹纱布躺在病床上,接下来还会遇到更大的危险,要让夏仁视而不见,他做不到。

  一想到孙爱红宁愿出卖自己的肉体也要让他万劫不复,而他却还是坚持要拯救对方的女儿,夏仁不禁被自己感动到了。

  “世界以痛吻我,我不但没有生气,还要亲回去……我这该死的善良。”

  为了避免和孙爱红碰面,他特地跑到医院门口买了一束花,然后重新回到住院部,拦下了一个带着口罩的小护士。

  “你好,能帮我个忙吗?”

  “你能帮我把这束花送到五楼510号病房吗?”

  “你自己也可以去呀,我还要……”小护士一抬头,看到一张帅气的面庞,将要出口的一句话犹豫了。

  “房间里有我深爱的人,可是因为一些原因,我没办法和她见面……”

  夏仁努力回想着自己银行卡内的余额,硬生生挤出了一丝忧郁的气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